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2章 哥哥的未婚夫02

第2章 哥哥的未婚夫02


在席家吃完一顿非常安静的晚餐后,郎西上了楼就准备去睡觉。

席温良的房间在他隔壁,二楼只住了他们两个人。

郎西走到自己的房门,临关门前,他突然转身,视线不偏不倚的和正在注视着他的席温良对上。

席温良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主动移开了视线,目光下移,最终落在了对方白净修长的脖子上。

“晚安。”郎西一手扶着门,探出半个脑袋,另一只冲席温良挥挥。

不等对方回应,他直接关上了门。

【你刚刚应该留下来等任务目标和你互道晚安后再走。】憋了许久的系统终于有机会开口说话,【据统计表明,互道晚安有利于双方距离拉进。】

郎西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闻言轻轻一笑。

‘系统先生,晚安。’

系统有些不理解自家合作对象的举动,奇怪的开口:

【我不是任务目标,你不需要和我说晚安。】

‘我已经和他说过晚安了。’

对啊,自家合作对象确实和任务目标说过晚安了。

系统一时间被绕了进去,但立刻又想起【互道晚安】的这个注意事项。

重点在于——互。

它正要说话,一个略带委屈的声音响起:

‘你为什么还不跟我说晚安?’

系统准备出口的话被打断,不解的开口:

【我为什么要和你说晚安?】

‘你说的,互道晚安有助于双方距离拉近。’

‘如果我和你都做不到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的话,那你又要怎么让我相信,它有用呢?’

系统开始认真思考起自家合作对象说的话。

仔细的想了想,自家合作对象说的确实没错。

虽然它和自家合作对象的关系已经是这个世上最为亲密,最不可分割的存在,但他们相处时间毕竟还不够长。

所以,为了今后能更好的合作,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也很重要。

得到结论后,系统很快做出回复:

【晚安,宿主。】

郎西心满意足的陷入黑甜。

……

第二天。

席温良起床的时候,隔壁的房门还紧紧关着。

他吃完早饭,踩着点坐到教室椅子上。

两节课过后,课代表一脸神秘的从办公室出来,回到教室。

“你们知道吗?我们班好像要来转学生了1

“真的吗?你不会是在骗我们吧?”

“不会吧,这都高三了还有人转学?不怕影响到高考吗?”

“指不定是在自己学校里做了什么事待不下去了呗。”

“也不一定吧……”

“哼,这种人我见多了,你懂个屁。”

“说得好像你见过一样!就整天在那吹牛批1

聊着聊着,几个人莫名其妙就开始吵起架来,越吵越激动,音量也逐渐上扬。

就在这时,班主任三两步走进教室,一拍桌子:

“吵什么吵?!当这里是菜市场啊1

他瞪了几个尤其突出的学生几眼:

“大老远就听见你们班在吵,整个年段就没有比你们还大声的班级1

刚刚还吵得脸红脖子粗的几人瞬间像是被掐了脖子的鸡般收了声,就怕被班主任拉出去点名批评。

班主任收回自己警告的眼神,见班里安静得差不多了,侧过身让自己身后的人站到讲台桌前。

“我们班今天新转来一个学生,大家鼓掌欢迎一下。”

“来,郎西,上来做个自我介绍。”

转学生听话的上前,声音清朗:

“大家好,我是郎西。”

台下先是响起一小片议论声,被捏住脖子的小鸡们偷偷抬起眼睛看向讲台桌,这一眼,人就愣住了。

原来真有转学生埃

这和他们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转学生在讲台桌前笑得眉眼弯弯,金黄色的阳光跳跃在他的发梢,太阳的温度好像染到了他的身上,让他的笑容都带着不可思议的暖度。

他的目光在教室的众人身上过了一遍,几乎每一个和他对视上的人都着急忙慌的把目光偏开,等他没有再看向自己的时候,再偷偷把视线移回到他身上。

教室里静得有些奇怪。

班主任的掌声率先打破了这氛围,其余的学生才后知后觉的跟着鼓掌欢迎转学生的到来。

“你去找个位置坐下,等会儿跟班长去拿你的教材。”

班主任向下扫了一眼:

“你有认识的人吗?或者是想和谁一起坐?”

后排有个男生猛地抬头看向郎西,看了一眼又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很生硬的别开头。没过一会儿,又忍不住把目光投回到郎西身上,然后再别开头。

循环反复了好几遍,男生看到郎西对着他这个方向笑了笑。

班级里那么多人,他一眼就看到我,还对我笑了……

他是不是想要和我同桌?

所以他现在是在寻求他的同意?

虽然他觉得一个人坐舒服多了,但既然人家都求他了,勉强和他一起坐也不是不行。

转学生从讲台桌上走下来,班级里的人视线也跟着他一起移动。

越来越近了,他走过来了。

尚向奇嘴边忍不住露出点笑,又强自按捺下去,皱起了眉头,故意不看郎西。

虽然他默认了,可郎西也应该礼节性的询问一下自己愿不愿意和他做同桌,怎么可以直接就过来呢?

郎西停下脚步,双手撑着桌子,身子微微前倾:

“席温良,我可以和你坐在一起吗?”

什么?!

尚向奇连忙把偏过的头扭了回来,动作之大,让旁边的人都开始侧目。

郎西与席温良的距离太近了,他仿佛还能感受到对方身上犹带着太阳的温度。席温良身子往后一靠,拉开一个安全的距离,没有起身。

这个角度,恰好能看到对方因为说话而轻轻颤动的喉结上。

席温良久久没有说话。

虽然郎西看样子好像跟席温良认识,但班里的人对席温良冷漠的反应那是一点儿也不意外。每个班总有一两个不合群的人,席温良就是他们班里那个不合群的人。

他孤僻,安静,从不参与集体活动,除了老师点他起来回答问题,他们几乎听不到席温良说话的声音。

席温良就是一个怪人,跟他说话他也不会理人,他甚至不会给他们一个反应。

其余同学生怕新同学感到尴尬,热情的招呼着他:

“郎西你和我坐一起吧1

“你跟我坐吧,等会儿我陪你一起去拿书啊1

席温良突然站起身,椅子与地板摩擦的声音有些刺耳。

周围有一瞬间的安静。

紧接着有人小声抱怨:

“干嘛啊,吓人一跳。”

席温良走出座位,把椅子推开,嘴角牵动:

“进去吧。”

郎西向刚刚对他发出邀请的人道完谢后,走进了席温良给他留的位置。

别的单独一个人坐的人会把自己的东西放到另一个桌洞里,席温良没有。郎西这头的桌洞空得很,上面甚至落了点灰尘,像是从来没有人碰过一样。

没等郎西自己动手,就有别的同学替他把桌椅擦干净。

出去的时候许多同学也自发上前要替新同学拿书,一群人热热闹闹的离开了教室,身为郎西同桌的席温良却始终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一动不动。

他的视线跟着郎西一起离开,等所有人走后,才低声自言自语道:

“真是受欢迎呢。”

……

拿完书回教室的路上,郎西被人拦了下来。

拦住他的人是尚向奇。

“你为什么要和席温良做同桌?”

这个年纪的男生似乎还没有学会说话的方式,一句问话说得又冲又带了点莫名质问的味道,听得人眉头直发皱。

听不惯他语气的同学开口:

“关你什么事啊?人家想要和谁一起坐就一起坐,你管得着吗?”

尚向奇反驳:

“那又关你屁事,你激动什么?”

“你!你之前还背地里说人家郎西的坏话,说高三转学的都是在原来的学校待不下去的人1

尚向奇措不及防的被人当着面说出了这话,脸色一下子通红起来:

“你别他妈乱说!我有话要和郎西说1

他心里又羞又气,愤而扭头,却对上一双干净澄澈的眼眸。

尚向奇甚至能在他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他突然感到有些变扭,憋了半天后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郎西,我劝你最好别和席温良做同桌。”

“席温良经常在学校外面和那些混混待在一起,我看见过他在外面和人打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