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32章 他无处不在03

第32章 他无处不在03


外貌特征符合, 性格关键词符合,名字符合。

系统楞了一下,接着兴奋的提醒道:

【宿主!任务目标!】它尝试着锁定任务目标, 但由于系统资料的缺失, 程序依旧无法启动。

程序启动不了,系统就只能通过自家宿主的五感来监测任务目标。

它登时就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手动记录着任务目标的一举一动。

之前被点到名的同学在郎西的面前都规规矩矩的, 正经得仿佛讲台桌上站着的是一位德高望重、资历深厚的老教授,除了喊一声‘到’之外, 其它什么事情也不敢多做。

这就显得弯唇一对小虎牙的封槐水格外突出,讲台桌后的青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示意他坐下。

封槐水似乎是没有理解郎西的意思, 继续用着他那双熠熠生辉的星眸看着郎西。

本来很明显要准备念下一个名字的青年顿了一下,抬起头来:

“你好, 封同学,坐下吧。”

底下的同学们突然间发现, 他们的学长好像也没有看起来的这么冷淡……

于是乎,接下来的学生get到了什么东西, 不再畏畏缩缩, 胆子大了起来,一口一个学长、老师、助教的叫着。

讲台桌后的青年也不嫌麻烦, 好脾气的一个个应了过去。

同学们的胆子愈发的肥了起来,被按捺下去的心思开始蠢蠢欲动。

“学长!问你一个问题!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这个问题一出,底下立刻躁动了起来。

“学长学长!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

“学长!你的理想型是什么?!”

“学长学长!你之前有交过女朋友吗?”

“学长!你之后是打算留下考研还是准备去工作啊!”

教室里顿时一片乱糟糟的声音,东说一句,西说一句, 心思全不在学习上。也不知道是哪个地方响起一声似乎是开玩笑的话:

“学长学长!你的择偶观念里性别能不能不要卡得太死啊!”

底下的同学立即跟上,纷纷起哄道:

“对呀!学长!能不能给学弟们一个机会!”

“学长!学妹可以,学弟也可以的!”

郎西拧起眉头,曲起食指敲了敲讲台桌。

班里闹腾的声音太大,他发出的声音根本没有人听到。

青年有点儿无奈,正准备开口控制一下场面,就有人率先一步替他说了话:

“安静。”声音不大,却很有穿透力。

教室后头的封槐水站了起来,脸色沉下,脸上半点儿笑意都不带,全然不见平时如邻家大男孩般的亲和,有种让人意外的威慑力。他环视一圈,虎着一张脸,班里喧闹的声音瞬间小了大半。

封槐水不满意的拍了两下桌子,“还吵?上不上课了?题外话就不能课后说吗?”

剩下的那点儿细细索索的声音也彻底没了,他虎着的脸色才恢复了过来。

然后,封槐水满脸歉意,冲着郎西说:

“对不起,学长,耽误了这么长时间,你可以开始上课了,接下来我们保证肯定会认真听课的。”

台上的青年面上一直很平静,明明是初次上任,却一点儿也不紧张慌乱。唯有封槐水注意到他紧握着的手指在班级安静的时候,微微的放松了下来。

台上的青年又看了封槐水两眼,似乎对他的印象更加的深刻了起来。

郎西冲着他点了点头,终于开始正常的上起课来。

接下来的过程就很顺利,能被叫来当临时助教的学生,水平肯定是毋庸置疑的。再加上学长过于好听的声音与极其优秀的长相,等到下课铃声打响了,学弟学妹们竟像是第一次认识了自己一样。

呜呜,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这么热爱学习!!

这下课铃怎么可以打得这么早!

我不想下课!我不想!!

有的学弟学妹还在悲伤于过早打响的下课铃,而有的学弟学妹抢先一步围到了郎西的身边,继续着刚刚课上没有得到答案的问题。

郎西微微叹了口气,被学弟学妹们犹如众星拱月般包围在最里层。

系统透过自家宿主的视觉,在人群的缝隙中艰难的找到了封槐水的身影。

教室的门口暂时被人群堵住,封槐水站在人群的最外围,半倚着课桌,一只手向后撑着。他身上穿着的白色卫衣不厚,贴在身上的布料勾勒出年轻人富有生机力的身躯,劲瘦但不瘦弱,浑身上下都充斥着青春荷尔蒙的气息。

系统:【宿主!任务目标在你的右前方!还记得我们之前确认过的任务方针吗!】

郎西:‘记得记得。’

系统与郎西一拍即合。

郎西在心里嘻嘻一笑。

欲拒还迎嘛……?

他这方面超专业的。

人群散去,郎西走向封槐水。封槐水好像是在发呆,等郎西站定在他身前是,他脸上散漫的神色登时一收,手一撑,身板站得笔挺,比站军姿还要笔直。

“学长!”他的声音略大。

身前的青年表情不变,睫毛却微微颤抖了一下。

好像吓到他了。

封槐水脸上有点儿懊悔,摸了摸脑袋,“对不起啊学长,我有点儿紧张。”

他本就是没什么攻击性的长相,耷拉着眼尾时,一双略圆的眼睛看起来湿漉漉的,像是刚出生的小狗勾,专注的看着一个人的时候,他眼中的那个人就像是他的全世界,真诚得可爱。

青年抿了抿唇,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别紧张,我没什么可怕的。”

他难得跟人开了一句玩笑。

封槐水连忙摇了摇头:“不是害怕,学长一点儿都不让人害怕!”

他扬唇一笑,两颗小虎牙探出了脑袋:“我很喜欢学长,所以才紧张!”

封槐水说得大方自然,好像只是在单纯的表达自己作为学弟对学长的敬慕。

少有人这么直白的在青年面前表露自己的喜爱之情,他楞了一下,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是要说谢谢……?还是怎么的?

封槐水:“对了,学长,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青年无措绷直的唇角陡然松下。

封槐水又注意到学长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他心想,学长和传闻中的好不一样啊。

但是,好可爱。

郎西撇开先前的话题,“我刚刚看了一下,你是这里的班长对不对?我想找你问一下班里的一些情况,你等会儿有事吗?”

封槐水毫不犹豫的开口:“当然没事,要不这样吧,学长,也到吃饭的时间了,我请你吃一顿午饭,我们边吃边说,怎么样?”

面对着学弟的热情邀请,郎西却摇了摇头。

刚刚还满脸神采的人一瞬间神采消失,眼尾和嘴角全部耷拉了下来,看起来委屈极了:

“学长?不可以吗?”

青年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态度很容易让人误会,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让我来请你。”

“你有什么喜欢吃的店吗?”

封槐水双眼立刻亮了起来,一对儿小虎牙又探出了脑袋。他脸上的表情鲜活又生动,像是有传染力一样,让青年忍不住嘴角抿了抿,眼尾流露出更多的笑意。

封槐水领着郎西去了学校附近一家风评不错的日料店,出乎青年的预料,这家店的日料还挺符合他清淡的口味。

吃着自己喜欢的美食,总是会让人心情愉悦起来。郎西周身的气场好像都温和了不少,垂下眼帘安静的吃着东西,一时之间忘了来这儿的正事。

青年的吃相很优雅,能够看得出极佳的家教,吃得很干净,不发出一点儿声音。吃到让自己喜欢的食物,他的眼睛会微微睁大,塞入口中的量也会增加些许。

像是一只拥有着柔顺长毛的白色大猫猫,优雅安静,却又带了点让人着迷的可爱。

光是看着他吃饭,就觉得自己的胃口也好了不少。

棕色的木筷,修长白皙的手,以及手背上淡青色的血管。

筷子上夹着的寿司看起来好像格外的诱人。

封槐水目光不知道何时起,就定在了郎西身上移不开来。

喉结滚动。

郎西若有所感,歪了歪头,疑惑的看向了封槐水。

两人的目光对上,封槐水没有偷看被当场抓到的尴尬,视线反而更加的专注。

他的眼睛里好像有着某种像太阳一般的炙热。

青年好像明白了什么,筷子在空中一转,一块寿司落到了封槐水的空盘上。

郎西:“你喜欢吃寿司?”

封槐水囫囵点了点头,将寿司一口塞进嘴里,嚼了两下就咽了下去。他看着郎西,一双眼睛亮得惊人:

“喜欢。”他的声音本是清亮的少年音,略微压低后,倒显出几分磁性来。

他凝视着郎西,又说:“很喜欢!”

郎西当即把一整盘寿司推到了封槐水面前,体贴道:“喜欢就多吃点,不够可以再加。”

封槐水楞了一下,突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青年有些不解的看了他一眼,但没问什么,继续低头吃着自己的东西。

这家店的天妇罗做得格外的好吃,面衣裹得恰到好处,虾肉饱满鲜嫩,郎西一口气吃了两只,正要吃第三只时,又感觉到封槐水的视线落到了自己身上。

……是嘴上沾到了什么吗?

青年下意识的舔了舔唇,没有啊。

他迟疑的看了眼筷子,“你也喜欢吃天妇罗吗?”

郎西作势要把整盘天妇罗往封槐水那儿推。

推到一半,他的手被封槐水摁住,紧接着另一双筷子从郎西手中的筷子夹走了天妇罗。

不等对方反应,封槐水一口将天妇罗塞进嘴里,这回他不像上次吃寿司时吃得极快,而是慢慢的咀嚼,细嚼慢咽了好久,才把口中的食物吞下。

他微微一笑,一脸的无害:“看学长好像很喜欢吃的样子,我就想试一试,果然挺好吃的。”

这个学弟……好像有些过于自来熟了?

青年后知后觉的察觉两人好像有点儿过于亲密了,不自在的绷直了唇角,偏开了头:

“喜欢就都拿去吧。”

封槐水:“不了,我才不会抢学长喜欢的东西。”

又是这样有些过于亲近的话,带着些容易让人想歪的语气,像是试探,又像是单纯的表达学弟对崇拜的学长的尊敬。

“差点儿忘了,学长不是想知道我们班的状况吗?”

终于说到了正题,青年脸上的不自在消失,开始询问起封槐水问题,封槐水也一一回答。问完了所有该问的事情后,一顿饭也差不多吃完了。

郎西向封槐水道谢:“麻烦你了。”

封槐水:“一点儿都不麻烦。说起来,我回答了学长这么多问题,那学长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郎西点点头。

封槐水收起脸上的笑容,眼神里流转着格外认真的光芒,像是要说什么对他而言非常严肃重要的事情:

“学长,你可以给我一个——”

“西西。”一个男声打断了他的话。

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走了过来,姿势亲密的把手搭在郎西的肩头,眼神似有若无的打量着封槐水。

“我发给你的消息你没有看见吗?”

郎西翻了下手机:“刚刚上课静音了,没有看见。”

黑衬衫男人笑容里带着宠溺的意味:“难怪,我就说你怎么会不回我消息。本来记着你今天第一次上课,中午想请你吃点儿好吃的。你上回不是说想吃日料吗?这家我觉得味道还不错,没想到我还没有带你来,你自己就先跑来了。”

他们两个人身上的衣服一黑一白,姿势又亲密,像是在穿着情侣装。封槐水很明显的感觉到对面那人在向他示威。

不知道为什么,黑衬衫男人一过来,封槐水就感觉身体有点儿不舒服,一阵阵的发冷,胸口闷得慌,快要喘不过气来,本能催促着他赶紧离开这里。

但封槐水就是不。

杨景义微微眯起眼睛,一下子就看出了封槐水的意思。

又是一个不自量力想要追西西的人。

他眼中闪过蔑意,仿佛是高位面的生物俯瞰低位面的动物一般。

皱着眉头的封槐水突然抬起头,双目直视杨景义。

类似于挑衅的锐意在他的眼中浮现。

青年完全感觉不到两人之间的风起云涌,疑惑的提醒道:

“封同学,你刚刚的问题还没有说完。”

封槐水猛地站起身,额头点点冷汗渗出。但他脸上看不出一丝异样,视线从杨景义身上移开。

他扬起唇,露出一个大大的灿烂的笑容,原本无害的长相在这一刻竟然显出了几分进攻性。

他说:

“学长,你可以给我一个追你的机会吗?”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啊打了三千字存稿丢失了我疯了我疯了!不干了放弃了!键盘又又又坏了又要去找店家退换我麻了啊啊啊!码字到凌晨三点钟我真的心态爆炸了啊啊啊!回头一看绿jj还乱删我评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