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明朝小相公 > 第87章 县试

第87章 县试


  当杨诗音看到林墨拿出考牌的时候,脸色变得说不出的纠结。

  “恕在下直言,林兄,你现在应该先把基础打好,然后一步一步开始练习,长则三年五载,短则一年半载,定学业有成!”

  林墨心说你是不是瞎?我准考证都给你看了,你还跟我三年五载呢?

  “我想……”

  “林兄的心情我能理解,”杨诗音继续说道,“既然已经报上名,只当是去提前体验一下,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就是了。”

  林墨:……

  “林兄好好准备吧,这几日我就不过来了。”

  看到杨诗音的表情,就差把“不行”二字写出来了,林墨也很无奈,突然跑出来撺掇我考科举的是你,现在我要考试了,给我泼凉水的还是你,到底要怎样?

  “对了,还有件事差点忘了!”杨诗音刚要离开,又折返回来,拿出一张纸,说道,“这篇文章是我随意写的,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要求。”

  林墨接过来,看都没看,便说道:“杨兄大作,肯定是上品,我先收了,回头拿到轩墨坊,一经录用,给你支付稿酬。”

  杨诗音并非在意这点稿费,只是感觉这件事很有意思,点点头说道:“在下等着林兄的好消息,告辞!”

  至于这个好消息指的是稿费,还是县试,就不得而知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三日已过,县试正式开始。

  天还没亮,林墨就起身出发,叶红梅将他送到县衙门口,眼中满含希望,柔声说道:“祝愿相公金榜题名!”

  林墨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暖意,说道:“多谢娘子,不过,现在只是县试而已,金榜还早着呢!”

  叶红梅坚持道:“不管什么榜,只要相公能高中,就是金榜!”

  林墨笑笑,说道:“就冲娘子这句话,必须给他来个金榜题名!”

  这时候,有衙役出来敲了一声铜锣,高声说道:“考生进场,亲属回避!”

  叶红梅将考篮递上前,林墨伸手接过,作了一揖,转身进了考场。

  科考棚设在县衙,座北朝南,最南有东西辕门,圈以木栅,北门为正门,又称为龙门,龙门后为一大院,供考生立院等候喊名。再北有三间大厅,中间为过道,考官坐西间,面东点名。

  门口有衙役临时充当起考场保安,每个考生进场都要搜查全身,防止夹带小纸条入场。

  时辰一到,县儒学署的学官开始点名,林墨混级在诸位考生之间,身上带着考篮,内装文具食物,手里拿着考牌,站在龙门外等候入场。

  被点到名的考生依次进场,先教官向考官一揖致敬,立考官背后,再集合作保廪生,次第向考官一揖致敬,立考官旁监视。考生点名入中厅大堂接卷,高声唱某廪生保,廪生确认后应声唱廪生某保,这个过程叫唱保,如果考生出了问题,作保的廪生是要受到连带责任的。

  为林墨作保的廪生是一名中年秀才,叫做佟亦祥,此人林墨也是第一次见,两人对视一眼,互相作揖行礼,随后,林墨按卷上号牌找到自己的座位。

  待所有考生落座之后,衙役用牌灯巡行场内,考题贴板巡回展示,主考的学官开始宣读考场规则:“卷有红线横直道格,每页十二行每行二十字,发素纸两张以起草之用,唯题目及抬头字,草稿中亦需填楷书,考生不得将答案写于密封线外,违者作零分处理。”

  县试第一场为正场,试四书文二篇、五言六韵试帖诗一首,全卷不得多于七百字。

  这场考的都是基础,题目相对简单,要求比较宽松,原则上文字通顺者即可录取,林墨不到半个时辰就答完了,第一个交卷,出了考场。

  叶红梅正焦急地等着。看到林墨走出来,很是诧异,赶忙上前问道:“你怎么出来了?”

  林墨淡淡一笑,说道:“答完了。”

  “这么快?”

  “当然了,你要相信你家相公的文采!”

  叶红梅心中惴惴不安,担心林墨落榜,却又不好明言,只得默默等待揭榜结果。

  第二日,录取名单揭晓,林墨榜上有名,获得进入下一场的资格,叶红梅这才放心下来。隔日,林墨再次出发,进行下一场考试。

  第二场称为招覆,亦名初覆,试四书文一篇,孝经论一篇,要求是不得误写添改。

  这一场比起第一场,只多了一项书法,要求字迹美观大方,不得添改是要求写作时的成功率,以此为条件,字迹不合格者淘汰。

  林墨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唯一继承下来的就是这副身体的书法,可能是因为前世的林墨练字已经形成肌肉记忆,一手小楷工工整整,看起来赏心悦目。

  通过第二场之后,进入第三场,称为再覆,试五经文一篇,律赋一篇,五言八韵试帖诗一首。

  依然没有太大的难度,通过之后,便是第四五场,称为连覆,到了此时才是县试的关键,考的是经文、诗赋,以及最重要的姘文,也就是八股文。

  当拆开最后一道题目的时候,林墨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果不其然,这就是考题!

  这几天林墨已经将曾鹤龄写的那篇文章一字不差地背了下来,眼下根本不需要思考,直接提笔就写:“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见君子无日不在是。君子通于道之谓通,穷于道之谓穷。今丘抱仁义之道以遭乱世之患,其何穷之为?故内省而不穷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故士穷见节义,世乱识忠臣……”

  写完之后,直接起身交卷,丝毫不带犹豫的。

  刚走出考场,叶红梅赶忙迎上前来,问道:“怎么样?”

  林墨假装思考了一会儿,说道:“有点难度……”

  叶红梅顿时紧张起来,小心翼翼地问道:“是不是……没答好?”

  林墨突然笑了起来,说道:“放心吧,这种考试怎么能难得住你家相公?”

  叶红梅这才反应过来,嗔怒道:“有话不好好说,白白替你担心!”

  “怎么,你很担心我考不好?”

  “当然了,你是我相公,我当然希望你顺利考取功名,进而成就一番事业!”

  林墨很是感动,心中暗道,捡了个反贼当老婆,看来是捡对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