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31章 他无处不在02

第31章 他无处不在02


郎西习以为常的忽视了脑中传来的细碎电流音, 把邮件打开。

邮件里大概说了教授自己要出差一段时间,他不在学校的这段日子里,让郎西替他给大二的学弟学妹们上课。

看完邮件, 不等郎西开口, 系统已经自觉的从核心区域抽出数据分枝,开始给自家宿主写起备课。

几个舍友吃完饭回来,发现他们宿舍的郎大校草还在忙碌, 不由唏嘘一声。孙凡庆把手里提着的一份打包盒放到了郎西身前:

“给你打包了一份饭,你应该还没吃吧。”

“谢谢。”

郎西接过打包盒, 冲着孙凡庆微微一笑,眼角的三分清冷不见。刹那间,如冰雪消融,冬花绽放, 藏于静谧中的生灵复苏,清澈甘甜的泉水流动。

即便是同宿舍了这么久, 有了一定的抵抗力,孙凡庆还是没能在第一时间内抗住这直面的美颜暴击。他猛吸一口冷气, 好不容易缓过了神。

郎西又说:“对了,饭钱多少?我转给你。”

孙凡庆:“咳咳咳咳!”他通红着脸, 一顿猛咳, 仿佛这样能把自己酥酥痒痒的耳朵给咳正常了。

可恶,为什么有人长得这么好看, 声音也这么犯规?!

套用某不知名校友的说法,这声音简直比生吞了五张声卡还要过分。

孙凡庆又是心酸又是悲愤,艰难的捂住自己脆弱的性取向。

他爬上了自己的床,背对着郎西,虚弱的摆了摆手:“不了不了, 钱不是我付的,是杨景义付的。”

杨景义是这具身躯的好友,按照系统的设定,他们两个高中的时候是同班同学,因为兴趣爱好给方面都玩得来,久而久之就成了好朋友,后来还相约一起考到了x大。虽然两个人没在同一系上,但杨景义隔三差五都会来找郎西出去玩,两个人的关系不退反增。

只要是认识郎西的人,就知道他有个关系很好的朋友叫做杨景义。

郎西细嚼慢咽的吃着饭,一旁打游戏的舍友管辰忍不住拿眼角去瞥他。郎西吃饭的时候很安静,一点儿声音都不发出,吃相格外的好看,一次性筷子握在他的手里仿佛被升华了一样,莫名的显得贵气了许多。

所有的东西都吃完了,桌面依旧干干净净,一点儿汤汁饭粒都没有洒出来。

管辰一看时间,估摸着要到点了。

果不其然,没过两分钟,郎西那边就传来手机铃声。

他半调侃道:“呦,校草,你家那位又来查岗了?”

郎西拿起手机,淡淡道:“别乱说,我出去接个电话。”

他走出门外,接通电话,和杨景义聊了一会儿的天。

杨景义:“听说你们教授要出差一段时间,你知道吗?”

郎西:“我刚刚知道了。”

杨景义:“你们教授跟你说了?他有事找你吗?”

郎西把助教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杨景义又问了问郎西带的是哪个班级,什么时候有课。问好了以后,他说:

“你第一次去给别人上课,紧张吗?我这段时间有空,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他语气很温和,充满了对朋友的关心之情。

相比起他的语气,郎西的语气就显得要淡漠很多:“不用。”

杨景义知道他一向如此,也不在意,笑着说:“那好吧,要是有什么事情,你给我打电话。”

……

周一。

大二生们早早的坐在教室里,期待又好奇的望着门口。他们前几天就知道了有个大四的学长要替他们老师给他们上几周的课,但老师一直藏着掖着不告诉他们学长是谁,只让他们自己周一去看。

离上课还有三分钟,教室里的人就到齐了。

一个和他们年龄相仿,身穿白色衬衫的青年驻足在门口,抬头确认了一遍门牌,跨步走到了讲台上。

班里的声音瞬间变小,大部分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讲台桌后的青年身上,只依稀听得见压低了的惊呼声。

“握草,还真是校草!”

“李老牛比!”

青年一张口,声音犹如林籁泉韵,清朗雅致,腔调有种让人说不出来的舒服,直想要叫人一直听下去:

“你们好,我是你们大四的学长,我叫做郎西。”他背过身,执起笔在黑板上落下自己的名字。

青年长相清俊疏朗,看起来冷冷清清,却又不至于拒人于千里之外,他的字如其人,一笔一划收得格外干净,却又不给人凌厉的攻击性。

班里剩下那点儿细细索索的声音彻底消失,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在了郎西的身上。

郎西:“你们老师出差的这段时间,你们班的这节课都由我来上。”

人群之中,好像有一道目光格外的灼热。

讲台桌上的青年放眼望去,那道灼热的目光又隐于人群之中,难以被发现。

上课铃打响,郎西拿起点名表,开始点名。

点名表名字过半,他看到下面的名字,不着痕迹的顿了一下:

“……封槐水。”

“到!”

教室后排,一个穿着白色卫衣的男生站了起来。那个男生外表清爽阳光,浓眉大眼,浑身上下少年气十足,就像是邻居家的大男孩一样。

“助教好!”他的一双眼睛亮而有神,嘴唇上扬,露出一对小虎牙。

作者有话要说:  _(:3」∠)_对不起,周六有事,我承认我短小!日六的事情先往后挪一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