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14章 哥哥的未婚夫14

第14章 哥哥的未婚夫14


“西西。”

听到门外席文定的声音,郎西当即就要起身去开门。他起身到一半,肩膀被人摁祝

吹风机还在辛劳的运转着,发出嗡嗡的风鸣声。

“嫂嫂,别动,头发还没有吹干呢。”

席温良拨弄着郎西温热的黑丝,慢条斯理的开口。

“头发没关系的,席先生在门外,我要去给他开个门。”

郎西又欲起身,却依旧被席温良压着站不起来。

席温良一手摁着郎西的肩膀,俯下腰,“嫂嫂,哥哥有事会自己进来的,你现在乖乖的坐着,好吗?”

“可是……”郎西还要说话。

“叩叩。”门外的人又敲了敲门,“西西?睡着了吗?”

肩膀上的手力道至始至终不曾变过,郎西站不起身,只能坐在椅子上放出声音回应席文定:

“还没有。有事吗?席先生?”

门外安静了一会儿。

门内仅剩下吹风机的呜呜声。

席温良的指尖像是永远也捂不热一样,即便穿梭在暖风当中,还是冰凉得存在感十足。

少年在和门外的未婚夫说着话,却忍不住分出心来注意身后帮他吹发的人的手。

三个人都没有开口,气氛诡异的沉默着。

少年肉眼可见的坐立难安,他本能的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却不知道因何而生。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自己的房间内,压低了音量,像是怕被谁听到一样:

“要、要不还是让我去给席先生开一下门吧。”

郎西抿着嘴唇,不确定的、商量性的看向席温良。

仿佛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般不知所措,语气中带着他惯常的不自觉的讨好与哀求。

他抬着头,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席温良的下颚与嘴唇。

席温良在笑,既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吹风机的呜呜声不知何时停下。

在少年看不到的位置,身后的人将手搭在了他的椅背上。

那人俯下身子,与少年的距离拉得极近。乍一眼望过去,似乎是在亲吻着少年的发梢。

光与暗同时笼罩在他的身上,他就像是一只隐藏在林荫下的毒蛇。

无声无息的爬上少年的脚脖,将冰凉腥气的身子缠绕上去。

以蛇之身,拥他入怀。

如果席文定现在进门来,看到这样的画面,一定会误会吧。

他眼中乖巧的小未婚夫,背着他在夜里私会自己名义上的弟弟。

会生气吧。

会愤怒吧。

会觉得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夺走吧。

会觉得自己的面子被他这个废物丢在地上踩吧。

而他胆小的嫂嫂,会被席文定吓得连动都不敢动吧。

他迟钝的笑笑啊,说不定到了这种情况,还不明白席文定在因为什么而暴怒。

会哭吗?一定会的吧。就这么什么都不明白的,被他扯到了一起。

一想到这里碍…

席温良沉寂的神经几乎快要战栗起来。

他好像也被光影分割成为两部分,下半张脸在露出平淡无奇的微笑,上半张却病态的瞠圆了眼睛。

期待、欣喜、激动和浓浓的恶意搅拌在一起,对房门投以凝视。

“西西。”

打破这一室寂静的是席文定的声音。

席文定没有进门,声音从门缝中传来:

“刚刚忘了和你说一声晚安。今天辛苦你了,早点睡吧。”

“亲爱的。”

少年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语气都比平时要快上一些:

“您也早点睡,晚安,席先生。”

门外再无动静。

席温良眯起眼睛,凝视着房门,目光像是能透过门板看到另一端。

“那个,你也早点回去睡觉吧。”

他的衣角被人扯了扯。

席温良低下头,眼神幽深到像是藏了一潭死寂的黑泉。

无名的怪物在黑泉里作怪着,搅混了一潭的淤泥与腐叶。

一息而过,几乎快要溢出的情绪被重新塞进一个黑匣子里。

“不行埃”他微笑着说,“我来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呢。”

平时脑子转得不够快的郎西这会儿瞬间领悟到了什么,拉开抽屉,一把抄起里头的伤膏,胡乱的往手腕上一涂。

白嫩嫩的手腕上,青紫的手痕已经淡去很多,只要再过一个晚上,就能完全消退。

这样,席温良就再没有理由来替自己涂药了吧。

少年的心思实在是太好猜了,就差没把这句话写在脸上。

他举起手,手腕在席温良脸上晃了晃:

“我自己涂好了。”暗示意味极重。

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他赶走么?

席温良眼帘向下,嘴角拉平:

“还有一件事。”

“今天下午看你没来,想着你应该是和哥出去玩了,我就帮你做好了下午的笔记。”

“还有周末的作业,我也替你带回来了。哥好像周末还要带你出去玩,也不知道要去多久,你有没有时间去写作业。”

“要是来不及,有些我可以替你写了。”

听着席温良为自己考虑良多的话,而自己却满心想着要把人赶出房间,少年尴尬又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

“应该用不着吧。”郎西掰了掰手指,估摸着时间,“九点到那儿的话……”

然后确切的点了点头,“我只出去一个上午,作业肯定够时间写,不用你帮忙啦。”

九点、上午。

席温良往后退了一步,半蹲下身子,歪头对着郎西一笑:

“有点儿巧啊,我朋友周末上午的时候也约我出门玩儿。”

他浅浅的说了一句,便收住了这个话题,“那祝你和我哥,玩得开心。”

若是其他认识席温良的人,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内质疑他的话。

这个人怎么会有朋友,还要和朋友一起出门玩。

这件事放在谁身上都不奇怪,但放在席温良身上就怪异得不行。

少年却是不知道那么多的,认真的回礼着:

“你和你的朋友也要玩得开心。”

席温良站起身,“晚安,笑笑。”

又一次从席温良口中听到这个称呼,他还是颇感不适。

那怪异的感觉,就好像席温良在喊他嫂嫂一样,分不清哪个更让他觉得奇怪。

少年形容不出来这种微妙的感受,蹙着眉头,一句话脱口而出:

“等一下。”

席温良听话的停下了脚步,隔了近一个房间的距离,遥遥的注视着他。

话都出口了,也不可能把剩下的话憋回去。

郎西拧着衣角,垂眸盯着地板:

“刚刚,你为什么不说话?”

这话指的是刚刚席文定还在门外时,席温良为什么在房间内一声不吭,好像他不在这个房间里一样。

席温良笑起。

哦?

终于起疑心了吗?

“刚刚……?我哥还在的时候?”席温良扬起眉眼,“那时候啊,我哥不是在和你说话吗?”

他无辜的摊开了手,“我突然插一句嘴,不太合适吧。”

态度极其大方自然,少年拧着衣角的手松开:“……这样吗?”

面上的疑虑几乎被席温良打消干净,郎西冲着席温良弯了弯眼睛:

“晚安。”男人的嘴埃

……

31415号系统遵从着系统守则,在宿主进行任务时,尽量保持沉默,以防影响宿主发挥。

中途有好几次,它都差点儿没忍住开口破坏了系统守则。

好不容易等任务目标离开后,它便立马开始给宿主做行动复盘。

【宿主,我跟你说……】

一通分析下来,31415号系统恨不得连席温良语气中的停顿都给宿主分析个彻底,在说到周末这件事时,系统平板的语气都经不住的调高了许多:

【宿主,你刚刚应该直接告诉任务目标你周末的去向,并试图邀请他一起参加。】

郎西像小学生听讲一样乖乖的坐着,眨巴眨巴眼睛,一脸无辜:

‘可是席先生没有答应……’

【任务以外的人物,不需要投入视线,他并不重要。宿主,请把精力放在任务目标身上,尽可能的创造出与任务目标相处的机会。】

【本来周末是一次很好的相处机会,宿主你却没有好好把握。】

‘席温良不是说过了,他周末早上也要和朋友一起出门玩吗?’郎西弯起眼睛,‘说不定——’

‘我们会遇见呢。’

【最好不要寄希望在这种概率极小的事情上,我建议宿主以此为戒,下次再发生这种情况,提前做好准备,想好回复的方式。】

‘可是,万一呢?’

31415号系统不改它的回复:

【概率极小,不建议宿主抱有希望。】

三番五次被否定的他不服气的鼓起脸:

‘那我们来打个赌吧。’

一向听话的合作伙伴突然来了脾气,系统有些意外。它想了想:

【如果宿主你想的话。】

‘我赌我们一定会碰上的!要是我赌输了,以后系统先生说什么我都努力去照做/

似乎是被系统先生不信任的语气给气到了,郎西毫不犹豫的下了死结论,语气万分肯定,颇有种孤注一掷的味道。

人类好像就是这样一种容易被感情冲昏头脑的生物。

系统顿了一下,为了维护自家合作伙伴的自尊心,斟酌着用词:

【如果您赢了,您想要什么呢?】

郎西鼓着脸哼了一声,‘系统先生不是不相信嘛?’

细微的电流音闪过:

【下赌有输有赢,赌注也是双方都要给予的。我尊重宿主您的选择,如果我输了,我也会兑现我的赌注。】

【只要不违背我的系统准则。】

郎西鼓起的脸颊慢慢的消下去,他看起来没有刚刚那么的生气了。

‘那、那……’

‘我还没有想好。’他苦恼的皱起眉头,最后像是随便凑数一样的说了个赌注:

‘那系统先生要是赌输了,就当欠我一个条件吧。’

【好的。】

赌注达成,郎西脸上的不开心瞬间清空,心满意足的一卷被子:

‘晚安,系统先生。’

31415号系统看着即将入睡的宿主,欲言又止。

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

【宿主,你是否忘了一件事?】

郎西半张着眼睛,鼻音中发出困倦的疑惑声:

“嗯?”

宿主他……好像真的忘记了。

人类不仅容易被感情冲昏头脑,记忆力还不好。

31415号系统这么想道,语气平板无波:

【你在早上时候说过,在今晚睡觉前会想好给我取的昵称。】

系统核心里的倒计时早已结束,自家合作对象却迟迟没有提起这件事,最后还是它自己提出来的。

‘啊!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差点儿忘了/

不是差点儿忘了,是已经忘了。

系统想。

郎西一骨碌从被子里爬出来,双手合十,做道歉状:

‘我已经想好了要给系统先生取的名字了/

‘我想了一整天,系统先生的编号是31415,在人类的数学中,31415是圆周率π。’

‘我以后能喊你,派先生吗?’

圆周率π吗?

很好,这个名字一听就很严谨,非常适合它。

自家宿主还是很有取名的天赋嘛。

系统对自己的新名字万分满意,满意到刚刚有些卡顿的系统核心运转都迅速了起来:

【好的,宿主。】

【我很喜欢这个名字。】

郎西又窝回了自己被窝里,蹭了蹭柔软的被子,笑得格外灿烂:

‘晚安,派先生。’

【晚安,宿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