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33章 他无处不在04

第33章 他无处不在04


“学长, 你可以给我一个追你的机会吗?”

封槐水的语气无比郑重,不见一点儿轻浮。

“我知道这可能有点儿突然,但是……”

他没有把剩下的半句话说完。

未尽的话已经跃然于他的脸上。

喜欢。

喜欢你。

莽撞得没有给自己留下一点退路, 只把自己的真心全部捧出来。

系统愣住。

系统喜极而泣。

第一次见面, 不到两小时就直接告白了。

原来这才是正常的高情感易触值该有的表现吗?!

它越看这次的任务目标越顺眼,目光逐渐和蔼。

这回绝对不会再出现上个世界的失误了!

它自信道。

“……”

羽鸦般的睫毛小小的扇动着,青年偏开了头, 避开封槐水炙热的眼神。

他沉默着。

很多时候,沉默就代表了别人的答案。

封槐水却还执着的凝望着郎西, 带着少年人撞破南墙也不肯回头的一往无前。

在郎西看不到的地方,杨景义对着封槐水露出嘲弄的目光。

杨景义:“走吧,西西。”

封槐水上前一步,眼神真挚, 像是有一团永不熄灭的火焰在他眼中跳动着,不愿就此退败:

“学长, 我想听到你的回答。”

这样死缠烂打的人,没有必要再在这里跟他浪费时间, 私下里找个时间处理掉就是了。

杨景义揽住郎西的肩膀,准备带他直接离开。他一动, 郎西却没有跟着他走。

郎西说:“你先回去吧。”

这是对着杨景义说的话。

他拂落了杨景义搭在自己肩头的手, 如蝴蝶一样扑闪的眼神轻轻的落在了封槐水的身上:

“我们……找个地方谈谈。”

或许是因为现在店里注视着他们的视线太多,又或许是因为他想要在拒绝封槐水的同时为对方留下一分体面。

也可能是因为他很少遇见像封槐水这样执着又难缠的人。

但是, 不管怎样……

惊喜的笑容在封槐水的脸上绽放,他开心的点着头,“嗯嗯!”

即便是还没有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封槐水的喜悦已经溢于言表。

杨景义垂在身侧的手一瞬间握紧成拳,从郎西的态度里嗅到了一丝和往常不太一样的气味。

他脸上做出夸张的伤心模样:“好嘛, 认识了这么久,我这个工具人都不知道替你挡了多少桃花,就几天时间没见,你现在竟然嫌弃我碍眼了。”

他耸了耸肩,用着开玩笑的口吻:“难不成是我会错了意?这回挡错了桃花?行吧,我错了我错了,我现在就走,不在这里讨嫌了。”

他走向封槐水,伸手去拍封槐水的肩膀。封槐水肩膀一偏,却没有躲过。

一道常人无法察觉的红光隐入封槐水的体内。

杨景义面上带笑,眼神阴冷:“这位学弟,机会难得,你可要好好抓住机会啊。”

被朋友一同调侃,青年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不是……唉。”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别乱说,下回再跟你一起吃饭。”

杨景义:“好吧,我这也算是在你这个大忙人手里摇上号了。”

转过身去,杨景义的笑容陡然消失。

他的面上阴沉得像是要滴出水来。守着郎西这么多年,或许郎西的父母都没有他这么了解他。

他怎么会没有发现,郎西对封槐水特别的关注。

走出了很远的一段距离,杨景义停下脚步。他闭上双眼,耳朵一动。

突如其来的微风,在树叶上翻动。

有谁的声音像是藏进了一个夏日的情愫。

于是清风驻足,树叶屏息。

“……学长,我信任一见钟情。”

是沉默,或许也是哑然。

全世界好像就剩下了一个声音。

一个夏天的烟花就在这一刻盛放。

他说:

“没关系,我会用接下来的所有时间,来向学长证明。”

青年安静的吃着饭。

隔壁的女生聊着天:“……我们小区说是要重新规划绿化,迁了几颗树来,我看到有一颗长着小黄花的树还怪好看的,结果我们小区的那些老人家愣是不让种。”

“说是什么……?哦对了,是槐树,老人家迷信,说槐树不吉利,是养鬼的,不能种在小区里。”

听到某个词,青年的筷子停住,神色怔然,似乎想起了谁的模样。

他的眉心微微皱起,淡淡的苦恼浮现在他脸上,白玉雕琢般的耳垂却悄悄的红了起来。

手机叮咚一声,郎西下意识的偏头去看。

一双筷子被人用巨力握紧,杨景义忍住心头的怒火,面上挤出一个笑容:

“吃饭的时候就别玩手机了,容易消化不良。”

青年回过神来,低声嗯了一声,又继续安静的吃着饭。

杨景义:“过几天我要出校一趟,去拿实践报告,我不在学校的这几天时间,你自己也别忘记吃饭,我会让你舍友监督你的。”

“……”对面那人没有回话。

青年嘴里的饭已经咀嚼了很久,迟迟没有吞下。

……又一次。

手里的筷子发出不堪重负的断裂声,杨景义的脸色一下子没有控制住,露出阴狠的模样。

裂成四五节的筷子从杨景义的手中落下,郎西恍然回过神来,“啊?怎么了?”

对面的人脸上挂着温和的笑,一如往常:“筷子掉地上了,没什么,我去让服务员换一双筷子。”

杨景义站起身,走出包间,门掩上。

他听到门里有筷子放下的声音,紧接着是手机解锁的声音。

十秒钟的安静之后——

“呵。”是一声极轻的笑声。

无奈和纵容,全都融化在笑声中。

一个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墙上,杨景义的表情狰狞得扭曲。

怎么可以?

他守了这么久的果实,怎么可以就这样被别人摘走?

……

[学长,我今天才发现,我们班好多人偷偷录了学长上课的声音,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听一遍。]

青年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讲课很催眠吗?]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学长的声音超级超级好听!我从来没听过比学长声音还好听的人!第一次听到学长的声音,我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一片很美很美的竹林。总之就是很好听!学长讲课也很好!一点儿也不催眠!]

透过手机屏幕,青年仿佛能看见那头的人手忙脚乱的模样。

唇边泄出一声轻笑。

像泉水叮咚,像琵琶轻颤。

松柏上的积雪被金黄色的阳光笼罩,金与白的交辉,让沉积的雪好像有了点不一样的生动。

门被推开,杨景义站在门口,语气意味不明:

“你在和谁聊天呢?聊什么呢?怎么这么开心?”

郎西似乎是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啪的一下放下了手机。

“你筷子拿好了吗?”

他生涩的转移着话题。

杨景义定定的看着他,从他不自然偏开的头,到他闪烁的眸光,再到他微微泛红的耳垂。

他笑了:“是上次那个学弟吗?你们两个交往了吗?为什么不告诉我?”

莫名的有种咄咄逼人的气势。

这样的气势让青年感觉到不适,他的表情一下子变淡,眉头微微皱起:

“你今天有点奇怪。”

杨景义:“是……吗?”他右手背在身后,左手空着,“我去上个厕所。”

此时,郎西的手机又传来一声提示音,他低下头看了两眼,站起身来:

“我有事要先回学校,你自己慢慢吃吧。”

杨景义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

“什么事情?急吗?”

“明天我就要离校了,临别餐你都不陪我吗?”

郎西脚步不带停顿:“下次吧,下次再补给你。”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空无一人的包间里,僵硬雕刻的笑脸面具被脱下,杨景义面无表情的松开了右手。

“啪嗒、啪嗒、啪嗒——”

细短的木条如急雨般砸落。

……

郎西确实是有急事要回学校一趟。

别问为什么,要怪就怪这回生成的人设过于完美,品学兼优,各科的老师都明显偏爱于郎西,重点表现在一有活儿就喊上郎西。

以及让郎西重写论文,美名其曰精益求精。

别的学生过论文的评判标准是查重率低于百分之三十,郎西过论文的评判标准是够不够资格被发布在某网上。

这边的郎西在为老师当着苦力,那边的系统木着脸奋斗着看不到尽头的论文。

一人一统忙了整整一天时间,回到宿舍的时候天都暗了下来。

郎西拿出手机,即便他没有回话,封槐水仍然陆陆续续给他发了很多条的消息。

没什么重点,东一句西一句,有的是他看到的什么好玩的事情,又或者是他听到的好笑的东西,再或者是他想起的哪一家好吃的店。

他的话很多,却不显的繁琐冗余。

他把自己所有开心的心情,全部分享给了手机屏幕另一头的人。

系统差点被这次的任务对象自我攻略的速度感动到哽咽出声。

虽然但是,至少任务进展很顺利!其余什么的都没关系!

按照这个速度,只等上面把资料补发过来,他们说不定能立刻结算任务,脱离世界。

到那个时候,就不用再写论文了!

一想到这里,系统就激动的舞着自己的数据触角,再一次把催促的申请报告打上去。

郎西回到宿舍,自己的桌上放了一份外卖。

管辰听到郎西回来的动静,摘下耳机,指了指他桌上的外卖:“我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门上挂着这份外卖,上面有张小纸条,说是给你的。”

郎西道了声谢,塑料袋上贴着一张便利贴,上面的字看起来有些张扬:

[to:郎学长]

拆开一看,里面打包的是日料,最上一层放着一盒犹带着热气的天妇罗。

袋子里还有一张小纸条,这回的字要比袋子外面贴着的便利条的字要收敛一些,一笔一划都很端正,可细枝末节处还是流露出了几分张扬的感觉:

[学长,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等明天见面我就告诉你是什么!]

最后面,画了一个笑脸的图案。

郎西把东西吃完,临睡前,他拿出手机,在聊天框内敲上:

[谢谢,东西很好吃,下回见面我会把钱给你。]

等了30秒,对面还没有回话。

郎西摁灭了屏幕,闭上眼睛睡觉。

第二天。

郎西慢悠悠的洗漱完毕,打开手机。

与封槐水最后一条的聊天记录,显示为:

[谢谢,东西很好吃,下回见面我会把钱给你。]

十个小时,封槐水依旧没有回话。

作者有话要说:  ‘我信任一见钟情 一见而不钟,天天见也不会钟’——木心

……

铺垫了老久,终于开始真正的主线了(微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