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41章 他无处不在12

第41章 他无处不在12


也许是因为紧张, 他甚至没有发现自己的手臂在微微的颤抖着。

神经紧绷间,郎西似乎看到杨景义脸上的笑容变了。

“你手上拿着什么东西?”

杨景义冷不丁的开口道。

郎西一惊,背脊绷直, 强行克制着眼神不从杨景义身上移开,“没什么。”

他转移着话题:“时间不早了,我们……”

话未说完,他的指尖突然感到异常的冰凉, 某种粗糙的长条形物体自他指间缠绕,仿佛连灵魂都要就此冻结。

他惊愕的回身,却什么也没有看到。郎西猛的一合五指, 手中空空如也。

杨景义食指和拇指捏着一张黄色符咒,符咒上殷红的朱砂晕染开, 像极了干涸的血痂。他低着头盯着手里的符咒,看不清神色。

有谁的呼吸陡然变得急促, 心跳也一下一下的加快。

恐惧、警惕与探究的视线, 以一种从未有过的专注投放在祂身上。

祂忍不住想要发笑,笑了一会儿, 妒火和愤怒又从心底燃起。

苍白的手指克制不住的抓上自己的脸皮,指尖残留的朱砂一道一道刻在脸上。

血色从他的脸上瞬间褪去,他一下一下挠着脸,黑空的眼睛凝视着郎西, 嘴角的弧度如木偶提线般纹丝不动。

艳红的朱砂化作点在木偶面具上诡秘的图腾, 祂凝视着人的眼底有座泥烂的沼泽, 粘稠的包裹着猎物无尽的下落。

郎西惊惧得往后踉跄一步, 避开令他感到窒息的眼神。他的视线不自觉得往后瞟着,试图找到一条安全的退路。

他的背微微弓起,像是一只受到过分惊吓的猫, 只要再出现一点点异动,就会毫不犹豫的转身逃跑。

祂本来是不开心的,见着郎西这幅明显是害怕的模样,该是更不开心的。

可祂却摸到自己的嘴角上扬得更厉害了。

“这是送给我的礼物吗?”

祂笑得甜蜜,晃了晃手上的符咒。

“……”

一片沉默。

骨子里透出的寒意让青年浑身微微颤抖,他咬着后牙,脸颊紧绷,努力想要使心里的畏惧不在脸上显露出来。一滴冷汗自额头渗出,划过眉骨,再落到纤长的睫毛上。

睫毛一颤,便像一滴泪落了下来。

他强撑着的平静与理智瞬间如镜子般破碎开,在一只不明身份的怪物面前被迫裸露出脆弱又柔软的腹部。

他完全没听清杨景义在说些什么,理智像是在风中摇晃的蛛丝,摇摇欲坠。嗓子仿佛被什么攥在手中,干涩得生疼。

他勉强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我还有事,先走了。”

郎西一步一步的后退着,杨景义笑得怪异,嘴巴张合,在说些什么东西。

他没有追上来。

郎西转过身,尽量使自己离开的身影不那么显得像是落荒而逃。

系统关注着驻足在那儿的杨景义。

他的视线始终追随着郎西,脸上的笑容是灿烂的弧度。

而后,他一点一点将符咒塞入口中,细嚼慢咽,吞吃入腹。

他似乎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窥探着他,‘杨景义’侧过头,黑漆漆的眼睛一转。

系统迅速的把数据触角抽回,安静的缩成一个小团。

等到自家宿主走出很远的一段距离,沉默了许久的系统开口:

【宿主,杨景义不对劲。】

临走前,杨景义留给它的那个眼神几乎要刻到它的系统核里,系统反复将他与资料本对比,又回忆起最初拿到的那份任务资料。

校园(normal)

n类别的任务是不会有灵异元素……的吧?

想起至今还没有什么消息的上级,系统在心里头默默画上一个问号。

一边是不知道为何还在增长的情感值,另一边是模样诡异的原生住民。系统心下衡量,得出结论:

【宿主,请小心杨景义,接下来几天不要再和他有接触,我会把这边的情况上报,争取在三天内取得联系。】

有问题的是杨景义?

郎西心头哂笑,扯着嘴唇,语调感动的棒读道:‘多亏有你啊,派大星。’

奇怪的称呼。系统数据核微动,声音却微妙的变化了一些,不再满是冰冷的机械感,增添了几许像是从宿主身上学来的人性柔和:

【要是……】它犹豫再三,还是说了出来,【如果三天后还是没有收到回复,我会辅助你强制脱离世界。】

‘那任务没有完成,会有惩罚吗?’

【我永远以您的人身安全为第一要务。】

系统检测到宿主的心率有些偏快,似乎是在不安。

【我们在很长久的时间内,都会是彼此的同伴,我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

郎西轻轻开口:‘我会是你唯一的宿主吗?’

【也可以这么说。】系统说,【你是我唯一的宿主。】

郎西凝结的眉头终于松开,脸上缓缓露出一个笑容。

如拨云见日,独属于郎西本身甜蜜美好的气息一点点侵染出来,看着他的笑容,一瞬之间能联想到洁白的云、柔软的棉花、甜香的蛋糕、娇艳的花朵,任何能够勾起人心中对美好幻想的事物。

透过这具身躯,仿佛能看到填充在里面的一个美好到让人落泪的灵魂。

系统数据核一热,触手嚓嚓嚓的拍了好几张照片。等回过神来,不禁在心里感叹:真不愧是它争抢来的3s级宿主。

郎西回到宿舍,宿舍一如既往空空荡荡,舍友们的被子似乎很久都没有动过。他匆匆收拾了几件东西,正要离开时,手机嗡嗡两声。

他一惊,失手打翻了桌边的热水壶,灌满水的水壶在地上碰的发出瓷实的撞击声。郎西看也没看手机,胡乱的在口袋里乱摸一通,把手机关机,就要出门。

天色一下子比先前黑了许多,初秋的夜晚少有这么早就黑的时候,连路灯都还没反应过来,路上黑漆漆一片。

冷风穿梭。

系统絮絮叨叨的在耳边提点着这三天时间要如何避开异常人物的注意事项,说着说着声音戛然而止。

作者有话要说:  (缩脑袋)我回来啦,恢复更新,从今天起改为两天一更直到完结,如果状态好写得完的话尽量日更(小声bb,我日常性卡文卡得死去活来多半不太行)。

这个小世界大概两章之内结束,下个世界我都想好了,掺点你们之前提的建议,什么囚徒啊情报间谍之类的,实话实说我对战损美人有奇怪的癖好(苍蝇搓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