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35章 他无处不在06

第35章 他无处不在06


黑暗中, 青年的床边静静的伫立着一个身影。

他弯下腰,姿势很怪异,像是提线的木偶, 每一个肢体都带着奇异的分割感。

床上的青年紧闭双眼, 眉头紧锁。

他似乎在做噩梦。

床边的身影一动,笼罩在月光下的身体拉出一条极长的黑影。他苍白无血色的手指伸向郎西,在即将触碰的时候, 他堪堪停住。

他伸出的手指落下一道阴影,方向与脚下影子截然相反。黑影正落在郎西的眉间, 恍惚间像是有一根纯黑色的手指在抚摸着他眉心的褶皱。

青年的眉头渐渐松开,面上的不安缓缓消失,脸上的血色却一点点的褪去。

他的唇色也变得极淡,皮肤犹如陶瓷般白得毫无生机, 安静的躺在那儿,如同一尊精心打造出来的美丽人偶。

漫长的黑夜结束。

一室的黑暗被金黄色的阳光驱逐。

郎西的眼皮抖动了几下, 缓缓醒了过来。他半坐起身,指尖摁着额角, 表情有些许恍惚。

“醒了?早上好。”

向子安的声音从床边传来。

“嗯。”郎西的声音沙哑,“早上好。”

向子安手里拎着一个热水壶, 身上穿戴整齐, 像是早早就醒过来了一样。

向子安:“怎么了?昨晚没有睡好吗?”

郎西:“昨晚好像做了一个梦……”

向子安拿起郎西的杯子,往里倒了一杯热水, 再把手中的热水壶放到桌边。

“什么样的梦?”

梦的内容已经模糊不清,青年下意识的搓了搓手臂。

“忘记了。”

向子安:“冷吗?我给你倒了杯热水,记得喝。”

他心神不定的道了声谢谢,一口热水下肚,郎西勉强收回神:

“子安, 你今天不去打工吗?”他看了眼时间,平时这个向子安已经出门了。

“今天有点儿事。”

对方没再说是什么事,郎西也不好再问。他收拾了一番,准备出门交文件。

郎西一动,向子安也跟着动了起来,跟在了郎西的身后。

青年面上不显,心里的疑惑更甚,“我要去3号楼,你也要去吗?”

向子安拉开一个灿烂的笑容,点头,“对,我也顺路。”

总觉得有哪儿很奇怪,具体是哪儿他也说不上来。

今天的舍友格外的健谈,一路上拉着郎西问了他许多的问题,几乎快到了刨根见底的程度。

就像是同宿舍了几年,即将要大学毕业各自分开了,才迟迟爆发的对舍友的关心与感叹。

“郎学长!”

一道清甜的女声打断了向子安的话。

“我有话想对你说。”

长相甜美灵动的学妹两颊泛红,拦在郎西的身前。

她的双眼涟涟,含羞带怯,旁人一眼就明白了她心里头想说的是什么话。

郎西对向子安说:“等我一下。”

然后对学妹说:“我们去前边说吧。”他大致猜到了身前这个女孩子要跟他说的话,他没有答应的打算,却不想践踏人家的心思。

他和学妹走到没人的地方,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想着合适的婉拒措辞。

学妹停了下来,深呼吸了两口,像是在心底给自己打气:

“郎学长,我知道你快要毕业了,有些话我觉得我再不说,可能一辈子也没有了机会。”

“我——”

她突然停住,身子微微颤抖,头低了下来。

郎西只能看到学妹头顶上的发旋。

她是不是在哭啊?

青年一懵,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递给她。

学妹低着头,身子止住颤抖,“……我很崇拜学长。”

话音刚落,她埋着头,迈开腿跑了出去,速度很快,不过几息功夫,就跑出了郎西的视线范围。

青年脸上的疑惑简直要化作实质,有些尴尬的把纸巾重新放回口袋里。

可能是他会错意了吧……

郎西不再去想,回去找向子安。大老远的地方,他就看到向子安半弯着腰,一手扶住墙在呕吐。

向子安吐出的东西红红白白,他的呕吐物里食物的形状完整,像是没有经过胃液的消化一样。

面条、米饭和辣椒肉片混杂在一起,似乎连咀嚼都没有怎么咀嚼过。

只是在场的两个人都没有闲心去注意这些,郎西拍了拍向子安的背,向子安吐了好一会儿,终于吐了个干净。

郎西找了个自动售货机买了瓶水,把水和纸巾一并给向子安。向子安吐得面色蜡黄,一脸的虚弱,仿佛大病了一场,腿都在颤抖。

郎西:“胃不舒服?要去医院吗?”

向子安一手捂着肚子,脱口而出一句:“我没事不用去!”

就差没在脸色写着‘浪费钱’三个字了。

“我就是……”向子安的表情有一瞬间空白,“有点儿吃撑了……?”

“对了,现在几点了?”

郎西看了眼手机,报了个数字。

面色蜡黄的向子安脸色瞬间更加难看起来,拔腿就跑,“兄弟!我有急事!先走了!”

“你不是要去3号楼吗?”话没到一半,向子安就跑没了影子。

青年不明所以,实在搞不明白舍友莫名其妙的行为,总觉得从昨天起,自己这个舍友的言行举止有点儿怪异。

他联想起了刚刚拦住他的学妹。

也有一种让他说不上来的怪异。

办公室内。

郎西坐在李教授旁边,整理着李教授给他的资料。整理到一半,他很突然的一个转头。

视线正对上一个模样陌生的学生。

那个学生脸一红,偷看被抓个正着,不好意思的连声对不起,害羞的捂着脸跑出办公室。

“哎!同学!你东西没拿!”

那人又蹭蹭蹭的跑回来,红着脸接过资料,羞愤欲死的再跑出办公室。

李教授乐呵呵的笑出声:“年轻人啊。”他打趣的看着郎西,说,“小郎啊,你不打算在大学里找个对象吗?”

郎西有些出神,被李教授喊了几声才回过神来,“啊?哦,抱歉,现在没这个打算,现阶段还是想好好学习,准备考研的事情。”

说完后,他又忍不住回过头来,扫视了一圈。

没有人在看他。

青年回过头来,想要把心思放在手里头的文献上。一分钟的时间,他频频回头,不知不觉间眉头紧皱。

李教授抬起了头,微笑着对郎西说:

“刚刚出去的那个学生你认识?要是有急事,你可以先走。”

“我……”青年想解释自己并不认识那个学生,但他现在确实在办公室里待不下去了,“抱歉,教授,我有事先走了。”

他随意收拾了一下桌子,脚步匆匆,临出门前,郎西又回过头来,目光在室内扫了一遍。

办公室里的人不多,除了还在微笑的目送着自己的李教授,其余人全部低着头做着自己的工作。

郎西回过身,那种如芒在背的被凝视的感觉紧随其上,他的手捏得死紧,快步出门。直到走出很远的距离,强烈的被注视的感觉好像消失了。

他紧绷的神经稍缓,还没等他舒一口气,手背一凉。

像是被什么冰块碰触了一下,刺骨的寒意直窜他的骨头。

郎西猛地甩了一下手,手里的纸质文件被甩上了天,纷纷扬扬的落了一地。他来不及去管资料,低头一看,什么东西也没有。

冰冷的凉意像是他的幻觉。

是自己太敏感了吗?

他叹了口气,蹲下身子捡文件。地上的资料七零八落,他捡起了大半,好巧不巧一阵风吹了过来,掀起余下几张没有捡起的文件。

旁边就是一个湖,眼见着纸张就要掉进湖里,青年焦急的跑了过去,伸手一够。

千钧一发之际,他险险抓住了资料。

凉风从他的指缝间穿过,他打了个哆嗦,发现其余几张资料被吹落到他脚边。

天色变得阴沉,似乎是要下雨的样子。几个学生匆匆忙忙的跑过,一边跑一边抱怨着:

“天气预报又不准!还说今天是大晴天!害得我没带伞!”

乌云大片大片的笼罩在天上,压得极低,云层间貌似有青紫色的雷电闪动,压迫感十足。空气骤冷下来,四面八方刮来呜呜叫唤的冷风,阳光被乌云遮挡,白天也显出了几分昏暗的感觉。

“哗啦——”

树上飞起一只白色的鸟,扑扇着翅膀,飞得跌跌撞撞,东倒西歪得辨不清方向,彭的一下撞在了另一颗树上,直挺挺的掉了下来。

它两脚朝天,一动不动,像是昏过去了一样。

青年一惊,朝小鸟的方向走去,想要查看它的情况。那鸟儿似乎是在装死,发现郎西在接近它,立即翻身,翅膀一扇,迅速的扎进了树丛里消失不见。

“轰隆——”

闷声的雷鸣响起。

郎西收回视线,抱住纸质资料一路小跑回到了宿舍。刚到宿舍没过几秒钟,天空传来一声巨响。

感觉好像有一个炮竹在耳边炸开一样,巨大的雷鸣响得人耳朵嗡鸣了一声。走廊传来其他人的声音:

“是不是跳闸了!?”

“停电了!握草,我无线没了!”

又是一声巨大的雷声响起,一道闪电劈下,昏暗的天有一瞬间被照得通亮。手机的信号变得尤其的差,郎西的手机屏幕只亮了一瞬间,又自动熄灭。

作者有话要说:  奇怪的视角:

x年x月x日x时,他在做噩梦,他很不安,需要人陪。

我陪了他一整晚,他不做噩梦了,睡得很好。

x年x月x日x时,有人向他告白了,他很为难,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我帮他拒绝了那个人,他感到很高兴。

x年x月x日x时,今天的他也很忙,要整理的资料很多,他看起来有点烦躁。

我跟他说,想要休息就去休息吧。

x年x月x日x时,他好像不开心。

但是不开心也不能伤害自己。

x年x月x日x时,没想到学长也会有这么粗心的时候。

我帮他把文件都捡好了,他又开心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