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张靖晨邱小舟 > 第3章 要命的职业病

第3章 要命的职业病


  乾用九被张靖晨拉着跳上了飞剑,登时化作一道惊鸿直冲天际。狂风卷过他耳边散落的发丝,脸颊上传来的瘙痒让他终于有了真实感。

  没错。穿越了。

  而且是个修炼文明世界。

  卦象上与前世师父所说一般无二,要隐忍,不可太露锋芒。这就是他第一卦所问。问前程。

  而第二卦他问的是此去吉凶。

  毕竟,一个能御剑飞行的家伙突然跳下来要收自己进山门,尤其是原主还是被无数次拜山实践经验断定为废柴的家伙,无论谁都会起疑心。

  他正捉摸着如何在仙侠世界大放光彩,修成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佬时,只听闻张靖晨悠悠道:“我师父说,不可打卦占卜。整个修界都没人敢修这一道,怕遭天道反噬。”

  “嗯。”

  乾用九心道,我前世的师父也曾经告诫过,切不可泄露天机,可惜我头铁不信。果然,确实是死在了这上头。

  看起来,这一世确是要谨慎——至少不给别人算了。

  哪怕是算自己也要少算,甚至不算。

  为了表示自己的一颗向道之心,乾用九又表现得很有热忱地问道:“咱师父还说什么了?”

  咱师傅?

  张靖晨略微有些尴尬。

  总不能不遵从师父遗命吧?

  可真说了自己是他的师侄,苦心营造的这一副正道高人的派头岂不是要矬了下去,但凡天才都是恃才傲物的,怕是这位小师叔年纪太小,尾巴立时就会翘上天。

  张靖晨不愧为无心剑宗掌教大师兄,唬人经验丰富,当下眼珠一转就有了说辞:

  “师父渡劫了。他说师祖有命,在他渡劫后当为他的师父也就是我的师祖再收个徒弟,也就说你是我们无心剑宗的一代弟子,我们所有人的小师叔。”

  他听到背后的乾用九似乎虎躯一震,怕这位小师叔这就要摆谱,于是立刻开口继续道:

  “虽然你是小师叔,但我们师兄妹七个却要担负起代师祖传道的重任。明白吗?也就是说,实际上是我们师兄妹要传授小师叔你的课业!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

  乾用九根本不关心什么谁听谁的问题,就算关心有个卵用?

  自己现在还是小白一条,争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纯属蠢蛋。

  他虎躯一震是因为……

  这位便宜师侄说自己那位便宜师兄渡劫了!

  渡劫啊,天!这是飞升了?

  好强啊!

  这么说,这一世我有机会做个长生不死的仙人!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也确实很骨感。当乾用九降落在山门前时,他不禁失望了。

  他原以为这种有飞升强者的宗门会是一派仙家气象,最不济也是屋舍俨然连绵不绝的大派气象,再怎么修真界的宗门也要比前世的武当山来的恢弘壮丽吧?

  但是,就这?

  小山丘上八座按照八卦排列的小竹楼?

  环境虽说是清幽,但这也太寒酸了吧?

  “师侄,这就是咱们的宗门所在?”乾用九叹了口气,“是不是太简陋了些?”

  张靖晨丝毫不觉尴尬,脸上仍是那一副宠辱不惊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高人模样:“修仙人求的是大道。修剑人修的是一颗问剑之心。钱财身外物,徒增烦扰罢了,何必在意?”

  乾用九暗自点了点头。

  倒是说的没错,很多修真小说里也是这么写的。

  看来我这地球人的世俗之气却是要好好改一改,别影响了修仙这件大事,万一真像小说里写的心境不稳,渡劫时被劈死可就得不偿失了。

  谨记初九啊谨记初九,潜龙勿用。

  不能浪,谦虚谨慎,猥琐发育先。

  乾用九一边默默再三叮嘱自己,一边跟随着张靖晨进了山门。

  此时那八座小竹楼中心广场上,已经摆好了香案。

  香案边上站着四男二女,各个皮肤紧绷不油腻,看上去都不丑。

  尤其是那两位女子,单拉出任何一个都足以秒杀前世的女idol。

  “这位,是二师妹莫流云,一柄流萤剑神出鬼没,斩妖孽无数。”

  张靖晨话音还未落地,便只见莫流云背后长剑爆出一声剑鸣凌空而起,整个宗门都仿佛闪了一道绿色的闪电。

  那剑落于莫流云掌中,兀自鸣音不止。

  莫流云躬身行礼,那脸上那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却是十分了得:“见过小师叔。”

  这女人好强!这一手飞剑好生炫酷!

  乾用九尴尬一笑,连忙道:“穿……来的匆忙,也没带什么伴手礼。”

  说到这,乾用九忽然间话锋一转:“敢问师侄,现在是何时辰?”

  莫流云一愣。但碍于对方毕竟是小师叔的辈分,还是礼貌性地回答道:“巳时三刻。”

  乾用九一皱眉。

  “根据师侄你的姓名来算,乾上震下,乾为天震为雷,这是巽宫四世卦,天雷无妄——无妄卦。师侄你随口报的时辰正对应六爻之上九,所谓无妄行,无攸利,凶兆。”

  “师侄,不要妄为,妄行有灾而无所利……”

  他这话还未说完,便只见响晴薄日的天空中忽然一块黑云飘来,咔嚓就是一个霹雳打了下来,吓得乾用九登时闭了嘴。

  张靖晨脸色登时一变:“小师叔切不可再起卦。”

  乾用九拍拍胸口,强行压了压惊。暗道:该不会是这个世界反噬来的更猛烈更快吧?

  他面露尴尬,嘿嘿一笑,“习惯了习惯了。眼见师侄长得美貌,实在是没忍住,用你的名字起了一卦,想说做个见面礼来的。”

  至于莫流云,她心中简直掀起了一道惊天骇浪。

  她只以为这小师叔心中不喜她妄自拔剑示威,借卦象敲打她不要妄动。也就是说,这位小师叔跟师父一样,同样是个精通打卦占卜一睽天机的奇人——不怕死的憨货。

  如此说来,师父算的就一定不会有错,说他是命格转变废柴变天才,那他……就真的是盖世天才,助无心剑宗中兴之主!

  她这方震惊着,张靖晨却在淡定地继续走流程:

  “这是三师弟罗幻尘。”

  “这是四师弟巴洛清。”

  “这是五师弟安正坤。”

  “这是六师弟白玉楼。”

  “这是小师妹邱小舟。”

  众人一口同声:“见过小师叔!”

  所有人都没别的说,维持着高人不多言的矜持,唯独邱小舟眨了眨眼睛:“小师叔,你长得很美诶。”

  美?

  乾用九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才想起来穿越后根本没来得及照镜子。

  难不成穿越后是个美男子?

  花美男?

  邱小舟眼见得莫流云脸色发黑,立刻咳嗽一声道,正色道:“明日功课,就由我来传授剑道基础,还望小师叔寅时三刻到后山竹林中。”

  “寅时三刻?后山一定是在北边了。坎宫为北……”

  “小师叔住口啊!”张靖晨连忙大吼一声,“请务必不要再起卦!”

  乾用九死死闭上了嘴巴:

  积习难改啊!

  我太难了。

  这是职业病,得治!

  可是……寅时三刻是不是太早了点?凌晨三点四十五?还睡不睡?不过,寅时正是黎明时分,黎明又称日旦,日为天,天为乾——打住!不能再往下算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