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ABO】全世界都以为我被甩了 > 第38章 意外来临

第38章 意外来临


画面里的男人,

就连沈念辛,盯着那个男人看了许久许久,也不能确定那个男人到底是不是霍知行。

只是:

"""

很像。

一眼看过去,无论是气质还是装扮,都和霍知行很像。

沈念辛和他同床了那么几年都分不清,更别说霍知行的粉丝和广大的吃瓜群众了。

[这个人就是霍知行吧,霍知行居然去现场看沈念辛打比赛哎。]

[这两个人真的离婚了吗]

怎么感觉磕到了。]

[偷偷跑过去看前妻比赛这是什么神仙爱情。]

[有谁还记得,上次霍知行也是去和沈念辛-起组过队的。]

霍知行的粉丝自然是不肯承认的,立刻发起了反击。

[说是霍知行的是眼神不好还是脑子不好呀]

[连个脸都没露,就说是霍知行,上次打比赛也是听个声音就说是霍知行,霍知行有那么忙吗霍知行现在在拍戏!!!没空去看什么比赛!别在这里乱说了。]

[都已经离婚了,能不能就别在霍知行在拍戏,行程很满谢谢。]

[又开始了,沈念辛什么时候能独立行走,不带前夫就不能活了是吧]

[]

虽然霍知行的粉丝极力否认画面里的人就是霍知行,可没过一会儿,就有剧组的人偷偷的爆料,这几天霍知行都没有去剧组,他们拍戏的地点本来就是在东华杯举办的n市,因此此条消息一出,霍知行的下落以及,霍知行到底有没有去看沈念辛的比赛成了网友激烈讨论的焦点。

[我觉得肯定是霍知行,他平时那么敬业,生病了都会坚持留在剧组,怎么这么巧就请假了呢。]

[我也觉得,而且,霍知行始终都没有回应过离婚的事,说明什么,要不两个人可能根本就没离婚,要么,霍知行不想离婚。]

(所以他才会去和沈念辛一起打游戏啊,还跑去现场看沈念辛比赛,天,怎么,感觉被塞了一口

哦突然希望这两个人能复婚了,哈哈哈。]

我也是!影帝哈哈!]

[]

沈念辛看着网上乱七八糟的评论,脸都要绿了。

有什么好磕的

他和霍知行根本就不是糖,明明是毒!

沈念辛气急败坏的给陈东打了个电话:“你和霍知行真的来看我比赛了"

陈东那边安静了会儿,再开口时,已经换成了霍知行的声音。

”没有,那不是我。

沈念辛:“不是你那就麻烦你帮忙解释清楚,没看到网上都吵翻天了吗”

霍知行轻轻的“嗯”了声:“已经在写声明了,还需要点时间。"

沈念辛很是无语:“只要和你扯上关系,就总是没好事。”

霍知行:“还没恭喜你,昨天的比赛赢了。’

沈念辛:“不需要。”他很是不耐烦:“麻烦快点解释清楚吧,再晚一点,要咱们两个复婚的人都能组个团了。”825360208

说完,沈念辛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霍知行看着灭下去的手机屏幕,皱了下眉头,不悦道:“脾气真的是越来越大,谁受得了他。”

陈东:

”为什么不告诉沈先生您去看了比赛”

霍知行眉头收的更紧:“没必要,弄的好像我多关心他一样。"

陈东撇了撇嘴。

难道不是吗

当演员那么多年,霍知行还是头一次丢''下剧组这么一大堆人,连着一一个星期请假的。

男主角戏份重,霍知行这么一走,就等于整个剧组都等停下来等他回来。

他要是不关心沈念辛他能干的出这么,不敬业的事儿

霍知行似乎也觉得这样的解释太过于苍白,松了松领带,冷声道:“爷爷临终前,要我照顾好罢了。”

说白了,他一个alpha,根本不可能和一个的。半个小时后,霍知行的工作室发布了一条微博。

[霍知行工作室v:感谢大家对霍知行先生的关心,霍知行先生近日身体不适,一直在静养,没有离开过酒店,希望大家不信谣不传谣,再次感谢。]

随着声明一起发出来的,还有一张就诊单,正是不久之前,霍知行因为头疼去医院看病的单子。

声明一发,最高兴的自然就是粉丝了。

[看到没有不是霍知行,不是霍知行,要说几遍啊]

[烦死了,碰瓷的能不能滚远点啊!就赢了一场比赛而已,能世界赛都没有打过,就好意思说可以比肩霍知行了,笑话。]

[哥哥怎么还是头疼啊,要好好休息!好好吃饭!]

[保护好他霍知行工作室v]

[1

一场风波,最终还随着霍知行的声明,渐渐平息了下来。

东华杯结束后的两周,就是新一年的春季赛。

虽然有不少队伍把东华杯当成了热身赛参加,但也有一些顶尖强队是没有参加东华杯的。

要知道,他们艰辛战胜的ega,也不过是去年春季赛的第五名。

沈念辛看着大名单上的gnd,心脏像是被密密麻麻的荆棘缠住了一样,难以呼吸。

如今他代表盖地,也不知道枫哥现在会是什么心情。

因为沈念辛在东华杯上的表现,三弦决定让沈念辛当首发,参加今年的春季赛。

得知这个消息后,最难受的莫不过是张谦之了。

但也许是经过了上一次的事,他不敢再对沈念辛甩脸子,只是时不时的请假,不再来参加队里的训练比赛。

三弦,乐乐几个人都轮番劝过张谦之,可这小孩就像是完全被打击到了一样,连退队报告都写好了。

三弦无奈,张谦之这幅斗志全无的颓丧样子,就算是上了比赛场,也打不出什么好成绩来,思来想去,他索性直接给张谦之放了一个月的假。

沈念辛则和其他队友整日待在训练室埋头苦练。

这天晚上,沈念辛结束了训练,正要回宿舍,谁知道刚站起来,就一阵头晕。排山倒海般的晕眩感和体内的涌动的躁动。

他的发情期到了。

这阵子实在太忙,他都忘记”了这两天是他的敏感期。

幸好其他队友都已经回去休息了,没人看到他这幅样子,沈念辛咬着牙,扶着墙壁,脚步沉重又凌乱的往自己的宿舍走。

从三次分化到现在,沈念辛经历的发情期也不过才三次罢了,他根本适应不了这种汹涌如同被烈火焚烧的滋味,没走两步,就膝盖一软,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好热他好像要被烤化了

"沈沈念辛"

迷迷糊糊中,他好像听到了有人在叫他。

用力的睁开眼睛看过去,只见张谦之正站在不远处,满脸惊诧和困惑的看着他。

“你怎么了"

他抬脚往沈念辛这边走。

张谦之是个alpha"

沈念辛脑子里一惊,意识道即将发生的危险,立刻朝着他吼:“别,别过来,去帮我找姜子南

张谦之哪听的进去,他正为沈念辛取代了自己打首发郁闷呢,所以每天晚上都偷偷跑来用功训练,要是这种时候抓到了沈念辛的把柄,那他就能首发去打春季赛了。

张谦之走到了沈念辛的面前。

沈念辛浑身泛着一层几乎透明的粉色,呼吸急促,速来平静坚毅的脸罕见的浮上了不知所措和怯懦。

那双瞳孔水汪汪的,蕴着浓浓的水气,长而卷翘的睫毛上下轻颤发抖。

张谦之突然愣了一下。

沈念辛这个样子,居然还挺可爱的。

他蹲了下来,伸手碰了一下沈念辛的脸:“喂你怎么了"

十七岁的少年,那方面的经验几乎为零,再加上大家都知道沈念辛是个beta,所以一开始张谦之不知道空气里的青柠薄荷味是沈念辛的信息素,只是以为沈念辛是身体不舒服。

一股陌生的白檀香味钻进了沈念辛的鼻腔,像是清泉泼在了烈火之上,缓解了沈念辛的燥热,却又很快,重新燃起更为猛烈的大火

''

而张谦之渐渐的,眼神也慢慢的染上了一层红。

空气中的青柠薄荷味越来越浓,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身体越来越热,心里也有了种难以言说的渴望。

他想抱一抱沈念辛

这完全

就是能。

沈念辛一看到张谦之就慌了,完了,他的信息素诱导了张谦之的易感期来临。

他能控制的住,可张谦之这个毛头小子不行。

再不想办法,他和张谦之就要闯大祸了。

沈念辛咬着牙,猛然推开了张谦之,踉跄着想要站起来,张谦之眼神通红,也站了起来,像一具已经彻底丧失了理智的行尸走肉直直的跟着沈念辛。

离宿舍还有太远,沈念辛咬着手臂,用疼痛来提醒自己,快速回了训练室,他拿起桌上的烟灰缸,用力的砸向了玻璃,捞起-块锋锐的碎片,转身对着张谦之的腿就想划下去。

然而到了最后一秒,沈念辛还是愣了一下,把碎片转了个方向,没有丝毫犹豫的划开了自己的左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