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靖晨邱小舟 > 第39章 九星破空术

第39章 九星破空术


  乾用九无语。

  你一个修真人怕鬼?

  可还没等他说什么,白落梅就插嘴进来道:“我也怕……”

  这!

  乾用九纳闷道:“要说我莫师侄说怕鬼,勉勉强强可以理解。你一个妖怪怕什么鬼?!”

  “嗯……”白落梅咬了咬下唇,“可我还是怕。”

  “罢了。你就跟我师侄同榻吧。”

  说到这乾用九忽然间暗自叹息:两个年轻貌美的女人睡在屏风外,我岂不是成了贾宝玉,隔壁睡着袭人和晴雯——该不会我这就算是开了后宫吧?

  不,不行。

  我这一世未修成大道之前,绝不碰女色!

  可万一修成大道之后没了这份念想该怎么办……

  乾用九胡思乱想了许多,可事实却远远出乎他的意料。

  他睡得格外香甜,别说什么绮念就是连梦都没有半个,似乎通房外睡着的不是两个女人,而是两块砖头。

  所以,乾用九醒来时自己也觉得意外。

  一个原因当然是自己简直是人间柳下惠,另一个原因则是,居然天还没有亮。

  既然没亮,当然是修一修功课,这本就是修仙日常生活极为重要的一环。勤奋的乾用九便起了身,凌空一跃便来在高三层的养心堂之巅。

  他盘膝而坐,头顶是漆黑的天,远处是无尽的幽魂,近处则是养心阁这一座宛如世外桃源一般的巨大院落。

  确实有些诡异。

  乾用九微微一笑,不如就来试试移天大圣传的这部武道功法。

  事实上他知道,整个修真界都是以参悟天道求长生大自在为第一要务,像是武道这种几乎没有人去碰他,便如同专修剑道的剑仙一般被视为左道。

  但乾用九不抵触,他对这些没什么概念,反正移天大圣说得有道理,那就试试看——反正练什么都有风险,修道不是一样有入魔之虞?

  这部武道典籍的名字为九星破空术——居然是术,而不是诀、功什么之类的?破空术,显然指的是修到极致也是要破碎虚空飞升的。

  到了最后,是与道家殊途同归。

  只不过这主旨却完全不同,道家修仙讲求的是修内丹道,而人道修武则是要熬筋煅骨,传说武道极致处,滴血可重生!

  这就是武道最后的长生之道。

  那么九星……乾用九在脑海中过了一遍经文,顿时微微一笑。

  这九星并不是只得北斗九星,而是紫薇斗数、奇门遁甲中的九星,分别是天蓬星、天芮星、天冲星、天辅星、天禽星、天心星、天柱星、天任星、天英星九星。

  合该是天意。

  这偌大的修真界,除了乾用九,还有谁对这些更熟悉?

  而且,移天大圣早就给他布置好了局——他这九座通天塔,就是为了为这一门武道初修者感应九星之用。

  奇门九星对应到人体之后,才能真正开启熬筋煅骨的武道修行之路!

  弄明白了这一切之后,乾用九盘膝而坐,磅礴的神识便肆无忌惮地散了开去。

  每当一座通天塔亮起,其所代表的星位便在丹田深处点燃一颗光点,正是按照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宫排列。

  而最后位于中央的天禽星位点亮之时,也早已是天光大亮。

  原以为通天塔轮流闪烁是有什么玄奥,却原来是为了修行之用。

  乾用九站起身,心头不禁感叹,这位移天大圣想来就是靠得武道肉身成圣的吧?不然他也不用费劲心机布置如此阵法。

  丹田多了九星,那真元竟是再次提升了一个高度,在内视之下,甚至已然隐隐有了如若烟雨的浓雾之相。

  “小师叔,快来午饭!”莫流云站在院子里喊道:“厨房里可全是好东西!再不来就要被白落梅给吃光了!”

  好吃的?

  一夜点量九星,乾用九还真真地是饿得不行,腹内响声如雷!

  大厅内已然摆满了一桌子的饭菜。

  什么叫咕咾妖兽肉,什么叫清炒仙草,什么叫垮炖仙身,这些不说,光是那一颗颗足有花生大小珠圆玉润的道米饭,就已然是令人食指大动!

  白落梅的眼前已然摞起了不下十只碗。

  就连静薇的身前也有数只空落落的大碗!

  “师侄,你好手艺啊,这日后要是谁娶了你,可是有福咯!”

  乾用九一撩袍服坐在秀墩之上,甩开腮帮子便是一顿风卷残云——味道好极了。

  比无生老祖的醉仙居不差,而且家常菜吃起来更加温馨。

  莫流云满眼含笑地看着小师叔,端起碗筷也开始了狂吃大业。

  乾用九不禁暗笑:也不知道移天大圣会不会心疼?等他复活了一看厨房仓库空荡荡的景象,会欲哭无泪吧?

  一顿饭吃了个昏天黑地,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

  等到锅空盘净之时,三个修仙人一个妖怪各个肚子挺了出来,一眼看去颇为滑稽可笑。

  静薇满脸通红。

  对她来说,得知了白遇春没死的消息,那早已沉寂枯萎的心竟是如若雨后甘露般,再次鲜活了起来,也多了人味。

  当然,对于修炼这不是什么好事,但对乾用九来说这倒是不错。

  一百多天,天天对着一张冷脸岂不是难受?

  倒是白落梅连吃饭都要用白纱遮住嘴巴,这让他颇为不解:“你们蛇妖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风俗?你那哥哥无生老祖弄了一团雾气遮住了脸,不给人看。你也弄了个白纱遮着脸——该不会是谁看了你的脸就要娶你吧?”

  “嗯。”白落梅点头,“你猜对了呢。不过,这是我们龙族才有的规矩——不许你再说什么蛇妖!即便是蛟蛇血脉淡薄,但也是龙种来的!”

  乾用九扭头看向静薇仙子,忍不住大笑:“该不会是你偷看了白遇春洗澡,看了他的脸吧?然后他逼着你娶他?”

  “嗯。你猜对了。”

  乾用九简直无语。

  心道,我这没算命也如此神准?难不成打卦占卜之术已经出神入化到一语破天机的地步了?!

  莫流云冷哼道:“小师叔,你可不适合跟女子有染。难不成忘了师父的叮嘱?”

  乾用九顿觉尴尬。

  这话说的,怎么味道有些奇怪?

  于是他话锋一转,笑道:“既然吃完了饭,我们不如组织一场团建吧?来一场问心阁游园会罢,说不得能寻些了不得的宝贝也未可知!顺便也是消化消化,免得一百天后一个个肥城了猪,那可就是丢尽了修真界的脸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