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26章 哥哥的未婚夫26

第26章 哥哥的未婚夫26


“这套衣服很适合你。”他又说,“很好看。”

月色下掩盖的风景,只有一个人欣赏就够了。

落在身上的视线如有实质。

少年不明其中深意,只本能的紧抓着衣角,嗫嚅着唇,勉强吐出一声道谢。接下来的时间他很安静,能不开口就不开口,闭嘴吃饭。

他尽可能的装作和平时席温良相处时候的样子,可从头到脚,每一寸地方都不由自主的展露着抵触与畏惧。

他将头埋下,眼帘垂下,视线虚无的落在某一个点上。

席温良先前的话一遍遍在脑中回荡。

‘未婚夫,可别叫得太早埃’

一些以为已经忘记的画面,此刻却又浮现了出来。某一次看似不经意的肢体接触,某一句听起来奇怪的话语……

会不会是自己想错了。

少年下意识的想要继续逃避着某种可能。

“笑笑,碗空了。”

郎西机械性的一筷子一筷子夹着空气,听到席温良的话,茫然抬眸,视线重新找回焦距。

“……我吃饱了。”

他放下筷子,眼珠子左右游移着。

席温良好整以暇的看着郎西在那儿绞尽脑汁的想着理由,终于,郎西抬起头来:

“我作业还没写完1

少年语气中带着股抑制不住的庆幸:

“明天就周一了,我要回去赶作业1

他眼睛都没敢看席温良一眼,自觉找到了一个非常合理的理由,起身就要跑。

他径直跑到大门,一扭门。

咔——

门锁死了。

席温良交叠着双腿,坐在原位上,微笑道:

“笑笑,你忘了吗,你明天不用去学校了。”

“你怎么会忘了,自己的十八岁生日就要到了呢?”

“……”

席温良:“过完生日,就该是正式宣布订婚的日子了。”

“……”

只有他一人的声音,席温良语气不急不缓,却给人一种快要窒息的逼仄。

少年憋了很久,最后憋出一句话:

“我、我要走了。”他一个劲的扒着门把,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就像是一只遇见可怕怪兽,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掉,只能站在原地假装镇定的虚张声势着。

殊不知一身绒毛都高高的炸起。

“走?”席温良挑眉,“走去哪儿?”

郎西的语气莫名的弱下来:

“……回席家,这么久不回去,席先、”他含糊带过席文定,“会担心的。”

席温良:“这里不好吗?”

他定定的看着郎西:“至于席文定,他现在可没空管你。”

席温良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手机,放到桌上。

食指中指曲起,敲了敲桌面,示意郎西过来拿。

“你的手机给你带来了,不信的话,自己打个电话去问问吧。”

郎西看了看席温良,又看了看大门,最后还是慢慢的挪步过来,拿起手机,拨打电话。

“嘟、嘟——”

“您拨打的电话正在忙碌中,请稍后再拨……”

悠扬的钢琴曲还未奏起几秒,就变作了冰冷的系统女声。

少年不自觉咬住了下唇,想要再拨打一次电话,却又犹豫起来。

万一是真的在忙呢?自己这样是不是在给席先生添乱?

最后,他退出了通话界面,打开了短信,删删减减的把一句话打上:

[先生,您在忙吗?]

等了许久,没有回应。

换作平时,最多需要半小时,席文定的回复就会过来。

郎西又翻了翻未接来电和消息。

没有。

他离开席家的两天时间,席文定一个电话、一个短信都没有给他打过、发过。

星眸肉眼可见的黯淡了下来,是不是席先生被他气到了。

所以席先生不愿意理他了。

不对,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可能,席先生可能是生病了。

“我要回去。”

郎西抿着唇,捏紧着手机。他站在席温良的身边,满心满眼却被另一个人所占据着。

甚至为了席文定,兔子大的胆子都变了。

“我不想再待在这里了1

席温良:“乖乖在这里等到明天,你自然会见着他。”

郎西蹙眉,不愿意:“我现在就要走。”

“……”

席温良用着那双黑沉的眼眸看着他。

少年难得没有避开他的目光,与他直视着,不肯退让一步。

“唉。”一口气叹出,席温良说,“我真的有点儿不高兴了。”

他站起身,一步一步的靠近着他。等到少年意识到了不对劲,他已经错失了最好的逃跑机会。

“我知道你那时候没有睡着。”

“你以为,我说的话是在和你开玩笑吗?”

他居高临下的瞥着郎西,神色未定。

忽而,扯动唇角。

“看着我。”

他偏头下压,堵住了郎西的所有退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