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明朝小相公 > 第85章 兄弟,你被骗了

第85章 兄弟,你被骗了


  “能量,物质,转化……”

  朱瞻基感觉自己仿佛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一个前所未有的、全新的科学世界正在向自己招手。

  这时候,水开了,壶盖子一掀一掀的,林墨刚想上前把水壶拿下来,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别动!”

  只见朱瞻基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水壶,一动也不动。

  林墨心中突然出现一个震惊的想法,不会是……

  “林兄,你告诉我,壶盖被水汽掀起来也是因为能量吗?”

  果然!

  林墨心中暗道一声卧槽,你不是古代人吗?怎么……领悟能力这么强的吗?

  难道自己一不小心就培养出来一名科学家?

  此时的朱瞻基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继续说道:“既然水汽可以掀开沉重的壶盖,可不可以带动更重的东西呢?”

  林墨点点头,说道:“理论上是可以的。”

  朱瞻基很是激动,又问道:“这种能量如何才能加以利用?”

  看到对方开了窍,林墨也不藏着了,说道:“需要一种特殊的机械。”

  “什么样的机械?”

  朱瞻基已经完全沉浸其中,脸上尽是期盼之色,因为他已经意识到,自己这个发现很可能会改变大明朝的未来。

  既然火药是物质向能量的转化,那么其他的物质呢?

  是不是任何物质都可以转化?这些转化而来的能量应该怎么利用?如果能找到利用这些能量的方法,那将会是怎样一个世界?

  林墨看到朱瞻基的样子,知道今天不给他拿点干货出来是不会罢休了,于是又转身来到书房,拿出一张纸,画了一张简易的蒸汽机示意图。

  “你看这里,这个活塞是可以动的,当里面的水沸腾之后,便可以顶开活塞,这时候水汽外泄,活塞会重新缩回去,然后再次被顶开,只需要不断补充热量和水,便可以往复运动,这就是蒸汽机的原理……”

  朱瞻基双手紧紧地抓着图纸,眼睛直发光,那模样就像抓着一万两银子一般。

  林墨还以为对方没听明白,毕竟涉及到物理学的知识,听不到也很正常,于是说道:“黄兄若是听不明白也不要急,这些东西……”

  “林兄!”突然,朱瞻基激动地喊道,“这张图纸可以送给我吗?”

  林墨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吓得一个机灵,然后点点头,说道:“当然可以。”

  “多谢了!”朱瞻基如获至宝一般将图纸折起来放在衣兜,拱手道,“告辞!”

  “那个……”

  朱瞻基站住脚步,问道:“林兄还有什么事?”

  “既然黄兄如此热爱科学,不妨将这段时间的心得体会写下来,投到轩墨坊,若是能录用,还有稿酬……”

  林墨也知道面前这位黄公子肯定不差钱,靠这点稿酬吸引不了人家,就是不知道他看到自己的文章登刊发表会不会有些成就感呢?

  “轩墨坊……录用?”

  朱瞻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心说轩墨坊不是卖话本的吗,录用什么啊?

  “是这样的,轩墨坊最近在筹划办报纸。”

  “报纸?邸报?”

  “差不多吧,邸报是朝廷的,我们办的报纸叫明报,是民间的,但是功能和朝廷邸报有些类似,都是刊登一些新鲜事,其中还设有文学和科学板块,这里面的文章来源主要靠征稿,谁都可以投,一经录用就有稿酬。”

  “哦,是这样,”朱瞻基点点头,说道,“那好,我回去想想怎么写。”

  说完之后,朱瞻基起身告辞,林墨将他送出门外,待对方走远之后,刚要回院子,眼角余光瞥见远处角落有个人在向自己招手。

  仔细一看,竟然是路大友。

  林墨四下看了看,眼见没有人注意自己,这才若无其事地走到路大友身边。

  路大友先是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被人抓了?”

  林墨赶忙拱手行礼,道:“此番能够脱险,多亏了路大哥和姚大人。”

  路大友确实帮过忙,他去找了顺天府捕头王宁,只是想着借姚少卿的名头帮林墨走个后门,却没想到,人家直接把大兴知县给干死了。

  本以为林墨有别的后台,可是看他的反应,不像啊……

  “好说,好说!”路大友含含糊糊地答应下来,又说道,“大人有任务给你。”

  林墨小声问道:“什么任务?”

  “经过我们调查,那个袁先生却是汉王的人,这就很让人费解,为何南山堂的人会和汉王的人有联系?”

  林墨心说这事我知道啊,但是……毕竟涉及到汉王,这池浑水最好不要趟,要不然,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姚大人的意思是……”

  “不错,大人就是让你借助叶姑娘的关系,深入香山书院打探一下,此事非同小可,切记不可向任何人泄露,万一被其他人知道,特别是被汉王知道了,后果很严重!”

  看到路大友一脸严肃的表情,林墨心说,我当然知道很严重,别说泄露了,我压根就不想管!

  帮你们查查反贼也就罢了,现在让我去调查汉王?

  无论汉王谋逆之心是真是假,反正我死是肯定的!

  想到这里,林墨脑子里转了转,说道:“就怕我接触不到他们的核心人物,打探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

  先把话给你堵在这,查不到线索可不要找我!

  路大友并没有察觉到林墨的小心思,继续说道:“就这样说定了,有了消息还是去找刘大棒。”

  “等一下!”不提刘大棒,林墨还想不起来这件事,当下气愤地问道,“为什么我找刘大棒给你送消息,我还要付给他钱?”

  “付钱?什么钱?”

  路大友被问住了,似乎很不理解。

  “跑腿费啊,刘大棒说了,你们跟他约定的,每次送消息要额外收费,我说,你们找的人靠不靠谱啊?万一哪天我身上没带钱,是不是连消息都送不出去?”

  路大友沉默了好一会,这才语重心长地说道:“兄弟,你被骗了。”

  “什么?”

  “刘大棒找你收钱,应该是他在诓你,这事跟你路大哥一点关系也没有。”

  说完之后,路大友转身离开,留下林墨独自一人站在风中凌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