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靖晨邱小舟 > 第6章 好像很简单

第6章 好像很简单


  乾用九当然不是为了泡澡。

  温泉之所以是温泉,那是因为地火的缘故。而所谓炼气的炼是火字边的炼,而不是练,那几乎可以说明,炼精化气是要炼化自身精血为主,而不是单靠下苦功练习吐纳之术就能成功的。

  离为火,乾为天,乾五行属金,乾上离下正是六十四卦中的“火天同人”。如此一来,若是找个有地火之处,正合天道烈火炼真金,炼精化气应当是事半功倍。

  火天同人,利涉大川,利君子贞。吉。

  只是可惜,乾用九叹息着,火天同人之卦象,适合多人同修——同人既是多人聚之。

  乾用九一路小跑,穿越竹林下了鹤丘一路往北,不多时便只见一道山谷出现在面前,两侧尽是陡峭悬崖,狼嚎虎啸之音偶尔传来,惊起白鹤飞腾。

  又走了几里路,果然见山谷深处靠近一处峭壁下有一汪清泉冒着热腾腾的水气,在泉水之侧有一道千余阶的石梯沿着悬崖旋了上去。

  看起来这地方有人?

  乾用九根本没管这么许多,直接沿着石梯就攀登了上去。像他这种修仙小白,现在还根本体会不到修真界究竟有多么险恶。

  崖顶之上,视野极为开阔。远处巍峨的青城山高高耸立,近处则是雾霭缭绕,偶有小山峰穿破云雾。

  倒真是宛如仙境。

  东方已然泛白。

  借着这黎明之光,乾用九仔细将《炼精化气精要》读了一遍。

  全文不过千把字。

  以他的记忆力,几乎不用默读第二遍便已烂熟于心。毕竟,背这个可比奇门遁甲、六十四卦之类的简单了太多太多。

  只不过,字他是认识,但连起来就只能说是雾飒飒了。

  没办法,毕竟是函授,还能有多高要求?但作为玄学界的学霸,卓越的抓核心抓本质的能力还是让他迅速掌握了口诀的核心。

  借假修真。以虚假之观想,炼精血为真气,开辟气海,做周天循环。

  通俗来说,也就是将身体潜质化为真元,并运转驱使之。

  这也是为什么修仙讲根骨资质,指的就是本身精血——先天不足的,费尽了天材地宝也赶不上根骨上佳的。当然,那也比穷鬼强了一万倍,毕竟修仙讲究财侣法地。

  乾用九端坐悬崖之巅,面向朝阳升起处,精气凝神运转法决。

  很快,在进入思想非非想之境时,他便感知到了小腹下微微一震。

  嗯?好像……不怎么难?

  ++++

  山门内,师兄弟六人各个愁眉不展,唯有邱小舟没心没肺自顾自地掰着馒头当零食吃。

  对于小师叔这份“桀骜”,他们暂时没什么办法。

  气氛沉闷而又尴尬。

  掌教大师兄张靖晨毕竟多吃了些年的干饭,最为沉稳。

  他思索着开口道:“小师叔的情况你们也都知道了。可有什么好主意?”

  五师弟安正坤一向木讷寡言,他突然间瓮声瓮气开了口:“要我说,不如据实相告。既然师父算早早准了他出现的时辰,那他定然是个聪明剔透的。”

  这让张靖晨大感意外:“其他师弟怎么看?”

  三师弟罗幻尘的头摇得好似拨浪鼓,一向小九九最多的他面露不屑道:“老五平时就是个闷葫芦,哪里能有出什么好点子?按师父的卦象,小师叔不能显露锋芒,我们先前的策略没错!如果他傲气太盛,再加上年纪轻轻,哪里藏得住?万一被其他宗门知道了我们得了天才,一年后的大比岂不是要被群起攻之,哪里来的好果子吃!”

  老四巴洛清脾气暴躁少根筋,一向唯罗幻尘马首是瞻:“三师兄说得对。”

  “依我看,小师叔这次炼气就会幡然醒悟,知道修仙不易。”莫流云似乎没太当回事,“碰了钉子自然会虚心求教,不必太过担心。”

  “问题是小师叔似乎有些自暴自弃了。”张靖晨又把小师叔泡温泉的事情提了出来:“要我说,这事得靠小师妹。”

  邱小舟指着自己的鼻子:“我?你没搞错吗大师兄!”

  张靖晨笑:“你年龄与小师叔接近,我们几个比他大了太多。无论怎样,你也快要接近筑基的境界——虽然弱是弱,但在小师叔眼中也一样是有道高人,而且不至于让他心生绝望。”

  “我不懂诶。”邱小舟托着下巴,“我总觉得你是在骂我。”

  “等小师叔回来,就由你来考校他的功课进展。这一次你就不用装,该怎样就怎样。”张靖晨笑眯眯道:“纯粹的真元压制,让他感受一下努努力就能做到的意思,懂了吧?”

  “懂了。”邱小舟有些兴奋:“让小师叔见识见识我的厉害!”

  可他们未曾料到,小师叔这一去就是三天三夜不见人影。

  他们倒也没多想。

  毕竟此地乃是青城势力范围之内,作为修真界顶级名门大派,妖魔还不至于敢来青城山下造次,小师叔并不至于遇到什么危险。

  他们真正担心的是这位小师叔畏难,撂挑子跑路。

  就在他们心里七上八下每个底的时候,第四天一早乾用九沐浴着晨光进了山门。

  七个师侄一字排开站在院中,神色肃穆。

  这份兴师动众让乾用九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有些莫名其妙地问道:“师侄们,你们这是准备考教师叔的功课吗?”

  张靖晨原本打算嘘寒问暖一番,安慰下他“受伤的心灵”的,见他如此说,立刻顺坡下驴:“正是。小师叔一消失就是三天三夜,想来是炼气有所得了?”

  “还行。”乾用九认真地点点头,“好像炼气确实不怎么难。不过,跟师侄曾说过的那位得悟天道,白日飞升的大能比起来可是差的远了。”

  众人顿时一头黑线。

  感情您老人家还想直接渡劫飞升来着?

  于是,张靖晨使了个眼色。

  但蠢萌的邱小舟根本没懂!她呆呆地问:“大师兄,你是麦粒肿?”

  莫流云简直听不下去。

  她咳嗽一声,“考校小师叔的功课!”

  邱小舟这才恍然大悟,她一拍脑袋:“嘿嘿,小师叔,那可别怪我下黑手啦!”

  乾用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