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22章 哥哥的未婚夫22

第22章 哥哥的未婚夫22


极度下流、粗俗的话自席文定口中吐出。

平日里温文尔雅的成熟男人仿佛换了一个人,贴近着郎西的喉结,每呼出的一口气都带着让人胆战心惊的灼热。

“原来亲爱的已经饥渴难耐了吗?”

规规矩矩的蓝白色校服起了凌乱的褶皱,掀起的一角露出一截柔韧的腰肢。

髋骨与腹部中间一道流畅的线条隐入下方,被黑色的裤子阻挡住了最终归宿。

少年纤细的双手被人囿于头上,莹白色的肌肤深陷于暗色床单中。

恍惚间,似一缕坠落在无尽深渊中的微光,无法逃脱,无力挣扎。

他怔愣的看着席文定:

“……你、你在说什么?”

他一定也不敢动,一双鹿眼惶惶然颤动着,又是迷茫,又是害怕,还带着些许期期的哀求。

仿佛在说着:求求您了,我在害怕,请不要再继续下去了。

神情中甚至还带了一点儿如置梦境的恍惚,不愿相信,不敢相信,龟缩于自己觉得安全的一席之地。

即便是再害怕再恐惧再茫然,也没有反抗挣扎的动作,一如既往的乖顺着服从于压制着他的男人。

只要他乖乖听话,一切很快就会恢复成之前的样子,未婚夫也会变成平时优雅随和的模样。

空气逐渐升温,少年裸露出来的皮肤一点点侵染上薄红,宛若熟透了的水蜜桃,用手一掐就能沾满甜蜜湿润的果汁。

蒙蒙的薄雾笼罩着他过分纯澈的眼睛,水汽似乎凝成了实体,摇摇欲坠的挂在他艳红的眼尾上。

眼波流转,一滴水落下。

有什么东西彻底崩坏——

席文定动了。

郎西的下巴被掐住,被迫仰起一个不适的弧度,两唇相撞。

没有一丝丝温情,只有支配与被支配,充斥着最原始的欲望与暴虐,甚至都无法将其称之为吻。

血腥味与烟草的气息占据着郎西的口腔,如野兽般的啃咬一次次落下,呓碎的哭泣尽数被湮没。

席文定右手加力,将少年不值一提的反抗镇压下来。

最先是没想着逃,等到现在有逃跑的意图,才发现席文定一开始就没有给他留下逃跑的可能。

挺拔的腰肢被迫向上坳出一个弧度,郎西腰肢晃动,席文定以为他又要反抗,更是一阵狂风暴雨的席卷。

带着浓烈荷尔蒙气息的惩罚,互相交缠的气息好似化作了信息素。

于是——

疯狂的愈发疯狂,无力的愈发无力。

从眼睛,到鼻梁、嘴唇、脸颊,最后到耳蜗。

侵袭,濡湿,一遍遍让他记住这种感觉。

带着哭腔的低吟与粗喘交织着,从虚虚掩着的门里泄出。即便不看画面,仅凭着声音脑中就可以浮现出一副糜烂的画面。

“彭——”

门被用力的踹开,狠狠的砸在墙上,几乎快要散架。

管家听到巨大的动静,匆匆赶来。

“二少!二少!不能进——”

席温良眼神仿若看死物一般,一脚将拽着他衣服的管家踹翻,径直闯入席文定的屋内。

一眼望过去,宽大暗色的床上似乎只有一个衣着半散伏卧着的席文定。

身材高大的男性身体舒展,面朝下,对门口传来的巨响声置若罔闻。

门外听到的那些断断续续的低吟声仿佛是耳朵出现的幻听。

席温良快步上前,随着距离的拉进,视角发生变化。

一只白皙娇嫩的手从席文定腹部侧边露出,手心向上,五指微微蜷缩着。

像是在挣扎着,又像是在向来人祈求怜悯着。

莹白肌肤上,咬痕斑斑,凄惨而香艳。

见过被暴雨侵袭的蝴蝶吗?

它有着美丽的翅膀,暴雨便爱上了它,赋予它热吻。

于是蝴蝶从空中坠落,污浊的泥水拥抱着它,撕扯着它,看着它无力的挣扎,在它美丽的翅膀上留下一个个无法消除的裂缝。

美丽与污秽交融着。

翅尖似乎还在颤动,却不是在哀求着人解救它,而是——

一起共沉沦吧。

席文定的身体被人猛地掀翻,重重的扔在地上。

“啊啊啊!二少不可以!席少您没事吧1管家惊叫道。

席文定顿了好几秒,像是老旧的电脑启动一般,缓缓坐起。

疼痛让他勉强恢复几分清明,身体却依旧灼热,半上不下的感觉比架在火上炙烤还要让人暴躁。

席文定低吼道:

“滚出去1

沙哑的声音带着让人心惊的欲色。

他穿着的衬衫扣子全被暴力的扯落,大敞着上身,身上全是细密的汗水。

“席少……”管家察觉到席文定明显不正常得状态,欲上前去。

“我说的听不见吗?滚1

床头的玻璃杯被随手掷出,玻璃炸裂的声音吓了管家一跳。

他不敢再说话,连忙退出房间。碍于先前的一脚,他甚至没敢在出去前拽上席温良。

席温良的目光定定的投在床上,身体里的血液蛮横的冲撞着。

床上的少年两只手拽住被子,不安又惶恐的蜷缩成一团。时常带笑的脸上笑容不见,裸露出来的皮肤上青紫一片。

他的嘴角的伤口缓缓渗着血,与其说是血,更像是一团未化开的口胭。

他看起来吓坏了,没有看地上的席文定,也没有看身前的席温良,只一个劲的望着房门,眼睛含泪。

呜呜,怎么就忘了关门。

郎西痛心疾首,要是刚刚记得关门,说不定还能再快乐一会儿。

不,不对,这不是西西的错。

明明就是大席的错,谁让他刚刚废话那么多!!平白浪费那么多快乐的时间!!!

席温良向着郎西走去。

急急的风声从脑后袭来,席温良偏过头,一个台灯贴着他的耳朵飞去。

他转过身,全然看不出刚刚一脚踹开门,一脚踹翻管家的凶残样:

“哥,你精神可真好埃”打量的目光自某个部位略过。

一语双关。

接着,他又假模假样的担忧着:

“把他吓坏了可怎么办?”

床上的少年抱着被子的手又是一紧,回想起了什么,泪珠惶惶滚落。

他的泪珠不是浇灭火焰的水,而是催涨烈焰的油。

席文定勉强克制住体内药物的影响,站起身,眯起了眼睛。

电光火石之间,他突然明白了一点:

“是你干的?”

席温良没有承认,却也没有装傻。他伸手欲拂去郎西脸上的泪珠,郎西颤抖着向后一缩。

连停顿也没有,席温良继续向前,直到抹去他脸上的泪珠。

“闭上眼睛,我带你走,好不好。”

掌心滚烫,带着隐晦的情动。

就好像他们还身在下午的鬼屋中,只要少年闭上眼睛,一切的不安与恐惧都由席温良来承载。

郎西的身上,聚集了两道灼热的视线。

这时候要是答应了席温良,大席和小席十有八九要打起架来。

啊,真是好害怕埃

郎西登时愉悦的闭上了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