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靖晨邱小舟 > 第25章 若你不弃

第25章 若你不弃


  乾用九略一迟疑,还是坐在了桌边。

  在他的感应之中,这年轻人居然是似有似无,气息缥缈,哪怕是在面对那位醉仙楼之主之时,他也未曾有如此之怪的感知。

  沈浪笑道:“不用探查我。我对你没有恶意——既然你敢来,必然早就有了自己的决断,不是么?”

  乾用九点点头,“我是无心剑宗乾用九。就是你,在等所谓的有缘人吗?”

  “在市集上爆发神识的就是你吧?”沈浪的目光在乾用九的脸上扫来扫去,“倒是多年未见过如此奇特之人了。”

  乾用九皱眉:“奇特?”

  沈浪一挥手,便打出了一道禁制。瞬息之间,乾用九便只觉自己宛如到了隔音密室之内一般,城内的喧嚣骤然消失。

  就连他的神识,也只能探查院内范围。

  沈浪笑道:“嗯,很奇特。我便来试一试你的斤两。”

  还未等乾用九反应过来,他便只觉一道如同风暴般的神识之力凭空碾压了过来!

  乾用九在这纯粹的神识碾压之下,竟是感觉到自己的识海在疯狂颤动,那无尽汪洋之中巨浪滔天,仿佛在与他的神识风暴遥相呼应。

  甚至不需要他神念控制,前所未有的神识波动便透体而出,在半空中与沈浪的神识撞击在一处!

  宛如两头无形的巨兽在半空中绞杀在一处,院落中的花草竹林疯狂摇曳,不过片刻之间便尽数折倒于地面。

  乾用九知道沈浪的神识力量很强,但他就是觉得……好像并没有比自己高出太多。

  他甚至觉得自己有反击之力。

  于是乾用九就笑,“那我也试试你好了。”

  他一开口说话,那沈浪顿时脸色一惊。

  这人居然能在神识比拼当中开口说话?这可是极为凶险的、纯粹的神念拼斗,若是有个闪失,怕是会直接神魂俱灭!

  等一等……这是他的识海?

  沈浪“看到”一片无尽的银色海洋,那大洋之上悬浮着乾用九的虚影。

  他只见那虚影抬手,凌空挥出一拳!

  瞬息之间,那乾用九的神识便以十倍力量碾压而来!

  轰!!!

  空气中竟是爆出一声响亮至极的轰鸣,二人身前石桌爆碎成了一堆齑粉!

  沈浪挥手,一道宛若利剑的光芒在二人中心炸裂,神识各自两分。

  “罢了,收了。”沈浪道:“乾兄好强的神识。”

  二人各自收了力量。

  乾用九也是感叹:这人好强。无论自己如何反击,都宛如面对一道坚不可摧的要塞,对他无可奈何。看起来,他确实只是要试探,而无意伤自己。

  沈浪继续说道:“明明只是筑基初期的修为,但这神识之强却不下于金丹大能。我从未见过你这等神奇的怪事。”

  乾用九摇了摇头,“我还是比不上你。”

  沈浪一愣,问道:“你想超过我?你知道我修炼了多少岁月,渡过了多少五百年一次寿数劫,是什么修为?”

  “所以说我不如你。我感知不到你的修为有多高,我只是感知到你缥缈虚无,感觉很奇怪。”

  乾用九实话实说。

  那沈浪就大笑,他竖起大拇指:“乾兄,你能感知到这个,已然是碾压了所有金丹修士。实不相瞒,愚兄乃是三劫的尸解仙。”

  “尸解仙是什么……”

  这话问出口,乾用九便觉得有些丢人。

  因为他分明在沈浪的身上看到了惊愕、讶异、不解、难以置信的神色。

  “就是散仙啊!”沈浪道:“你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

  乾用九挠了挠头:“不知道,我才修炼了十几天,还没人给我讲过。”

  沈浪若不是修炼日久道行高深,怕不是就要道心失守。

  十几天?!

  开什么玩笑?!

  他立刻抓起乾用九的手,仔仔细细地摸了一番,就在乾用九怀疑他动机不纯之时,沈浪叹了口气。

  “果然,骨相是十九岁。你该不会是被某位大能再造肉身之人吧?或者是谪仙?”

  沈浪还是不敢相信。

  修炼十几天,不但筑基而且开辟识海,不但开辟识海,神识强度还足以碾压金丹。

  这“有缘人”简直有缘得让沈浪无法相信。

  于是,沈浪就给乾用九科普了一番什么叫尸解仙,什么叫三劫散仙。

  等到乾用九终于明白过来,眼前这位竟然是几乎媲美真仙的超级大能之时,表情也是极为精彩。

  他甚至有些不想去算自己跟沈浪差着多少个境界,反正一个是起点,一个在终点。

  所以……这等巅峰人物,要找自己做什么?

  还一口一个乾兄,该不会是个坑吧?

  乾用九问道:“敢问,现在是何时辰?”

  “丑时。”沈浪答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但很快,沈浪便色变:“住手!!别算!”

  他话音还未落地,便只见乾用九张口便是一口血剑喷出,那高空之上乌云翻滚,不过三息之后天雷便轰然劈下!

  “散!”

  沈浪断喝一声,刹那间一道剑光自他口中喷吐而出扶摇直上,那惊天剑芒凌空一斩,竟是将满天乌云、电芒彻底搅碎!

  他神色严肃道:“乾兄,你方才在算我?”

  乾用九点点头,抬手抹去了嘴角的血迹道:“你几乎已经是站在了修界巅峰的人物,而我不过是一只刚刚踏入修界的小虾米,任谁也会怀疑你的动机。”

  沈浪摇头,“你多虑了。就算你真的怀疑,也不能随意占卜——尤其是去算一个比你境界超出太多的修士,你所算之人越强,天道反噬来的越快、越凶猛。”

  乾用九也是暗叹,终归自己还是太依赖于打卦占卜去趋吉避凶了。若是长此以往,岂不是又要落得前世的境地?那这重生一场又有何用。

  于是,他再一次暗暗下了决心:以后,决不能再轻易占卜了。

  “那,沈兄,你找有缘人所为何事?”

  “无心是不是找过你?”沈浪看着乾用九的眸子,颇为真诚地说道:“他是妖,乃是无量城大凶之一。”

  “我差不多猜到了。”乾用九摸了摸腰间挂着的藏海葫芦,“不然他也不可能送我天级的法宝。”

  “他对人类绝无好心。”

  沈浪摇头,话锋陡然一转:“乾兄,若你不弃,可愿意拜入我门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