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36章 他无处不在07

第36章 他无处不在07


突如其来浓郁的睡意席卷向郎西, 他两眼一闭,直坠梦中。

一条黑暗的甬道,似曾相识的感觉。

青年的身体好像和灵魂分割开来, 无法操控自己的身体,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四肢僵硬的摆动,向着更黑暗的地方走去。

空气越来越冷,寒意如针, 从四面八方扎入他的骨头。黑气一缕一缕缠绕上他的身躯,四肢冷得像冰, 肩膀却烫得仿佛被放入了油锅一般。

浑浑噩噩的在这条甬道上走了不知道多久,一片漆黑的视线内,如黄豆般大小的碎光突然出现。

那碎光所在的地方,似乎就是甬道的尽头, 依稀可以照出那里有一棵枝粗叶茂的大树,叶与叶互相摩擦, 发出轻微的沙沙声。黄豆大小的光就是从叶片缝隙里透出来的,像是萤火虫的光, 两两凑在一起,散发着黄绿色的光芒。

青年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向甬道的尽头走去。

走到一半, 他恍然明白了哪里奇怪。

那些光……排列得太过于有规律了……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大树安静的伫立在那儿, 像是一副被定格的画,每一片叶子都安分的待在枝头上。

如树叶摩擦的吃吃低语传入他的耳中:

“他来了……”

“嘻嘻,好香啊……”

所有的黄绿色荧光一瞬间消失,下一秒密集的垂挂在青年的头顶上的枝干。

这哪儿是什么萤火虫,分明是栖息于黑暗的怪物们伸出的拟饵。

它们睁着一双黄绿色的眼睛, 贪婪垂涎的看着树下的人。

郎西感受着胸腔里翻涌的情绪,恐惧、不安、不甘以及愤怒。他有过这些情绪,却从来没有放任情绪如此失控过。

就好像掌控着这具身体情绪的主人不是自己一样。

郎西在心里喊道:‘派先生?’

没有回音。

他又喊了两声,‘派大星?’

熟悉的合成声依旧没有出现。

有意思。

郎西清晰的知道自己是在梦境中,而且这个梦自己做过不止一次。梦境里的感官异常真实,细节也过分齐全,与其说它是一个梦,不如说是——

某个人的亲身经历。

郎西在心里哇哦了一声,身体的头低了下来,木愣愣的站在了这棵看起来就不太对劲的大树前边。

从自己的视线里,他看到自己垂在身侧的手。郎西饶有闲心的观察着,发现了这具身体的手的骨节明显要比自己的手更粗大。

细密的黑色长条如藤蔓垂下,摇摆着探向树下的人。

有东西在窃笑着、欣喜着、狂欢着……

身体里的血液像是被冻结了。

黑暗像是海水一样淹没了青年的口鼻,以绝望窒息拥抱着他。

意识逐渐溃散,恍惚间,他听到一声雷霆巨响。

一只惨白无血色的手从树干穿出,拉着郎西的手,带着他向前倒去。

刚刚还无法控制的身体突然得了自由,两手相拉的一瞬间,郎西注意到自己被拉住的手变小了四分之一。

眼前纵裂纹的灰褐色树干越来越近,青年闭上双眼,等来的却不是疼痛感,而是一个拥抱。

一个柔软却没有温度的拥抱。

他的脸靠在那家伙的胸口处,感觉不到胸膛里应有的跳动。

却能感觉到冰凉的鼻息拂过他的耳尖。

一双被黑色填满的眼睛睁开,四周扭动的黑色长条状怪物像是见到了更高一级更可怕的存在,如潮水般迅速退去。

树枝上淡黄色的花散发出清香,闻着这香味,青年一直绷紧的神经不合时宜的松懈了下来。

他知道抱着他的这个家伙没有心跳,也没有体温,分明也是一个怪物。

可当他被祂抱在怀中的时候,他却感觉到莫名的心悦。

就像是整个世界都落到了他的怀中,他根本没有闲心去思考别的事情。他的心脏好像承载了两个人的跳动,脑子里充斥着从未有过的激烈情绪。

想要大笑、想要亲近、想要永远这样和祂待在一起……

浓稠的情绪已经扭曲成执念,青年失控的抬起头,想要看清祂的脸。

一只骨节粗大的手遮住了他的双眼。

惨败的灰白脸孔,两只本该是眼睛的地方,只剩下黑漆漆一片。祂深深的凝望着怀中的青年,不时有黑水从眼眶中流出,在滴落到青年头上的前一秒,便化作黑气升腾。

祂缓缓扬起唇角,露出一个悚人又妖异的笑。

祂牢牢的抱住青年,腰部以下化作一道道如藤蔓般的黑影,悄悄的缠绕住无知无觉的青年。

一层一层,如蚕结茧。

祂像是做了一个眯眼的动作,眼眶溢出的黑水猛地增多,犹如黑色的泪水。可祂却实实在在的露着灿烂的笑容,痴痴的蹭了蹭青年柔软的黑发:

“……喜欢、喜欢你。”

“是一见钟情,我对你一见钟情。”

极端的喜悦在青年的心脏里炸开,他满心满眼都被圈住自己的怪物所占据。

他同样痴痴的开口:

“我也喜……”

忽远忽近的雷声不知从哪处响起,青年痴痴的表情微变。一丝挣扎的神色流露出来,他的话停了下来。

下一秒,两根黑色的藤蔓自下方钻出,祂脸上笑容不变,看着藤蔓一左一右钻入了青年的耳朵里。

挣扎的神色消失,青年倚靠在祂的怀中:“……喜欢你。”

祂开心的说:“喜欢就要永远在一起!”

雷声越发密集,间断越发的短暂,最后几乎是一声连着一声,没有停下来过。

学生们最先还兴致勃勃的调侃了几句“这是何方道友在此渡劫”,直到眼睁睁看着宿舍楼前面一颗三人粗的树被闪电劈中,吓得他们立刻缩回了房间,远离一切可能招雷劈的东西,疯狂的在心里祷告着宿舍楼顶上的避雷针管用。

这天气也奇怪,光打雷闪电,就是不下雨。厚厚的乌云里青紫的雷电闪动,狰狞恐怖得像是末日即将来临一样。断电又断信号,雷声又非常的近,出门指不定就和门口那棵树一样挨雷劈。

整座宿舍楼,就像是被隔开的孤岛似的。

窗户的玻璃突然炸开。

学生压抑的惊呼声响起。

昏暗的房间内,一个人静静的倒在地上,深陷梦境,外头的声响不管如何,都很难把他从梦境中拉出。

突然,他的身子凭空飘起,一道雷电闪过,映出黑色的影子。

地上没有人影,只有一个巨大的像是蚕茧一样的圆形黑影。

青年的嘴唇翕动,一句梦呓微弱得刚刚出口,就要消散在雷声中。

他说:

“……在一起。”

话音落下,空气中的无形的屏障破裂。与此同时,漫天的雷电声势瞬间衰弱了下来,短短的三十秒内,就彻底销声匿迹。

淅淅沥沥的雨落了下来,空气骤冷。

郎西侧身悬浮在空中,四肢微微蜷缩。他紧闭着双眼,眉头蹙起,嘴角却与之相反的露出一个虚幻的幸福微笑。

瓷白的肌肤好像被黑气笼罩,一道黑纹自他眼角蔓延出来,清隽雅致的五官在黑纹的衬托下,竟硬生生催出几分非人的妖惑。

他蜷缩着的身体被摊开,笼罩着他的黑气涌动着汇聚成一个人形。

郎西悬浮的身体落下,软软的倒入祂的怀中。

“学长、学长、学长……”

祂开心的一遍又一遍念着,眼中的黑气汩汩流动。祂冰凉的指尖抚着他的肌肤,顺着他眼角的黑纹逐渐下移。

被祂抚过的地方,瓷白的皮肤上,细密的小颗粒生了出来。

祂歪了歪头,“学长,冷吗?”

青年还深陷梦境,无法作答。

祂却好像听到了回答,“我知道了!”

黑色的藤蔓一甩,祂带着郎西的身体移到了床上。

被子将他们紧紧包裹住,犹如蚕茧一般。

祂也紧紧的抱住了郎西,甜甜一笑,“这样就不会冷了吧,学长。”

作者有话要说:  奇怪的视角:

x年x月x日x时,他进入了我的记忆中。虽然有东西一直在烦,但是这并不影响我的心情。

超开心~学长想要了解我~~

我的一切,全部都共享给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