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非职业白月光[快穿] > 第1章 哥哥的未婚夫01

第1章 哥哥的未婚夫01


“少爷,郎西少爷马上就要到了,您真的不……”

“是,好的。”

老管家挂断电话,转过身,看到二少不知何时静静出现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

席温良像个没有体温的幽灵,连眼神都带着让人不适的寒意。很长时间没有打理过的刘海略微遮挡住眼睛,落下一片阴郁。

即便有过不少次经验,老管家还是被神出鬼没的二少吓了一跳。他暗暗皱了皱眉,脸上挂起恭敬的笑容:

“二少,您有什么需要吗?”

对方沉默不语,老管家习以为常的继续开口:

“晚餐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如果您饿了的话厨房有烤好的曲奇可以垫垫肚子。”

“对了,还有一件事要跟您说。席家故交的一位小少爷马上就要到了,他会在这里借住一段时间,先生说了希望大少还有您能和郎西少爷好好相处。”

席温良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又更像是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中发呆,直到某一个字词将他触动,他有了些许反应。

大门被推开,佣人手提着咖色行李箱,身后缓步跟着一个穿着白衣黑裤的少年。

楼梯上传来目光的注视,白衣少年若有所感抬头望去,视线在空中交汇。

对方被额发挡住大半的眼睛里似乎有什么在涌动,无法言明的黏稠感自他的眼神中攀附而上,令这个简简单单的目光对视里都带出了几分说不清的意味。

他的嘴角牵动,向上勾出一个轻微到不足以形成微笑的弧度。

楼下的白衣小少爷大概是没有察觉出这微妙的感觉,对房子的主人抿嘴一笑。一个礼貌性的笑容,落在他的脸上就要比旁人真诚几分,又明亮又干净。

他笑起来的时候,两眼微微弯起,仿佛是天上的月亮揉碎了一夜空的星光。仰起的脖子白净修长,喉结小巧,略卷的黑发软软的贴在后脖上,空气中跳跃着的细小光点在他周身洒下一圈光辉。

像在发光。

【已确认任务目标:席温良】

【正在发放目标资料——】

【资料已全部发放完毕,请宿主注意签收。】

脑中传来冰冷的机械音,一项项人物资料发放了过来。

内向,安静,容易害羞。

郎西一眼扫过性格描述栏,随意翻过。

情感易触值:98

‘情感易触值?这代表了什么?’

【情感易触值是由系统精确评估后得出的任务的难易度,任务对象情感易触值越高,任务越容易完成。】

【鉴于本次任务是31415号与您的首次合作,我挑选的难度为极易。】

【换言之,98的情感易触值代表着——他对您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埃

郎西收回视线,脸上笑容不减,对着管家弯了弯眼。

管家上前一步,恭敬的低下头:

“郎西少爷,欢迎您的到来,我是席家的管家,您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来找我。行李已经帮您拿到您的房间里了,晚餐马上就准备好。”

老管家尽职尽责的跟郎西介绍着,提到别墅的主人时却有点儿犹豫。

老爷和夫人还在国外,大少爷电话说过了今天不回家,二少爷那个性格……

客人到席家的第一天,主人家没有一个人来迎接,十有八九要给客人落下个不好的印象,这可不是一个合格的管家该做的事。

想到这里,老管家不由自主的将眼神往二少刚刚站着的方向飘过去。

二少应该已经回自己房……嗯?

席温良不知何时静悄悄的下了楼,安静的站在离他们不远不近的地方注视着他们。

老管家呆了一下,然后立刻收回神,微微躬身:

“这位是席家的二少爷席温良。”

再对着席温良道:

“这位是郎家的少爷郎西。”

郎西向席温良的方向走了两步,伸出手:“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席温良站在原地一步未动,默默的注视着郎西向他靠近。

面前的少年有一双过于好看的手,他的指甲修整的干净整洁,边缘圆润,月牙白嵌在粉红色的肉上,手腕伶仃,一只手就能牢牢的圈祝

郎西的手孤零零的停留在空中,对面的人始终没有做出反应,只垂眸注视着他伸出的手。

气氛有点儿凝滞起来。

被注视的尺骨好像在隐隐发烫,郎西手指微动。

下一秒,郎西的手被对方握祝

席温良手心的温度和他给人的感觉相反,热得甚至可以说是有点滚烫,像是把焰心藏进了手里,他的温度就如同干枯草原上的烈火,只要给他一个机会,他就会迅速的侵略席卷起来。

郎西的手被烫得微颤一下,本能的想要收回手。没想对方突然加大力度,把他的手牢牢握在掌中。

炙热的掌温紧紧的贴在郎西手上,毫无保留的侵略过来。

郎西指尖点点颤动,极轻的在席温良的手背上略过。

三秒过后,郎西抽了抽手,对方却没松开。

透过额发的双眼在直视着他,席温良开口:

“听说你父母是我父亲的故交?”

郎西点了点头。

席温良缓缓拉出个笑容,说不清道不明的黏稠感伴随着他的笑容如影随形:

“欢迎你来到席家。”

【宿主,任务目标的视线从您出现那刻起,就一直停留在您身上没有移开过,31415号认为任务进度已经过半,只需要您再进一步接触他,就能很高效且完美的做完此次的任务。】

‘那要进到哪里呢?’

郎西捻了捻犹带热度的指头,抿着嘴露出个纯良的笑容,舌头在上颚轻抵。

系统对自己的合作伙伴的听话和配合表示出十二万分的满意,拿出操作手册开始念:

【那当然是平时多和任务目标聊聊天,关心他的饮食起居,或者是亲手给任务目标做些小点心,都有助于推动任务进展。】

郎西轻啧一声:

‘就这?’

系统好像从自己乖巧听话的合作伙伴那里听到什么不应该出现在他嘴里的话,难道是它复述的内容中有什么是它的合作对象不能理解的部分吗?

它迟疑的开口:

【要是觉得哪里有困难,可以适当删减一部分情节。】

这话一出口,系统立马就后悔了。这才刚开始就放低难度,接下来其他世界的任务要怎么做?万一合作对象觉得它很好说话怎么办?万一合作对象以后不听它的话了怎么办?

不行!绝对不行!

它在心里组织了一大堆语言,正准备要给合作对象做一次深刻的思想工作的时候……

郎西脸上纯良的笑容不变,乖乖巧巧的开口:

‘没有困难哦,我可是最听话的人了。’

系统欣慰无比的把准备好的思想工作一键扔到回收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