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的剑渴望鲜血 > 90.捧杯

90.捧杯


  “石辉的抢攻没能取得成效,看得出来许非的实力并不比石辉差,不愧是南大附中的王牌,我们看到石辉再次进攻,石辉变招,再次变招,劈、挑、点、撩,行云流水,可惜,没有得分,许非的防守无懈可击。”

  “石辉保持进攻节奏,似乎占据了上风,奇怪,许非好像没有反击的意图,刚才明明有机会啊?更奇怪的是,他表现得很轻松,不论是招架还是闪避,都是恰到好处,石辉有好几次只差一点就能击打得分,可我完全没有惊险的感觉,该怎么形容呢?”

  “游刃有余,对,许非游刃有余,同样是只守不攻,但他与南大附中之前上场的三名选手不同,他完美地化解了每一波攻势!现在比分还是40比40,暂时没有变化,可我的经验告诉我,景平职高危险了。”

  解说员看出了蹊跷。

  景平职高的队长也看出了名堂,他郁闷的揪住头发,发型乱的像个鸡窝。

  “队长,解说员是什么意思?石头不是占尽上风吗?南大附中那个许什么的,他不是被打得节节败退,只能被动防守吗?”一名队员紧张地问道。

  “你从哪儿看出人家节节败退了?你好好看看,他的位置有变过吗?”队长苦笑,他的个人实力在队内只能算中等,但他的观察力比其他人要强得多,正因如此他才能兼任教练,带着这支一穷二白的队伍打进决赛。

  停顿片刻后,他继续说道:“石头已经拼尽全力了,我看得出来,他的状态越打越好,可是许非到现在也没退过一步,他的站位跟比赛开始的时候一样,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还记得我早上说过什么吗?”

  “你说……”队员稍作回忆,“你说许非观赛时的表情很奇怪,看起来好像很无聊,就像在看小孩子打架,要么他特别能装,要么他特别强,呃,石头跟四段剑手都能打得有来有回啊,他比石头还强?”

  队长无奈摇头。

  不是许非比石辉强,是压根没法比。

  差距太大了。

  石辉与许非之间的差距,比周国斌与石辉之间的差距还要多出几个档次。

  “该买回程的车票了。”队长在心里叹了声气。

  ………………

  擂台上,石辉知道自己必败无疑,便不再考虑胜负,他浑然忘我地出剑,心神沉浸于剑术与步法的运用,每一次挥剑,每一次变招,都让他感受到满足和喜悦。

  忽然,一个念头将他从这玄妙的状态中惊醒,他突然意识到对手做出的防守动作其实都是在配合他,甚至是有意识地引导他改善打法,弥补缺陷!

  就在石辉意识到这一点的刹那,许非转守为攻。

  ………………

  “许非反击了!石辉被迫后撤!僵持的局面在眨眼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逆转,双方攻守易位!”

  “咦,许非完全复刻了石辉的打法,不,应该说,许非运用了石辉的进攻套路,但他打出了截然不同的效果,因为他把各个基本招式运用得炉火纯青,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挑不出丁点瑕疵,”

  “石辉守得很艰难,很吃力,许非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继续加快进攻节奏,他用石辉最熟悉的进攻方式,如庖丁解牛般毫不费力地瓦解了石辉的防御,得分!得分!命中要害!裁判吹哨了,比赛结束!”

  解说员腾地一下站起身,扯开嗓门加大音量。

  “南大附中成功卫冕,拿下四连冠!让我们恭喜南大附中剑道队!唉,景平职高真是可惜了,如果是去年,他们有希望拿下冠军,可惜,今年他们遇到了许非,在省级联赛遇到这个级别的对手,简直是遭遇降维打击!”

  “抱歉,我刚才的声音可能有点大,因为我现在的心情非常激动,错过决胜局的观众朋友,还有收听广播的听众朋友,请一定不要忘记收看录像回放,相信看过这场比赛之后,你们也会像我一样激动,因为!今年的全国大赛!冀州有希望了!”

  ………………

  听到宣告比赛结束的哨声,石辉有些恍惚,他几乎忘了自己是在比赛,与其说这是比赛,不如说这是教学,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却远远胜过几个月的苦练。

  石辉看得出来,许非想赢很容易,但许非在转守为攻后并没有急着结束比赛,而是一点一点地向他展示剑术、身法与步法的运用诀窍。

  这些诀窍算不上精妙绝伦,也不见得有多深奥,就像数学难题的解题技巧,老师教过一遍之后学生只要反复练习就能掌握,但如果没人教,全靠自己摸索,那么即使苦练三年两载,也未必能发现这些诀窍。

  石辉内心五味陈杂,他摘下面罩,朝许非深深鞠躬:“受教,受益匪浅。”

  许非也摘下面罩回礼:“承让。”

  石辉眨了眨眼,还想再说点什么,又不知该说什么。

  “你很优秀,天赋很高。”许非语气诚恳,他说的是实话,以石辉的经济条件,估计请不起陪练,全凭自己走到这一步,说明他天赋出众,万里挑一。

  “谢谢,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像你这么厉害。”石辉勉强挤出微笑,有些失落地转身下台,回到队友身边。

  没等他开口,队长抢先说道:“没事,尽力了。”

  “对,石头,你尽力了,咱们都尽力了,技不如人,没办法。”

  “能打进决赛我们已经很满足了,亚军也有奖励,就是少点,对吧?”

  队友们各说各的,石辉只是点头,一声不吭。

  这时,南大附中剑道队的教练带着队员登上领奖台,四周掌声如潮,呼声如雷,格外刺耳。

  ………………

  聚光灯下,教练朝许非点了点头,示意他捧起奖杯。

  省级联赛的冠军奖杯不大,因此通常是由表现最为出色的队员代表全队捧起奖杯。

  但许非没有伸手,而是转头看向周国斌。

  “比赛不是我一个人打的,大家一起吧。”

  听到许非的话,教练欣慰点头。

  周国斌迟疑片刻,把手伸向奖杯,接着是吴子轩、陈小小和曹一鸣。

  当奖杯被高高举起,奥体中心内掀起阵阵声浪,直冲云霄。

  许非望着观众席内脱了上衣尬舞的李解和奋力鼓掌的姑姑,难得地露出有些傻气的笑容。

  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梦想,又近了一步。

  不过,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放下奖杯后,许非困惑地问道:“教练,姜筠怎么没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