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10章 哥哥的未婚夫10(二更)

第10章 哥哥的未婚夫10(二更)


学校内。

晨间铃声打响,操场放起跑操的音乐。

绕着操场跑圈的学生们视线若有若无的投向了同一个方向。

视线的落点是一个跟他们一样在跑圈的少年。

和他们不一样的是,少年的长相尤为出众,即便身在人群之中,也能一眼看到他。甚至于,过于出众的外表让人产生一种他在闪闪发光的错觉。

一层细密的薄汗覆在他的额头,他张着嘴哈哈的吐着气,贝齿与舌尖交映。

他的样子称不上光鲜整洁,甚至于因为不擅长运动,而显得有点儿小狼狈,但这一点儿都没有折损他的好看程度。

不止如此,该怎么去说呢……

看着平时总是光鲜整洁外表的人,露出了这幅不一样的表情……

一滴晶莹的汗从他的额头滑落,他的喉结发紧,上下滚动。某些人的喉结也瞬间发紧,不由自主的吞咽口水。

某个人刻意从队伍中脱节,直挺挺的对着那人撞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

越来越近,少年却毫无察觉。

“彭——”

两个人的身体狠狠的撞到了一起。

他的身体纹丝不动,而少年被撞得头晕脑胀,一脸空白,身子向后倒去。

隐秘的笑从那人嘴角泄出。

真柔软啊,就如同他幻想中的一样。

还不等他细细品味,一股巨力突然从旁边袭来,刚刚还纹丝不动的男生半点抵抗能力也没有的被人推翻在地。

这一跤摔得是真结结实实,疼得男生眼冒金光,脸上的窃笑与疼痛扭曲在一起,表情看起来狰狞无比。

他气得破口大骂:

“草拟吗你没长眼——”

冷得彻骨的眼神居高临下的睥睨着他,男生脑子一白,半句话梗在喉咙,条件反射的缩起脖子,后背一阵阵发寒。

明明是正热的天,却好像置身于冰窟里。

把他推翻在地的是个样貌陌生的男生,皮肤苍白到有些病态,唇色也很淡。他将差点儿摔倒的少年揽在怀中,掀起嘴角,无声的开口:

‘垃圾。’

冷汗止不住的往外冒着,明明都被人当面辱骂了,换做平时,倒地的男生肯定会撸起袖子和对方打上一架,可是此时此刻,男生心中升不起一丝一毫回怼的念头。

好像被一条冰冷的毒蛇盯上了,只要他稍有动作,带着蛇腥的毒牙就会咬到他的身上。

好可怕,为什么会这么可怕……

少年从被撞的疼痛中缓过神来,脸上犹带几分茫然,他看了看地上倒着的陌生男生,再仰头去看身后揽住自己的人,有些分不清状况。

“席温良?”

他懵然的眨巴眨巴眼睛,被席温良揽在怀里好几秒种,脑袋才转过弯来:

“啊,谢谢你!要是没你扶着,我刚刚肯定要摔得很惨了1

席温良揽着郎西的手迟迟没有松开,少年也迟钝的没有觉察。他语气中带着无奈:

“撞疼了没?小心点,身上的伤还没好,可别旧伤添新伤了。”

然后扭头冲着地上的男生:

“喂,撞了人不说声对不起吗?”

在怀中少年看不见的角落,恶意如无尽的黑海倒灌。假面一般的温和体贴从他的面上剥落,余下他刻入骨子里的轻蔑与玩味。

无所遁形,无处藏身。

这人知道自己的想法。

男生突然明白了这点。

恐惧油然而生,倒在地上的男生几乎要克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他的那些下流的、见不得光的欲望,全部被人看得一干二净。

他仿佛赤裸着身体,羞耻与恐惧交叠着。

男生猛地捂住脸,颤抖着咬牙道:

“对不起1一边说一边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起,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席温良任他离去,轻飘飘一眼记住男生离去的方向,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怀中的人动了动,席温良低下头去,张嘴:

“嫂——”

他刻意拉长了语调,果不其然,少年一听到这个字就急得想要跳脚。

“别别别1

本来在家里听到这个称呼已经够羞耻了,现在在学校里,大庭广众之下,若是真让他喊出来了,岂不是社死现场?

郎西急得瞪圆了一双鹿眼,眼中水光涟涟,紧张兮兮的看着席温良。

席温良坏心眼的保持着口型,作势要说出下一个字:

“s——”

一个气音刚出口,郎西踮起脚尖,整个人扑到席温良身上,用手捂住席温良的嘴巴。

他又急又羞:

“拜托了!不要在学校里这么喊我1

郎西伏在席温良身上,压低了声音,生怕被别人听到。

席温良揽着郎西的手收紧了些许,鼻腔里呼出炙热的气体,笑了出声。

他身体的微颤带动到郎西的掌心。

捂住席温良嘴巴的手心又潮湿又瘙痒,就好像对方用温软的舌头舔舐着他一样。

少年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动作好像过于亲密了,触电般的收回手,推开了席温良,蹭蹭蹭的往后退了好几步,拉开了一段距离。

他有些不自在的别开脸,含含糊糊道:

“那个,就是刚刚说得那样,我不喜欢那样。”

“哪样?”席温良故作不知,“是我喊你……”

他尾音暧昧的拉长。

郎西猛地转过头来,紧张的看着他,在看到对方嘴角噙的笑时,顿时明白了席温良在逗着自己玩儿。

“你、你1

他气得鼓起了嘴,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骂人的词汇,只能又气又委屈的愤愤道:

“你又欺负我1

郎西抿紧了唇,扭头就要走。没走两步,就被席温良拉祝

“对不起,我的错,别生我的气。”

惹人生气的是他,飞速认错的人也是他。

而且道歉的语气还特别诚恳,让人挑不出任何敷衍的地方。

刚刚被惹出来的火气还没维持几秒,就被人浇灭了大半。

见郎西愤愤的表情有些松动,席温良藏起眼中的笑意,继续态度诚恳的开口:

“那你想我在学校里怎么喊你呢?”

“直接喊我名字就好了。”

席温良摇摇头,“那太生疏了,以后我们还要相处好几十年呢。”

少年蹙起眉头,似乎是觉得席温良说的这话有些奇怪,但又觉得他说的在理。

他有点儿纠结的皱起脸,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

“那你喊我……咳、西西吧。”

想起了什么,他脸色不禁烧红起来。

一边红着脸,郎西一边有意无意的补充道:“你哥哥也是这么喊我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