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37章 他无处不在08

第37章 他无处不在08


下午时分, 青年从梦中惊醒。

涣散的视线聚焦,他低下头,摸了摸被子:“我怎么……睡着了?”

他之前的记忆都模模糊糊, 就连自己什么时候上的床都记不得。

郎西揉了揉额角, 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钟了。他这一觉最少睡了4个小时,错过了午饭时间。宿舍里就他一个人, 舍友们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基本很少回宿舍。

他掀开被子, 意外的发现身上的衣服换了一套。

郎西低声自言自语:“我什么时候换的衣服……?”

他起身没走两步路,身体酸软得像是刚刚做完什么剧烈运动,疲软得他直皱眉头。

“咚咚咚。”门被敲响。

郎西强忍身体的不适,把门打开。

门后站着的是隔壁寝室的同学, 他手里提着一袋东西,冲着郎西扬唇一笑:

“今天我们宿舍去聚餐, 点的东西太多,后头上了不少菜一筷子都没吃, 我们打包了不少带回来,分你一点。”

他们两个宿舍的交情不错, 时不时会串个门, 有什么东西也会互相分享。不过隔壁宿舍的人跟郎西其他舍友比较玩得开,一遇到郎西, 就会情不自禁的变得拘谨。

今天隔壁宿舍的人没有平时看起来那么拘谨不自在,笑容也格外的灿烂。

灿烂得让青年觉得有几分眼熟。

……好像最近大家都喜欢这样笑?

郎西礼貌的道谢:“谢谢。”

同学:“不用谢,你赶紧吃饭吧。”

郎西一顿:“你怎么知道我还没吃饭?”

同学哈哈一笑,摸了摸头:“我早上看见你回了宿舍,就好像一直没出门的样子。没想到你还真的没出门, 连午饭也没吃。”

“不吃午饭很伤胃的,你快把饭吃了。”他关切的催促着郎西。

本来郎西下床就是想出门去吃饭,还没等他出门,隔壁宿舍的人就这么恰好的给他送饭上门来。他打开袋子,里头的饭甚至还有余温。

菜色齐全,有荤有素还有汤,郎西尝了几口,味道很好,像是从星级酒店里做出来的一样。

青年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隔壁宿舍的人,除了刚刚过来的那个人,其余的人不都申请实习去了吗?

他们哪里来的时间聚餐?

一阵寒风吹来,青年下意识一个颤栗。他又莫名感觉到好像有人在看着自己,他放下筷子,茫然的环视着只有他一个人的宿舍。

只有他一个人的宿舍冷冷清清,青年是一个喜静的人,现在却开始不适应起这样的安静。

“啪嗒。”

雨水打在玻璃上的声音。

郎西转过头,终于找到了寒风吹来的源头。

宿舍的玻璃窗户突然裂开了一条缝隙,玻璃没有碎,雨水和寒风却能透过那条缝隙钻入房间里。

靠窗的地面洇湿一片。

青年的记性很好,他很确定窗户的这道裂缝昨天是没有的。

透过窗户,郎西正好能看到宿舍楼前那棵被劈成两半的大树。闪电把大树劈断后威势不减,水泥地都被炸开,一道道裂缝从树中心向四周散开,有一道最为粗壮的裂缝,一路直伸到郎西宿舍的窗户前几步的距离,突兀的消失。

“……雷声会把玻璃震裂吗?”他疑惑的自言自语着。

感觉最近几天周围的一切人和事都奇奇怪怪,青年草草吃了几口饭,头一次没把碗里的食物吃完,就开始看起了文献。

看到一半,他觉着口渴了,提起水壶准备出门打水,意外的发现自己的水壶被人装满了热水。

是……向子安?

他在心里打上了一个问号。

向子安跟他们同宿舍了将近四年,平时几乎没有自己打过热水,他的热水壶都快要放得生灰了,他自己用的那几口热水,全靠宿舍长孙凡庆施舍。

与其相信是向子安帮郎西打了一壶热水,更像是他们宿舍的田螺少年孙凡庆回了一趟宿舍,替他们打好了热水。

青年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找到了宿舍里其他几人放在桌脚的热水壶,一一摇了摇,全是空的。向子安的热水壶他没有找到,可能是放在了柜子里,他也不能因为心里头莫名的疑虑就乱动别人的柜子。

“叩叩叩。”门又被敲响。

郎西本来想拿手机的动作一顿,“请进。”

“打扰了,学长。”

一个长相清秀的男生推门而入。

“我来检查违规电器。”

郎西楞了一下,看了眼电脑上的时间:5点49分。

……这个点来宿舍检查吗?

他有些奇怪,让出一条路给男生。男生进门后很随意的扫了几眼,几乎一眼带过了其他几个人的地方,目光着重落在郎西那边。

他的目光上上下下巡视了一圈后,开口:“可以了,学长。”

郎西点头:“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男生连忙摆摆手,目光落下,“学长,我帮你把垃圾扔了吧!”

郎西拒绝:“谢谢,不用了,我自己扔就好了。”

然而,没等他把话说完,那个男生就提起了垃圾袋。郎西伸手欲拿回垃圾,在即将碰到男生的手的一瞬间,男生顿时反应极大的后退了几步,像是对郎西避之不及似的。

青年楞了一下,有点儿尴尬的收回手。

男生扬唇一笑,扶了扶滑落了一半的黑框眼镜,遮住眼中狂乱的情绪。他话里有话:

“别碰,脏。”

他拎着垃圾,临走之前突然说道:“学长,现在六点多了,等会儿要记得吃晚饭啊。”

然后便离开了这里。

男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青年迟疑的想着:

……现在的学弟们都这么热情了吗?

热情得简直让他产生一种错觉,这位学弟是专程来给他扔垃圾顺带检查宿舍。

他摇了摇头,甩掉这种诡异的念头。

郎西摁了摁手机屏幕,发现手机打不开,应该是没电了。

他把手机充上电,带了点现金出门吃饭。

青年打算去学校食堂随便吃点东西对付一下,走到一半,他看到不远处的路灯下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孙凡庆如有所感,抬起了头。

x大的路灯开得早,天色还没黑下来,昏黄的路灯已经亮起。孙凡庆额前的碎发落下一片阴影,恍惚间,青年好像看到了他那原本属于眼睛的地方被一片黑气笼罩。

孙凡庆缓缓扬起了唇,唇角拉起的弧度瞬间让青年想起了刚刚离开的学弟。

不、不止是学弟,还有隔壁宿舍的孟涛武,再往前,就是他的舍友向子安……

不对,还有……

李教授。

不同的五官,相似的笑容……

“真巧啊。”

郎西倏地倒退一步,瞳孔剧烈的紧缩。宿舍长孙凡庆的表情变得格外的陌生,青年再看向他,只觉得他像是一个披着自己熟人外壳的陌生人。

表情陌生,说话的语气也陌生。

他似乎在不知不觉间,走进了一个怪圈,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奇怪而陌生。

到底是他有问题,还是周围的东西有问题。

“怎么了?我有哪里奇怪吗?”

郎西目光一凛,伸出手摸向孙凡庆的脸。孙凡庆往后一仰,避开了郎西的手。

孙凡庆:“别碰,脸上都是汗,很脏的。”

郎西不肯停下:“你脸上有东西,别动。”

孙凡庆后退了好几步,拉开了和郎西的距离,随手一抹脸:“好了,没东西了。”

越来越像了,他和那个学弟一样,强烈的抵触着自己碰到他们。

为什么?

孙凡庆:“你这时候出门,是要去吃饭?正好我们一起去吃吧,学校外面新开了一家店,味道还不错,你应该会喜欢的。”

青年绷直了唇线,心生抵触:“不了,我吃过了。”

孙凡庆脸上笑容的弧度不变:“你不像是吃过饭的样子,不吃晚饭可是会胃疼的。”

“还是说……你不喜欢‘我’,不想和‘我’一起去吃饭?”

说到‘我’这个字时,他似乎含着一种怪异的笑意。

这副模样,真的太陌生了……

青年定定的看着孙凡庆,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他认识的孙凡庆吗?

郎西的脸色发白,拳头暗自捏紧。

他随意找了个理由,敷衍着孙凡庆,而后再没有心思去吃饭,连宿舍都没有回去,拿着身份证就跑到了学校外头的酒店开了间房。

前台小姐将房卡双手递给郎西时,扬起嘴唇,对着他一笑:“先生,我们酒店晚上提供自助晚餐,现在餐厅还在营业时间。”

青年心绪杂乱,没有注意到前台小姐的笑容,只接过房卡道了声谢谢,蒙头往房间走去。

进了房间,他把门一关,纷乱的情绪还没有整理出一个苗头,门被人叩响。

青年下意识防备起来,没有开门,隔着门问道:

“谁?有事吗?”

门外传来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您好,先生,我是客房服务,给您送晚餐来了。”

“先生,请开开门。”

……

空无一人的宿舍内。

灯火熄灭,一片死寂的漆黑。

插着充电线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一个一个数字在无人操作的情况下,自动跳出。

屏幕解锁。

聊天框打开。

联系人——杨景义。

作者有话要说:  奇怪的视角:

他不喜欢?

那就再换一个。

……

_(:3」∠)_这个副本没写好,写得我想死,我加快点节奏,赶紧下个副本,呜呜对不起我是fw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