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28章 哥哥的未婚夫(完)

第28章 哥哥的未婚夫(完)


“……”

房门大开着。

“嘘, 这么大声,他们就在楼下,会被他们听到哦。”

“看我粗心的, 门忘记关了, 说不定他们现在已经寻着声音走过来了。”

“嗯?怎么哭了?”苦恼的声音,大拇指拭去泪珠,“还不到哭的时候, 姑且再忍一忍吧。”

被迫走在钢索上的人,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着恐惧, 前后找不到退路,只能僵硬的拉开腿挪动着。

钢索的每一次起伏,都像是在他的神经上跳舞。像是被切割成为两个人,一个自己在崩溃的大哭着, 拼了命的想要逃离,另一个自己却压抑得如同提线木偶, 不敢动也不敢说。

身体摇摇欲坠,脚踩着细细的钢索。明明是造成他如此困境的罪魁祸首, 此刻却成为他身体的唯一依靠。

然而,这微妙的施舍很快也被吝啬的没收。

绳索断裂——

自高空坠落, 底下的深渊扭曲着张开巨口, 粘稠的黑泥迫不及待的涌上。

脚、腿、腰一路附着向上,力气被抽出, 挣扎的水花还未响起,便已湮灭。

口鼻被淹没,徒劳的求救声被扼杀在喉咙中。

最后,蒙住他的双眼,隔断最后一丝光明。

理智崩塌。

[鸳鸯交颈舞, 翡翠合欢笼]

席文定死死地盯着一处方向。

天色逐渐黯淡,太阳的余晖在天空渲染出一片似血的昏黄。

再然后,最后一点色彩也消失,城市的夜幕暗得死寂,看不见星星和月亮。

终于,他看的方向走出来了一个人。

只有一个人是走出来的,另一个人……

“席温良。”平静到诡异的声音,“你今天不弄死我,我一定会弄死你。”

席文定的声音没有任何的起伏,面上也很平静,只有一双干涸的眼睛红得近乎滴血。

对方仿若未闻,抱着昏迷的少年径直路过席文定的身边,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予。

毕竟……垃圾有什么被注视的价值吗?

厚重的窗帘牢牢的把阳光阻挡在外,将昏暗囚于一室。

一眼扫过,映入眼中的只有一片暗红与黑的交汇,没有光亮、也没有亮色的物体。

寂静的压抑在房间中蔓延。

宽大的红雕木床上,安静的躺着一个人。他紧闭着双眼,眉头也紧锁着,鸦羽般的睫毛一直在微微抖动。

在一片暗色中,他是唯一的洁白,夺目抢眼,却又脆弱不堪,像是一个美丽的泡泡,随时都要破碎在空气之中。

整整两天时间,他都没有睁开过一次眼睛。

床头边摆放的饭菜上的热气一点点消失,白色的油块凝结,翠绿的菜叶发黄。

食物的气味混杂到一起。

席温良沉沉的看了床上的人一眼,处理掉冷掉的饭菜,重新端了一份冒着热气的饭菜进来。

又是同样的重复,床上的人一动也不动,连呼吸的频率都没有发生过一次改变。

等到汤上最后的一丝热气散尽,安静的房间里响起席温良的声音:

“笑笑,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

依旧没有动静,只是抖动的睫毛好像有一瞬间颤抖得更加厉害。

席温良喉中滚出一声带着凉意的笑,单手将身上披着的外套扯下。

红雕木大床一沉,身上一重,刻入骨髓的阴影再次袭来。

床上的少年猛地睁开了双眼,绝望又恐惧的看向席温良,声音嘶哑:

“……不要。”

“不要?”席温良遗憾的叹了口气,说,“我给过你机会了,笑笑。”

“还有,你需要好好的上一课,才能明白一个道理。”

他笑着再一次将少年拖下了深渊:

“千万不要试图威胁我啊。”

……

……

【宿主!我回来……了?】

系统的视角被大片的马赛克填满,连画面声音都自动做了模糊化处理。它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以为是bug没有消除干净,试图清除掉眼前的马赛克。

刚一动作,一个硕大的红框警告就跳了出来:

【叮叮——请31415号系统停止违规操作,未经合作对象同意,禁止窥探他人隐私,务必规范操作。】

系统:……??

哈?不是bug,是宿主隐私画面?等等,什么隐私画面??

系统:!!!

“呜呜……不要……放过我吧……”

声音不复原本的透亮清明,只有浓郁的绝望与痛苦,以及完全崩溃的喑哑。

系统颤抖着打开了收集界面,情感能源不仅早就达成了任务指标,甚至还超额完成了任务。

清除了bug,超额完成了任务。

本来是很开心的两件事,可是为什么?

系统生出数据触角,狂舞着想要砸破隔离掉它和宿主的透明屏障。

这是什么垃圾隐私程序!它家听话乖巧的合作对象都要被折腾没了!人都要没了还保护个p的隐私!

系统无比愤怒,头一次在心里怒骂着设定出这样垃圾程序的系统前辈。

还有这个破世界!任务早就做完了!要不是出了bug它早把它家宿主带走了!

系统的核心数据像是烧开的热水一样咕噜咕噜翻涌着,数据触角也越甩越用力。

终于,挡住它和宿主的透明屏障消失。

眼前的马赛克瞬间消失,它家的宿主已经换好了一身衣服,一动不动的伏在床上。

【宿主!!】

系统大惊。

郎西没有反应。

【宿主!你还好吗!】

依旧没有动静。

系统连忙探测郎西的数据值,震惊的看着拉成一条平线异常平和的情绪波动值。

完了,出事了!

系统瞳孔地震jpg

【郎西!郎西!!】

郎西的指尖微微一动,情绪值也开始有了些微起伏。

还有救!

系统焦急的连喊了好几声,好不容易听到自家宿主虚弱的回应:

‘派先生……’话到尾声,一声止不住的哽咽。

系统:【坚持住,我马上就带你脱离这个世界。】

它想也不想,猛摁紧急脱离世界的按钮。

警告程序再一次出现。

【叮叮——判定条件不满足紧急脱离世界的要求,若有异议,可向上层提交意见。】

这一刻,系统出奇的愤怒起来:

【你这什么垃圾——】

【叮叮——检测到不文明词汇,禁言五分钟,警告第一次。】

本来系统与内置程序之间的交流,宿主是无法听见的。

郎西用了点微不足道的小手段,摸进了它们的交流频道,听得津津有味,并深切的为自家未成年的派大星鞠了一把泪。

唉,未成年就是没有统权啊,说句脏话都要被禁言,好惨哦。

系统好不容易解除了禁言,就听到自家宿主小心翼翼的声音:

‘派大、’郎西差点顺溜了嘴,不着痕迹的顿了一下,接着说,“派先生,还要等多久才可以离开呢……”

微弱的希翼,像是即将熄灭在暴雨下的火烛。

要是拥有碳基形态,系统此刻已经愧疚的把头埋进地里了。

本来就是它挑错了任务对象,收集错了任务资料,任务过程中还生出bug,把宿主一个人丢下处理任务,现在就连带宿主离开世界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承诺了却无法立刻达成。

系统感到了深深地负罪感。它一边给上级打着脱离世界报告,一边正要开口,席温良回到了房间里。

一见到席温良,即便他什么也没有做,郎西的身体就下意识的颤抖起来,嘴巴抿紧。

系统:【没事的,宿主,郎西,别害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郎西在沉默着,席温良手中拿着一份文件,放到了他的身前。

[婚姻登记表]

少年的瞳孔剧烈的紧缩着,反应极大的一把将文件拍开,不敢置信的看着席温良。

席温良弯腰将文件捡起,微笑着看他,将他的惊慌尽收眼底:

“真好啊,原来x省十八岁就可以登记结婚。”

少年矢口否认:“不、没有!”

他面上疑惑,语气却捉摸不透:“笑笑,你原来好像不是这么说的。”

席温良又一次将文件放到了郎西面前:

“撒谎可不是个好习惯,需要我再教教你吗?”

五指瞬间蜷紧,少年恐惧的看向他。

“你愿意和我结婚吗,席先生?”

席温良玩味儿的吐出这句话,看着对方的脸色一瞬间煞白。

他把一根笔塞进了郎西手中,“郎伯父郎伯母好像好久都没有给你打电话了,笑笑,你觉得会是什么原因呢?”

拒绝的动作陡然停下,诺大的惊慌笼罩着少年。

席温良动作怜爱的抚摸着郎西的黑发,冰凉的指尖像是某种爬行动物的皮肤,一路蜿蜒向下,最终隐入温热的口腔。

是逗弄,也是绝对的掌控。

席温良说:“可不要让我不开心啊。人要是不开心,总要做点能让自己开心起来的事情,对不对?”

说完,抽出手来,手指沾着一条透明的丝线。

“……”

少年眼中的神色明灭,似乎有什么东西逐渐消失,又有什么东西生出。

他的双眼依旧明亮,像是揽进了夜空的月辉,美丽得让人生出占有的欲望。

良久,他开口:

“放过他们。”少年缓缓的闭上双眼,“……我什么都答应你。”

是妥协、是顺从。

不再疏离、不再抗拒、不再厌恶。

是像面对着席文定一样的乖顺,予取予求。

席温良拉起郎西,郎西的身体只反射性的颤了一下,便立即平复下来,放软了身体,倚靠在他怀中。

我的、是我的了。

不枉他苦心花费了这么久的时间,他终于登上高处,将高悬的明月摘下。

席温良抱住了郎西,有如蛇躯一样将他紧紧的锁在怀里。胸腔里传来震动,他大笑着,在郎西的耳边说到: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用着诅咒一般的语气,吐露着属于他的爱语。

“今天就结婚吧。”席温良说,“现在就去。”

他在刻意的掩盖掉郎西和席文定的所有共同经历。

逐步的替换掉郎西记忆中的人。

从今往后,他的人生只能被他所占据。

距离上一次被太阳所笼罩,已是过了一个星期的时间。

恍然隔世。

似乎是太久没有见过太阳了,出现在太阳底下的那一刻,席温良感受到怀中的人主动往他怀里钻了钻,像是不适应强烈的光源似的。

他抱着走不动路的郎西,前往车库。选了一辆车,刚把郎西放上副驾驶座,郎西开口:

“上次的那辆路虎呢?”

他难得主动开口,席温良语气放缓:

“有点剐蹭,送去维修了。”至于怎么坏的,两人心知肚明。

郎西垂下眼帘:“可以坐那辆车吗?”

郎西从没有向席温良提过要求,这是第一次,席温良随即打了个电话,让人把路虎开过来。

等待的时间不长,郎西趴在席温良的胸口上,席温良和他说着话,他也顺着席温良的话,时不时说上几句。

非常不可思议的,近似于温馨的气氛在他们之间产生。

仿佛他们是再正常不过的,相恋已久的情侣,相伴着一起走过漫长的时光。在一个温暖的午后,交换着彼此的体温,他在说话,他在听。

路虎到了。

两个人坐上路虎,汽车开动,郎西垂下眼眸,捕捉到一丝近似没有的微晃感。

羽鸦般的睫毛遮挡住郎西眼底的笑意。

席温良一边开车,一边留意着旁边的少年。少年看向车窗外,眉眼舒展,阳光渡在他的身上,他白得好像在发光一样。

不见迷茫、不见悲伤,他看起来很轻松,好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他……是在期待着与他结婚吗?

常年萦绕在席温良眉眼中的阴郁突然散开,今天的太阳好像格外的温暖。

席温良想。

下一秒,一辆车子从旁边冲出,直撞向路虎。

席温良迅速抽回发散的思绪,眼神骤然发狠,脑中迅速闪过几个名字。

大意了,应该把这些东西处理干净再带他出来的!

席温良一个急转弯,本该稳稳当当的车身突然一歪,接着开始不受控制的漂移起来。

车有问题!

刹车也有问题,席温良咬着牙,努力控制着车速,想要依靠着墙壁别住车身强行降速。

【叮——检测到可供脱离世界的节点。】

拐角处突然窜出一辆汽车。

少年解开了身上的安全扣,在席温良震惊惊惧的眼神中,猛地扑到了他的身上。

“别伤害我父母还有……”巨大的冲撞声盖住了少年剩下的话,可席温良却清晰的看到了,他说的那三个字是:

“席先生。”

【叮——确认符合条件,已执行脱出操作。】

作者有话要说:  ▲车是大席动的手脚,西西不是上帝视角知道这车被动过手脚,就是尝试一下,没问题他就努力创造问题(不是

▲别骂了别骂了,我不偷懒了,下章写番外qaq!!

感谢在2021-03-14 01:36:36~2021-03-17 07:24: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qaq、瑞木之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天下第一丑 30瓶;晃荡一会 20瓶;卿卿 10瓶;怀抱舟舟小美人 5瓶;是我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