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9章 哥哥的未婚夫09

第9章 哥哥的未婚夫09


看着自家宿主与任务目标的关系渐入佳境,31415号系统颇感欣慰。

任务总算步入正轨了,虽然中间出现了点小差错,但无伤大雅。

再保持这个势头下去,用不了几星期,他们就能顺利的完成任务。初次出任务就能有这么好的表现,今年的最佳新人奖一定归他们了!

想到这里,31415号系统来了劲,兴致满满的准备和自家宿主复盘一下刚刚任务目标的行为举止,进一步分析他们的任务进展。话没出口,自家宿主先它一步开了口:

“好困碍…”

郎西羽睫止不住的下垂,嘴巴里像是含了一块棉花糖,声音又软又甜,嘟囔着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和系统先生撒娇。

他的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晚安。”

‘系统先生。’

话说了半句,已经困到连嘴都张不开,只有在心底小小声的把剩下的话说完。

【……】

复盘的话一下子被堵在了口中。

算了,也不急于一时。系统这么想着,调低了自己的音调:

【晚安,宿主。】

郎西的脸深深埋进柔软的被窝中,在层层叠叠中掩住唇角的笑意。

扫兴的话就不要说啦,可爱的系统先生。

翌日。

席温良一如往常早早离开了席家。

郎西走下楼时,席文定已经坐在了餐厅里。

他面前摆着一份牛排,杯子里装的咖啡已经不再冒着热气。

“早上好,西西。”

不出所料的,听到这个亲密的称呼,他容易害羞的小未婚夫一瞬间红了脸。

席文定交叠着双腿,面带笑意,看着他的小未婚夫强忍着害羞,磕磕绊绊的和他问好。

“早、早上好,席先生。”

“昨晚睡得好吗?来,过来一起吃饭。”

小未婚夫深呼吸一口,应了一声,勉强降低了脸上的温度,走到了餐桌旁。

刚要落座,席文定拉着他的手把他带到了自己身旁的座位。

动作温柔,却不容反抗。

郎西也没有拒绝的念头,顺从的挨着席文定坐下。

席文定执起刀叉,姿态矜贵优雅。他切下一块牛排,放到了郎西的碗里。

“试试看。”

他顺势把手中的叉子递了过去。

少年有点儿无措的看着他,一脸懵的把手中的筷子放下,接过叉子把牛肉吃下。

看得出来他并不喜欢吃西餐,表情并没有刚刚吃中式早点时的满足。

席文定装作看不出来的样子,带着笑意,问他:

“怎么样,还行吧。”

少年看起来有些纠结,不知道该说实话还是假话。

“我还挺喜欢吃这个,想着你说不定也爱吃,今早特意让管家提前做了,就想着让你也吃吃看。”

“喜欢吃吗?”

“……嗯,挺好吃的。”

此话一出,假话最后还是压过了实话。

他脸上的纠结褪去,席文定心满意足的看到少年眼中浮现的感动。

即便是外表装得再斯文优雅,他骨子里流动的依旧是暴君般的独裁。

他不喜欢别人拒绝,也不喜欢别人跟他意见相悖。他喜欢的东西,他亲爱的小未婚夫怎么可以不喜欢呢?

“喜欢就让管家多给你做做。”

席文定微笑道,抽出一张纸巾,细致的擦拭着郎西的嘴角。

郎西一动不动的任由席文定动作,羽睫羞涩的扇动着:“嗯。”

看吧,一切是如此的美好。

从第一次见面起,他就明白了他的小未婚夫蔼—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就是为他而生的。

仿佛有谁窥视了他的梦,依照着他的梦境,用他的欲念捏造出了一个人。

从头到脚,从每一根发丝,到每一寸肌肤,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

他的目光停留在了郎西犹带淤青的下巴上。

“我有些后悔。”

席文定突然没头没尾的说了这句话,郎西疑惑的抬眸看向他。

“为什么这么说?”

“我该早一点见到你,早一点认识你。”墨色渐深,“这样,我就能早一点照顾你了。”

亦或是,早一点在你的身上,染上我的印记。

这块淤青,真是有点儿刺眼埃

他的语气温柔得让人心醉,像水,像空气,无声无息的将眼前的少年包围,层层密布,不留缝隙。

郎西状似强装镇定的低下头,耳尖滚烫,眼中潋滟的光一闪而过。

舌尖轻轻一舔唇角,湿漉漉的殷红带着莫名的色气。

然后,他啊呜张着嘴,匆匆把剩下几口食物吃完,鼓着腮帮子咀嚼。

样子不优雅,可足够可爱,犹带着几分稚嫩的风情。

席文定撇去心中升起的一丝不愉快,好整以暇的注视着他。顶着这道存在感极强的视线,少年咀嚼的速度更加急切。

好不容易把嘴里的食物全部咽下去了,郎西偷偷松了口气,仿佛得救了一样,眼神中都透露出一种小开心:

“我吃饱了,席先生,我先去上学了。”

席文定站起身,替他整理了一下外表,微凉的指尖从郎西的喉结划过,“下回吃慢点,噎着了怎么办。”

喉结被人轻抚的感觉实在是太过于怪异,郎西吞咽着口水,喉结上下滚动,于是怪异的感觉更加明显。

他脖子微微后仰,躲开了席文定的手,嘴上应着他:

“嗯,知道了。席先生,再见。”

席文定收回手,靠坐回椅子上,两条长腿交叠搭着,脸上是一贯优雅的轻笑:

“乖,去吧。”

郎西如释重负的转身,在听到身后低低的笑声时,脚步加快,几乎是小跑的冲出了门。

跨出门的一瞬间,系统平直的拟真声响起:

【宿主,不要投入过多感情到无关人员身上。】

满脸的粉意如潮水般无痕褪去,郎西放缓了脚步,在心里回道:

‘我没有哦。’

但刚刚宿主通红的脸和狂跳的心脏让31415号系统对自家宿主的这句话存疑,它再一次强调道:

【宿主,不要沉迷在任务世界中。】

回想起先前看到的迷失者案例,31415号系统不由得语气加重:

【我不需要一个沉迷情爱的合作者,你也没有足够的能源支持你长时间停留在一个世界中。能源扣完后,世界意志会强行驱逐你的存在。到那时,失去绑定者后,宿主你将无法返回系统空间,有高于99的可能会被世界意志直接抹杀。】

简而言之,就是系统和宿主解绑后,宿主基本上只有等死这个选项。

郎西面色如常,一点儿也没有被吓到的模样,甚至于语调轻快到像是在哼小曲儿:

‘放心啦,系统先生,这方面我超专业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