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明朝小相公 > 第47章 一举成名

第47章 一举成名


  何俊对对联的时候被林墨抢了风头,有心在诗词上找点场子回来,但是,败军之将,何以言勇,现在看到有人主动去挑衅,顿时来了兴致。

  可能是因为林墨刚才的下联比较惊艳,这一上场,顿时引起众人的注意,大家都想看看,这个对联小能手作诗是什么水平。

  张枫脸上挂着一副不以为然的姿态,自从得到了江南第一才女的称赞,感觉整个人都变得自信起来,此时再看林墨,呵呵,不过土鸡瓦狗尔!

  打架有人帮忙,作诗不会也有人帮忙吧?

  而作为诗会现场最靓的那颗星,杨诗音的表现就淡然多了,毕竟从小见过的大儒太多了,随便拎出一个来都是当朝进士,别看诗会上这些读书人一个个咋呼的厉害,等到来年春闱,最终榜上有名者怕是不会超过一成。

  在她眼里,这些所谓的青年才俊不过是年轻气盛罢了,甚至可以用年少无知来形容,真正有才之人,是不会如此招摇的。

  林墨看都没看张枫一眼,上前来先是对众人行了一礼,然后说道:“在下水平有限,比不上杨小姐这般七步成诗,不过,既然是以情为题,倒是有一首现成的,名为渡情。”

  张枫不愿意了,为什么单单提到杨小姐,我也是现场作的诗啊!

  “林兄的诗词定然是经典之作,我等洗耳恭听,这个情字怎么个渡法!”

  你小子不是嚣张吗?那好,我先把你捧得高高的,一会看你如何下得了这个台!

  还渡情,一会让你渡劫!

  林墨没有理会,只是淡淡一笑,念出自己的诗:

  西湖美景三月天,春雨如酒柳如烟。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

  四句念罢,现场再次陷入一片安静,文人作诗,除了那些天赋异禀之辈,大多数人都是辞藻堆砌,以年轻学子为尤,什么词句好听,哪些字眼优美,一股脑拼凑在一起,句末再押个韵辙,一首诗就出来了。

  别看什么为赋新词强说愁,真要能给诗里加个愁字进去,也算有些水平了。

  而林墨的诗中却找不到华丽词句,看似普普通通,却给人一种浑然一体的感觉,从水平来说,比在座的大多数人高明多了。

  杨诗音再度抬起头来,这一次,她眼中是欣赏的神色,方才对对子的时候还没觉得怎么样,这首渡情却给人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奇怪的是,这种感觉竟然似曾相识……

  张枫脸色有些黑,正琢磨着说点什么,却听到林墨已经念出下半首: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若是千年有造化,白首同心在眼前。

  林墨这边刚刚念完,在场众人突然喧哗起来,张枫刚才黑沉沉的脸色也变得激动无比,只见他满是不屑地说道:“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这不是白蛇传里的诗句吗,怎么变成林兄的了?”

  这首诗本来是白蛇传的插曲,林墨撰写白蛇传的时候,引用了中间最经典的两句,是以众人只知这两句,却没见过整首诗。

  “是啊,这不是明摆着抄袭吗?”

  “本来‘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两句也算是高明,可没想到是为了别人的诗特意拼凑而来,白白激动了。”

  张枫犹如打了胜仗一般,继续调侃道:“看来,林兄的渡情,渡的是许仙和白娘子啊!”

  林墨笑笑,没有说话,这时候,一旁的杨诗音却饶有兴趣地说道:“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这两句本就唯美至极,林公子以此为基调作的渡情,意境完全相融,是一首好诗。”

  在杨诗音看来,引用他人的诗句并无不可,就看你用的巧不巧,秒不妙了。

  李白曾写过“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后世苏东坡有“多情白发三千丈,无用苍皮四十围”;黄庭坚诗中有“我来五松下,白发三千丈”;杨万里诗中有“却将白发三千丈,缲作霜丝补锦囊”。这种用法并不奇怪,诗写得好不好,主要看意境,林墨整首诗意境完全符合白蛇传的主题,那就是好诗。

  其他人可不这么认为,特别是张枫,犹如抓住林墨的小辫子一般,张口抄袭,闭口无耻,好一顿奚落。

  朱瞻基凑到林墨身旁,问道:“林兄为何不公开身份?”

  林墨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我就是来凑热闹的,不想多生事端。”

  这倒是实话,若非张枫挑衅,林墨甚至都懒得站起来去看他一眼,此次来诗会,自己是带着使命的,太出风头反而不好。

  张枫情绪依然高涨,无意间一瞥,看见何俊坐在一旁默不作声,他早就看出何俊和林墨之间有矛盾,而且,何俊是香山书院的人,此时正好拉拢一番。

  “何兄,有人明目张胆抄袭他人诗句,这种无耻之行为,你怎么看?”

  何俊被人点名,脸色有些尴尬,心中暗暗骂道,你是傻X吗?

  要是有问题,我早就发难了,还用得着你来提醒?

  张枫哪知道何俊心里正在骂自己,又问道:“何兄为何不言?”

  何俊气得想打人,你自己丢人还不嫌够吗?还要拉上我?

  看到场面越来越乱,宋珏站了起来,先是摆摆手,示意众人噤声。

  张枫赶忙上前说道:“宋先生,刚才有人……”

  宋珏再次摆摆手,打断张枫的话,然后说道:“可能大家还不知情,刚才作渡情诗的小友,便是林墨。”

  “林墨又如何?”

  张枫又气又恼,你自己的学生都折了面子,你这个当老师的不帮你的学生出头,还要向着外人?

  不过,林墨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有些耳熟呢……

  “就是写白蛇传的林墨?”杨诗音神色有些激动,一下子站起身来。

  张枫愣在当场,怪不得这个名字听起来有些熟悉,原来……他就是白蛇传的作者?

  新版白蛇传风靡一时,在场的才子佳人哪个没读过?此时突然遇到作者本尊,会场上再度喧哗起来,杨诗音四下张望,却发现林墨早已经离开会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