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7章 哥哥的未婚夫07

第7章 哥哥的未婚夫07


31415号系统陷入了沉思。

它觉得自己的程序可能出现了bug。

它一遍又一遍的自查程序,任务目标高达99的情感易触值始终不变。

在一般情况下,情感易触值是不会轻易发生改变。别说是初次上岗的31415号系统,就连那些完成过许多次任务的前辈都鲜少遇到这种情况。

但情感易触值不降反升,总不会是件坏事。

系统看着任务档案上鲜红的99,突然间想起了某位系统前辈说过的一句话:

‘宁愿去选择情感易触值低于10的任务目标,也不要去选择情感易触值高于95的任务目标。’

当时31415号系统不能理解,现在它依旧不能理解。

夜色已至。

“叩、叩、叩。”

席文定曲起手指,敲了三下房门。

房间里没有动静,他也不着急,等了一会儿时间,房门被人匆匆忙忙的打开。

少年像是才洗完的澡,身上还带着潮湿的水汽,连鞋子都还没来得及穿,就赶着过来开门。

“席先生?”

门前站着的男人身材高大,压迫感十足。郎西下意识后退一步,仰着头疑惑的看向席文定。

黑发末梢的水珠从发尖坠落,滚落到脖子上,微微冰凉。他被冷意激得瑟缩了一下,房门前站着的高大的男人一动。

带着温热气息的手掌覆了上来,贴到了他的脖子上。

水珠依旧在落,从他的发梢滚落,滴到覆在他脖子上的手。沐浴露的气味与松木檀香的气味相互缠绕,交叠成一种新的气味。

白色的领口被水珠濡湿了一片,少年一无所知,还用着他那双被水雾舔舐过的双眼望向他。

没有防备,温顺又乖巧。

席文定眸色渐深。

是最洁白无暇的雪,却也是最糜烂颓旎的红玫瑰。

指下的皮肤细腻又柔软,席文定手指微微摩挲,郎西浑身一僵,像是被捏住后颈肉的小猫一样。

“啊1

郎西立刻咬住下唇,表情惊讶又羞涩,双手情不自禁的扯住衣角,脚趾蜷缩。

本就宽松的衣服被他拽得往下滑去,带着粉意的肩头若隐若现,前额上缀着的水珠下落,贴着脸颊一路爬到他的锁骨处。

他又不自觉的用那种惹人怜爱的讨饶眼神望向人。

少年像是学不会拒绝人,每当别人做出什么让他想要拒绝的事情时,他只会露出可怜的带着一点点抗拒的眼神,试图用这种哀求的眼神去让别人自觉停止让他不适的行为。

如果别人停下了,那就再好不过了,而别人要是更变本加厉,他似乎就只能皱着眉头忍耐下来。

真是可怜埃

席文定捏起一块郎西的后颈肉,不轻不重的碾磨了一下。手下的身体颤抖着,他大发慈悲般的松开了手。

“湿着头容易感冒,坐过来。”

他微微勾起唇角,端起一派温柔情人的样貌。

郎西短促的呼吸了几秒,脸上的恍惚才消去。手上的衣角几乎要被他拧成花,他被自己年长的未婚夫摁在椅子上,吹风机的热风和男人的手指在他的发间穿梭。

动作非常的温柔,吹风机的热度也恰到好处。

刚刚紧绷的神经一点点的放松下来,眼皮子也逐渐沉重。

郎西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过了不知道多久,他感到自己的下巴被人微微抬起。

他睁开眼睛,席文定的脸在他面前放大。

微凉的药膏轻柔的涂抹在脸上,眼前高大的男人半弯着腰,垂眸的样子认真而专注,像是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两个人的距离非常近,这回却奇妙的不再像之前一样让少年感到紧张。

当席文定收敛起身上所有的侵略感,他就能变成最温柔最完美的情人。

“睡一觉醒来应该就能消了,早点睡吧。”

郎西点了点头,缩进了被窝里。困意浓重,他努力保持着清醒,对着席文定弯了弯眼睛:

“你也早点睡,晚安,席先生。”

安静的晚上,带着暖意的房间,一张床,一个窝在被窝里笑着和他互道晚安的人。

很突然的一个瞬间,席文定仿佛听到了心跳变重的一拍。

他的声音像是低叹,又像是期待:

“快点儿毕业吧,我的小未婚夫。”

是突如其来的瞬间,却让席文定感觉像是如期而至的注定。

想要这个人,想要拥他入怀,想要将这样的画面定格在之后的每个夜晚。

也想要……

听到他痛苦而又欢愉的哭泣。

真是糟糕,稍微一想,身体里的血液好像都兴奋起来了。

还不行埃

席文定俯身,指尖划过郎西的侧脸,最后在他的眼睛上烙下一吻。

炙热的呼吸打在郎西的皮肤上。

他哼笑道:“乖孩子,快点儿长大吧。”

郎西懵懵懂懂的看着他,像是没听懂他的言外之意,又像是过于困倦没听清他说的话。

席大少直起腰,低沉的声音喟叹道:

“睡吧。”

房门阖上,郎西撩起眼睛,潋滟的眼波中一丝睡意也没有。

【宿主,没有必要在无关人员身上耗费时间。】

自家合作对象和任务目标的关系没有什么进展,任务对象的亲属跟宿主的关系反倒是突飞猛进,系统觉着哪哪儿都不对劲。

郎西眨巴眨巴眼睛,模样万分纯良:

‘可是他是我身份上的未婚夫,我该怎么拒绝他呢,系统先生。’

听着自家宿主真诚的发问,系统想起自家宿主也是新手上路,不由得开始反思起自己。

或许是第一次挑选的人物身份过于复杂了,自家宿主还没有学会该如何处理复杂的人物关系。

是它的问题,它最开始的时候被这个任务目标的极高情感易触值所吸引,没有考虑到别的因素。

脑中的仿真声安静了下来,郎西慢慢开口:

‘系统先生,你不是说席温良的情感易触值有99吗?’

【是的。】

‘你说过98代表着他对我一见钟情,那99代表了什么?’

他嘴角噙笑,没等系统开口,他接着道:‘一见钟情是单向飞奔。’

‘你觉得,比一见钟情更深一点的,会是什么?’

“叩、叩、叩。”

房门再次被人叩响。

系统还没有得出结论,门外站着的人让它暂时先放下了这个问题:

【宿主,任务目标正在门外。】

‘嗯。’

郎西没有再继续之前的话题,像猫儿一样轻巧的翻身下床,赤足踩在柔软的地毯上。

周身尽是懒散、漫不经心。

手握上门把的那一刻,眉眼往下压去,近似于傲慢的散漫便化作纯白的懵懂。

“……有事吗?”

席温良握着门另一侧的门把,身子前倾:

“晚上好。”他提唇,“嫂、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