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靖晨邱小舟 > 第8章 雷火丰

第8章 雷火丰


  莫流云虽然脸臭,但厨艺确实没得说。

  炼气有成的乾用九一口气吃了九十九个馒头,这几乎惊掉了所有人的下巴。

  他抚摸着小腹,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宗门穷是穷了些,但有米有面,还有肉吃,倒也不错。”

  “小师叔,我怀疑你是猪妖。”脑子有坑的邱小舟看着空空如也的大盆,欲哭无泪。修真人当然都很能吃,但……也不能吃成这个样子吧?

  她恨恨道:“你都吃完了,我们和师兄们可还没怎么吃!”

  乾用九忽然间有了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慰感,他就笑:“我虽然修为差,境界低,跟你们没法比,但我能吃啊!哈哈。”

  张靖晨当然要维持身为掌教大师兄的“沉稳老练有威严”的形象,他轻咳道:“小师妹说什么胡话。小师叔能吃是好事。宗门再穷,还能供不起几个馒头?就算买不起面,这山里飞禽走兽要多少有多少。”

  莫流云点头,“所以,从今往后,打猎的事情,小师叔你就一肩承担吧?毕竟你吃的最多。”

  乾用九摇头,“修真人杀生不好吧?”

  “没这个说法。”张靖晨宽慰道:“顺成人逆成仙,修道本就是存乎一心的事情。天道都在逼迫你去争,怕什么吃肉?”

  “所以?”

  张靖晨就笑,“所以,这也是修炼。”

  呃。

  好吧。你赢了。

  乾用九点头,“如此,那吃肉的事情就交给我。”

  作为一个修真小白,乾用九也没打算计较什么,就算是当工具人又怎样?评书里哪位大侠拜师学艺不是从挑水烧火开始的,何况这可是正宗的修仙。

  乾用九拎着竹简回了自己的房间,他打算美美地睡上一觉。

  他这边才出门,诸位师兄弟就开始了纷纷斥责:

  “大师兄,你当真是厚颜无耻。”

  “嗯。我也从未见过你这等厚颜无耻之人。”

  “下次吹牛唬烂,能不能打个招呼?搞的人家都不知道怎么配合你。”

  “你这么干,就不怕小师叔日后超过了你,把你吊起来打?”

  张靖晨剔着牙,毫无形象地蹲在了椅子上:“小师叔聪颖无双,日后他明白了怕只会感激于我。更何况,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怕个球。”

  “感激你个鬼!感激你去让他打猎啊?”

  “先说好,这些都是你干的,跟我没关系。”

  “说这些没用。一年后就是三十二宗大比,那可是一代弟子的战场,当务之急是让小师叔上路!”

  “上什么?”

  “上路?”

  “……”

  ++++

  乾用九这一觉睡得香甜。

  哪怕是在睡梦当中,他都能感知到自己身躯上涌动着无穷的力量,甚至不需要他运气行功,潜意识中他都能听到真元在奇经八脉当中流淌的声音。

  他脸上流露出甜美的微笑,脑子里飘飘然想的全是:我好强,我太强了啊!不过,潜龙勿用,可不敢锋芒太盛,就连馒头都不敢吃满一百个!

  一觉醒来已是月朗星稀,乾用九翻身起床,借着烛光将《无心剑精要》背下,然后提着剑出了门。

  仍然是奔着温泉方向。

  一切都很好。风景好,环境好,这些师侄们也蛮可爱。

  唯一让他觉得有些不满意的是莫流云给他的这把剑——也太次了吧?就算他不懂,但也能看得出这是把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剑。

  若是放在后世的游戏中,多半就是新手村小怪爆出来的那种,没有任何属性的白板。

  等到他拾梯而上登上压顶,乾用九便原地转了一圈,四处打量。

  他轻声道:“可有道友在此地?”

  眼见得无人应声,乾用九这才哂笑着盘膝而坐。

  也许,是自己多疑了吧?

  他之所以这么问,总是冥冥中有一种直觉,他这三日炼气之时,像是有人在一旁同修,而这也正符合了火天同人的卦象。

  卦象不能解决一切问题。这个道理他当然懂。

  于是乾用九便精气凝神,进入了思想非非想之境,运气行功周天循环,继续强化炼气。

  对于张靖晨的说法他是认可的。

  根基非常重要,这是他的起跑线,他要赢,起跑线当然不能输。

  几个时辰打坐炼气之后,他借着东方天际的一丝光明,拔出了白板。

  无心剑精要讲的不甚详尽,剑招也没有——除了简单的基础剑势当中的刺、挑、崩、砸、斩等等有所提及发力诀要之外,剩下的通篇都在讲心,讲意。

  这些才是剑道的道,剑的魂。

  对于剑道理解,乾用九真正的是一无所知。但他却清楚一条: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于是他便反复地劈刺斩砸,重复着基础剑招。

  枯燥当然是枯燥,看此时的乾用九正是修仙热气高涨,根本不觉厌烦,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间想起,本当应该是接近午时了,怎会天色仍然如此阴沉?

  他这才抬起头,只见高空乌云压顶,宛如一只巨大的铁锅扣在上方。

  轰~~~~

  滚滚雷音响起,电芒在乌云中翻腾。

  他的心头自然而然地升起一丝明悟:

  震为雷。

  离为火,脚下便是地热源头。

  震上离下,正是雷火丰,丰挂。

  象曰:雷电皆至,丰。君子以折狱致刑。

  电闪雷鸣,一向被视为是天道有有意示下。这就是丰挂本卦的卦象。君子有感于此天道威严,当裁断讼狱,施行刑罚。

  具体到现在情况,则应取果断决绝,谋事可成。

  似乎……乾用九眼观高空,雷光更胜,离他更近了些许。

  我并没有起卦,只是看卦象,这也不行吗……

  但,他却从易理当中得到了一道灵光。

  电极快,与光无二。如此天象,又昭示着杀伐与果决。

  那么……

  乾用九手中剑越来越快,哪怕是基础剑招也在他这一刻的明悟之下,变得虎虎生威,就连气海真元也在他的演练当中,不由自主地配合着他的起承转合。

  雷电,杀伐果决!

  乾用九的剑几乎已然在围绕着他的指尖在运转如飞,他的心念中再无它物,唯有剑芒与电光。

  他一剑刺出,雷音隐隐。

  他一剑斩下,电光跳跃。

  他回身崩剑,火光流转。

  轰!!!

  终于,一道闪电力劈而下,从头顶贯穿了乾用九。

  他仰面摔倒在地,只见高空那乌云洞开一个巨大的窟窿,阳光宛如一道光柱自云**穿下。

  麻痹中,乾用九暗叹:终归还是遭了雷劈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