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34章 他无处不在05

第34章 他无处不在05


属于封槐水的座位空了一整天。

没有消息, 没有回话,问到封槐水的舍友,他们也不知道封槐水去了哪儿, 说封槐水昨天晚上说自己有事要出门, 然后便再也没有回过宿舍。

某个舍友忽然想起了什么,“昨天老封好像接了个电话,接完之后脸色就不是很好看, 可能是家里有急事吧。”

“你这么一说我也记起来了,我头一次见他表情那么难看。就……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个脸色就一下子白了下来,看得怪渗人的,我都没敢凑上去。”

“难不成是家里真出了什么大事了?学长,你要不通融一下, 老封他绝对不是会无故旷课的人,肯定是有急事, 您就先别扣他平时分,等他回来让他自己跟你解释行吗?”

接下来三天时间, 封槐水都没有出现,郎西发给他的好几条消息也石沉大海, 没有回音。

封槐水失踪了, 一个好好的大学生突然三天没有任何音讯,班级里的人却好像没有发现一样。

和封槐水相熟的几个舍友, 前两天面上还有着担心,越往后越不在意,再然后被郎西拦住再次询问封槐水情况的时候,费劲的想了半天,才犹豫的说道:

“……封槐水啊?好像说是有急事要回家吧?”

很奇怪。

明明第一次问他们的时候, 他们还为了封槐水旷课的事情给他开脱,只过了两天不到的时间,他们就变成这样一副和封槐水不熟的模样。

就好像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抹去了封槐水的存在。

郎西思索了一下,干脆报了个警。警察来得很快,过来收集了各种信息后离开,接着也没有了后续。

系统心情逐渐沉重,某种不详的预感笼罩着它。它每天做得做多的事,就是反复打开任务界面,确认任务是否还在进行。

除去依旧无法检测到任务目标的情况,其余板块运行一切正常,它并没有收到任务失败的提醒。

任务失败有几种形式,其中一种就是长时间汲取不到任何情感能源,程序就会自动判定任务无法完成,同时开放脱离世界按钮。

恰在这时,上层的回复终于姗姗来迟。

系统迫不及待的点开回复,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它归纳总结了一下,大致是说它们数据大扫除的时候误删了一批资料,现在要资料没有,但能给它打个检测收集情感能源的补丁。最后,上面的人还不忘给它们这批受害者一口心灵鸡汤:

【……遇到困难时,我们要用自信战胜困难,加油,打工人!】

系统:……

这特么是能用自信解决的事情吗?!

他们的任务目标都丢了!!找不到任务目标他们拿什么完成任务?!自信吗?!!

系统努力平复下核心区域,捏着鼻子把补丁装上。装上补丁的一瞬间,四面八方的情感能源涌了过来,空荡荡的能量槽瞬间被填满了三分之一,剩下的部分还在缓慢持续的填充着。

本来系统都做好最坏的打算,任务目标极有可能已经死亡,没想到峰回路转,任务目标不仅没死,还一下子为他们提供了这么多的情感能量。它正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自家宿主,情感能量突然停止增长。

下一秒,能量槽里的情感能量飞速倒扣,几个呼吸间,能量槽变得一干二净,一滴能量都没有剩下。

系统心里一个咯噔。

完了,情感能量倒扣只有一种可能,难不成任务目标已经……

它颤抖着触角点开任务面板,任务面板却依旧显示任务进行中。系统有些搞不明白了,回过头去看能量槽,无比惊讶的发现刚刚明明已经空掉的能量槽,又瞬间被填上了近乎三分之二的能量。

它的心情短时间内大起大落又大起,差点被整死机。核心区域错乱了一会儿后,系统愤怒的捏紧了触角。

淦!早知道上面不靠谱,不补发资料也就算了,送过来的补丁竟然还有问题!

收集个能量还能出差错!要你何用?!

系统根本来不及高兴,紧张的盯着能量槽,生怕自己再一转眼的功夫,这点能量值再跟它玩一次跳楼心跳。

好在补丁没再出问题,任务进度稳定在了三分之二。

“郎西,你忙完了没?一起去食堂吃饭啊。”

舍友向子安从隔壁探出个脑袋,嘿嘿笑着,“一起去嘛,有你在打饭的阿姨手都不抖了,我还能多吃两口肉。”

“听说三号窗口今天有麻辣兔丁,配上几口大米饭,可馋死我了!”

要是宿舍里其他人在,多少要调侃向子安一句:“你今天怎么有钱去食堂吃肉了?”

他们都知道向子安有一个相处多年感情很好的女朋友,向子安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省吃俭用顺带打些零工,就为了攒够和女朋友的毕业旅行的费用。

青年不是个爱调侃的人,他合上电脑,点了点头,“行,一起去吧。”

向子安想起许久未见的肉味,感动到眼睛都要泛出绿光来。他迅速的穿好鞋子,两条腿捯饬得生风,领着郎西直冲食堂。

青年无奈的跟着他加快脚步,就差没跑起来。

冲到一半,向子安手机响了。

他听到专属的手机铃声,一脸焦急干饭的表情陡然变得柔情似水,接通电话后,一句糖分超标的声音出口:

“宝贝~在干什么呢~”

“我正准备吃饭呢,没有,没吃泡面,我怎么会不听你的话~”

数不清的粉红泡泡从向子安的身上冒出,“我今天吃麻辣兔丁,宝贝你……”

话说到一半,向子安突兀的止住了话题,径直把电话挂断。

对面的人再打来电话时,向子安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青年在向子安接起电话的那一刻,就礼貌的与他拉开了几步的距离,无意去听别人和女朋友的亲密聊天。郎西往前走了几步,发现向子安没有跟上来。

向子安垂着头,头与地面几乎成九十度,踮着脚,脚后跟离地。

郎西:“怎么了?”

向子安抬起头,瞳仁占据了整个眼眶,再仔细看去,他的眼睛与常人无异,刚刚的好像是错觉一样。

他唇角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我们去外面吃饭吧。”

郎西的模样看起来有点儿疑惑:“不去食堂了吗?”

向子安往郎西的方向走了几步,姿势有点儿说不出来的奇怪。他伸出手,像是要拉郎西,伸到一半,转了个弯,最后落到了自己的脑袋上,摸了摸自己的头:

“哈哈,突然想吃些别的东西。”

青年面上还是有点疑惑,但没再多说,依着他去外面找了家店吃饭。向子安找了一家面店,郎西平常经常来这家面店吃饭,一进门,老板都主动跟郎西打起招呼来。

他偏好清淡口,向子安偏好重辣重口,平时也没见向子安吃过面。

郎西:“你要吃面吗?”

向子安扬唇笑着:“对啊,偶尔换换口味挺好的。”

面端了上来,今天吃饭的时候气氛有些奇怪,青年几次抬眼,都能看到自己的舍友在看着自己。

他想了想,委婉的问道:“面不好吃吗?”

舍友今天的心情好像格外的好,脸上一直挂着灿烂的笑容:

“没有啊,很好吃。”

郎西迟疑的看了眼他几乎没有动过的面,向子安顺着他的目光低头,“刚刚面太烫了,我等稍微凉一点儿再吃。”

青年思索了一下,站起身:“等我一下,我让老板加个菜。”他走到橱窗,欲要扫码付钱,老板拦住了他。

“不用付了,你同学已经付过钱了。”

青年楞了一下,然后说:“老板,加盘辣椒炒肉,再来两份白米饭,一共多少钱?”

他把钱付完,坐回位置上。他回来的时候,发现舍友碗里的面已经被吃完了。

郎西看了看他的空碗,再看了看向子安,面上的疑惑止不住:

“你吃得这么快吗?”

他出去也就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这么大一碗面全部吃完了?

向子安点了点头:“你点了什么菜?”

郎西:“我觉得光吃面有点儿吃不饱,就再点了份炒肉和米饭。”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顺便帮你也点了一份饭,你要是没吃饱可以跟我一起吃点,我一个人也吃不完这么多。”

向子安立即说:“好。”

快到像是没有经过脑子一样,仿佛不管郎西说的是什么,他都会点头同意。

大概是今晚的面确实很不合舍友的胃口吧……

青年这样想着,心头升起的一丝奇怪的感觉再次被压下。

老板的动作很快,郎西新点的菜没一会儿就上了过来。根据舍友平时的口味,郎西特意让老板加了辣椒的量。一盘肉端上来,一大片的红通通,光是闻闻味道,嘴巴就被刺激得生出不少津液。

青年忍住打喷嚏的冲动,把盘子推到两人中间。他夹起一块肉,肉一入嘴,霸道的辣味瞬间在口腔中炸开。

即便是做好了心理准备,青年还是措不及防的被辣得脑子一懵,想要把嘴里的肉吐出来,又碍于家教,不想做出这么失礼的行为。

青年的薄唇肉眼可见的红肿了一些,面上的表情却还死撑着,殊不知自己的眼尾已经红得不成样子。

他的喉结一动,想要强行将这块肉咽下去。

一只手伸到他嘴前:“吐出来。”

青年脑子还被辣得一片浆糊,下意识的张开嘴,舌尖一顶,听从那人的话正要把东西吐出来。

动作到一半,他丢失的理智回归。

郎西耳垂红得厉害,喉结一滚,强行把肉咽下了肚子。

他捂住嘴,一阵咳嗽:“咳咳咳咳!”

一瓶冰牛奶贴到了他捂住嘴的手背上。

青年被辣椒呛出了不少眼泪,视线模糊,恍惚间好像看到舍友盯着他的眼神和往日很不一样,莫名的让他有点儿发憷。

向子安说:“早让你吐出来了,不能吃辣还逞强。”

他这话有责怪的意思,青年再定睛看去,舍友的眼神中写满了对他的关心。

刚刚让他发憷的眼神好像是他的错觉。

是错觉吧……

等郎西缓过来后,向子安已经一个人把剩下的辣椒炒肉全部吃完,甚至连辣椒都被吃得一干二净。

桌上的两碗饭也被向子安吃了,一点没留。

两碗米饭,一碗面,再加上一盘炒菜。

郎西皱起了眉头:“你怎么吃了这么多?不难受吗?”

不仅吃得多,还吃得极快,几乎是囫囵咽下。

向子安咧开嘴:“怎么会难受呢?”他又说,“你不是不喜欢浪费食物吗?”

那种奇怪的、很难描述的感觉又出现了。

青年莫名的感到焦躁不安,而源头就是他这个平日里大大咧咧的舍友。

郎西绷直了唇线:“你今晚不是要去找你女朋友吗?”

对方啊了一声,风轻云淡的说:“她今晚有事。”

不对劲。

真的很不对劲。

向子安平时总是一口一个宝宝、宝贝的喊着自己的女朋友,一提到女朋友,脸上就笑得一脸荡漾,每次跟他聊天,讲个几句他总是会把话题拐到自己的女朋友身上,恨不得向全世界炫耀他女朋友有多好。

这么说起来,今晚向子安好像一次都没有主动提到他的女朋友。

青年似乎终于找到了不对劲的原因,欲言又止,直到回到宿舍里,也没有想好合适的措辞。

毕竟他也不是个喜欢多嘴询问别人感情生活的人,实在是找不到一个好的切入方式,去问向子安是不是和自己的女朋友吵架了。

犹豫再三,郎西还是委婉的开口:

“子安,你毕业旅行的钱攒够了吗?”

“……”

“子安?”

向子安微妙的顿了一下,弯起眼睛,笑得灿烂:“嗯,攒够了。”

青年抬眸,正对上向子安的视线。

他一动,向子安黑沉沉的眼珠子也在跟着他动。

就好像向子安的视线从始至终就没有离开过他的身上。

这样堪称热烈的视线,青年经常在和他告白的人身上见过。

但是,向子安怎么可能……?

向子安和自己女朋友感情有多好,同宿舍了几年,没人比他们这些舍友更加清楚。

青年直接否定了这种猜想。

思绪一乱,他也不想再继续之前的话题,早早的上床准备睡觉。

今天的宿舍好像格外的冷,一股一股的冷风不知道从哪儿钻来,郎西抱着被子,半天睡不着觉。

无奈之下,他掀开被子,准备去关窗户。

“怎么了?睡不着吗?”

向子安的声音响起。

青年小小的被吓了一跳,眼睛微微睁大。

刚刚的向子安简直像和黑暗融为一体,在没有出声前,一点儿存在感也没有。

直到他发出了声音,青年才发现他还没有睡觉,甚至连睡衣都没有换。

“……嗯,有点冷,我起来关个窗户。”

灯已经灭了,只能借助微弱的月光看到向子安的身影。

向子安笑了一声,“我帮你关,你好好睡吧。”

郎西躺回床上,底下传来细细索索的声音,窗户好像被关上了,簌簌的冷风消停了下来。

没有那么冷了。

他阖上眼睛,冷风消失,可宿舍里的温度总觉得比平时低了许多。

青年正躺的睡姿不知不觉间侧了起来,弓起腰,蜷缩着手脚。他睡得很不安稳,睡梦中的眉头都是紧锁着,羽睫时不时颤动一下。

他正在做梦。

青年走在一条黑暗的甬道里,伸手不见五指。四周很安静,他的脚步声尤其的重。

喘息的声音也很重。

重得像是有人在模仿着他,跟他同步发出一样的声音。

他猛地停下来,闭住嘴巴,屏住呼吸,脚步声也跟着停下。

一股冷气突然从他的裤腿钻入,冻结了他的四肢百骸。

然后,他听见了一声冰凉的喘息——自他的耳边响起。

作者有话要说:  勉强算是二合一的一章,400评论的加更_(:3」∠)_

顺带说一声,这个梦咳咳咳你们意会一下,梦分ab面,就像是番分里外番一样(不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