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39章 他无处不在10

第39章 他无处不在10


走出郎西视线范围后, 杨景义脸上烦躁的神情不再克制,他接通电话:“有什么事情,快说, 我很忙。”

“……”

电话那头很安静, 安静得就像是杨景义在拿着手机自言自语一样。

又在搞什么东西?

杨景义没有耐心,厌恶得皱眉:“没事我挂了,下回有事直接短信告诉我。对了, 我今年一年节假日都没空回去,我说了我很忙。”

“……”

沉默。

杨景义只听到自己的声音, 还有四周越发大的风声。

不过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也好,杨景义已经受够了那个女人丢人的寒酸样子,每次通话都那么几句话颠来倒去的重复着,什么找没找女朋友, 什么好好学习找个好工作赚大钱,既无知又庸俗可笑。

不等对面说话, 杨景义满不在乎的摁上了红色的挂断键。

手机却像是坏了一样,依旧显示着通话正在进行中。

他以为是自己没摁到, 又摁了摁。

通话仍然在进行中。

风声呜咽,寒意伴随着如刀的凄风刮在杨景义的脸上, 冻得他面色发白。

手机里那通挂不断的通话, 终于传出来声音。

“沙沙沙——”

是树叶摩擦的声音,中间好像还夹杂着类似于藤蔓摩擦树皮的声音。

冷、好冷啊……

上牙与下牙不受控制的碰撞着, 发出咯咯咯的声音。

风声越发凄厉,像是一只濒死的野猫在扯着嗓子哀嚎,它缩在阴暗的角落里,用它那充斥着浑浊淤血的腐烂眼球注视着人。有着翠绿色彩的树木沉默的站在原地,脚下拖拽出一道道瘦长摆动的黑影, 一并投以冰冷的凝视。

他能闻到浓郁到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生机勃勃一词的草木芬芳。

杨景义低下头,发现气味最浓郁的地方,来自于他掌中的手机。

“沙沙沙——”

他如触电般将手机甩出,疯狂掐诀唤醒阴瞳。

正常、正常、正常……

每一个地方都再正常不过,包括地上的手机,气再匀称不过。

杨景义忽然一怔,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咬破了手指,带着血的手抹上了眼睛。

霎时,他全身颤抖起来,面如死人。

他看到了、他看到了……

难怪、难怪所有的气都这么匀称……

藤蔓、全是藤蔓。

视线的一切都被黑色藤蔓所占据。

他想要眨眼睛,眼眶却快要被撕裂开来。他想要转动一下眼珠子,视线里的黑色藤蔓突然摇摆了一下身躯。

他的喉结滚动,一个破碎的字眼还没出口,冷风就顺着他嘴巴的缝隙一路窜进,如刀刃般在他体内横冲直撞。

肉体与灵魂好像被分割开,杨景义突然意识到,那看不见尽头的藤蔓其实只有两条……

两条以他的眼睛为土壤,遮盖住他双眼的藤蔓。

恍惚间,杨景义面对面看见自己万分熟悉的面孔,那张自己在镜子面前看了二十多年的脸。宛若触角的黑色藤蔓扭动着枝蔓,从眼眶里探出。

再往下,杨景义看到自己的嘴巴上扬,一点一点的调整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他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一个停留在主界面的手机。

……

杨景义的这通电话打得时间好像有些久了。

也许是他开始不习惯一个人独处,青年竟感觉四周安静得令他不适。郎西走出宿舍,站在门口,踟蹰犹豫。

直到杨景义的身影出现在走廊尽头,他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放松的神情。

杨景义向他走来:“走吧,我们一起去吃饭。”

郎西表情一顿:“你不是要去楼上换衣服吗?”

他紧紧的盯住杨景义上扬的嘴角,对面那人的唇角一点点勾起,上扬的弧度渐渐加深……

然后,停住。

定格在了一个普通的微笑上。

青年吊起的心跟着落地,因为屏息而有些气短,视线一时找不到落点。

我是不是太敏感了……

他想。

对了,自己刚刚好像有什么东西想要问杨景义。

杨景义笑着说:“外面风停了,没那么冷,不用换衣服。”

他这一说,青年才迟迟的反应过来:“好像……是不冷了。”

似乎是从见到杨景义起,这几天一直折磨着他的寒意开始逐渐消退,到现在,他竟能感觉到久违的暖意。

思及此,他早就忘了先前想要问的话,忍不住又往杨景义那儿靠了靠,隐隐显露出依赖的模样。

“走吧。”杨景义自然的往前走了几步,侧着头望郎西,“我又找到了一家味道很不错的店,你一定会喜欢的。”

他的视线里,永远装着青年清隽的身影。他的速度慢下,走在郎西的身侧,与他保持着一臂之隔的距离。

青年心里生出了一丝难言的安全感,目光追随着杨景义。

这几日的天气一直没有大晴天,总是感觉雾蒙蒙的看不太清楚。好在今天的天气虽然也阴沉沉的,但没有要下雨刮风的迹象。

这就算是这几天来难得的好天气了。

天气好了,心情也好了,郎西吃饭也有了胃口。

来的店里头人很多,青年本以为要等上一会儿,没想到刚来就有人让出一桌。店家上菜的速度也格外的快,好像他们刚刚坐下没几分钟,他们的菜就上齐了。

店里的氛围很好,不像别的店,人一多,各种嘈杂的声音也跟着起来。大家都埋头吃着自己的食物,似乎很享受美食的样子,顾不上说话。

许是饿了,青年吃饭的速度要比平时快上一些。他一边吃,一边将视线留了一半给杨景义。

杨景义吃饭的速度也很快,一口下去,几乎没见着咀嚼的动作,喉结一滚,食物就吞下了肚子。

……是饿着了吗?

郎西拿了一杯水放到他面前:“慢点吃,小心噎到。”

杨景义笑着点了点头,上下颚合动的频率加快,吞咽的速度变慢。

美食入腹,胃部传来沉甸甸的感觉,郎西眉宇间的阴霾都被拂去不少。一顿饭的时间,杨景义少见的没怎么拉着郎西说话,等到郎西吃完了饭,他突然开口:

“你喜欢‘我’吗?”

青年一愣,然后吃惊的睁圆了眼睛,像是没想到多年的好友会突然问出这种问题。

“我、我……”他有些无措,“对不起,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一直拿你当朋友看,没有别的意思。”

杨景义笑着:“这样啊。”

他的语调很轻松,仿佛刚刚只是随口一说,这个话题就这样被轻描淡写的带过。

青年的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他总觉得好友的话里有别的深意。因为美食而放下的神经再度绷起,他不受控制的去观察着好友嘴角的笑容。

杨景义歪头:“怎么了?我嘴角有东西吗?”

郎西猛地收回视线,躲避一样的随口说了声没有。

两人结完账,走出店外。

走着走着,郎西落在了杨景义的身后。

他的思绪又开始纷乱起来,他捂住额角,感觉自己就像是站在虚假与现实的交界线上。

他再次询问着自己。

到底是我有问题,还是这个世界出现了问题?

为什么每一个人都那么像、那么像……

明明杨景义的笑容跟他们不一样,可就是那么一个瞬间……

那种感觉……

丝丝密密的冷意像蛛网将他囚禁,周围的声音远去,青年脚步渐慢,最终停了下来。

他半阖着眼睛,隐忍再克制,却还是阻挡不了破碎的倦意和茫然从眼尾流露出来。他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却好像从世界中脱离而出。

他像是孤岛,像是蓝鲸,浑身上下充斥着因为易碎而更加惊心动魄的美丽,唯独不像一个人。

一个东西凌空飞来,啪的一下贴到了郎西的额头。

那是一张黄色符纸,上面还散发着带着微弱铁锈气息的药味。

郎西伸手揭下这张符纸,一旁有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惊讶道:“错了?!”

他闻声看去,出声的是一个道士服打扮的中年男人,留着两撇胡子,此时一双眼睛瞪得滚圆,不敢置信的看着郎西:

“不可能啊?阴气都重成这样了?不可能是个活人啊!”

中年道士本是来查询x市近几日天气异常的源头,没想到走在路上,迎面而来一个阴气重到浑身上下像是被裹在一层黑色蛋壳的‘人’。

他当机立断,掐诀布阵,将那个‘人’与自己圈成一界,隔开普通人后便动了手。哪知他一道符贴上去,那个‘人’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青年手里拿着符,四周的行人像是看不见他们两人一样。他从这个道士打扮的人口中听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你是什么意思?”

中年道士眯起眼睛,又试了好几道符,统统对郎西无效。他这才惊愕的确定,眼前站着的这个人,是个真正的活人,被骇人的阴气缠身至此还没有身亡的活人。

他表情更加严肃,做了个让郎西等待的手势,凝神细看。

看着看着,他额头上的汗就滴了下来。

越是细看,心越惊。

——好重的执念!

缠在这个青年身上的阴气,每一道都是由执念化成。即便中年道士只是浅浅一碰,那种疯狂扭曲的执念好像病毒一样迅速的感染了过来。

郎西看着面前突然抱着头表情狰狞的中年道士,上前一步:“你……”

中年道士猛地往后退了好几步:“别碰我!”

作者有话要说:  _(:3」∠)_昨天鸽了一天,因为我被一家外卖放倒了。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一家豆浆连锁店能又贵又难吃,吃完之后还能让我立刻上吐下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