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明朝小相公 > 第46章 才子佳人

第46章 才子佳人


  “好!”

  寂静的会场,突然传出来一个叫好声。

  只见在林墨身旁,朱瞻基忍不住拍着手掌说道:“此联对的巧,对的妙!”

  台前的袁先生也不禁眼前一亮,这个下联不仅对的工整严谨,意境也更加磅礴大气,

  听铁马声声,关山入梦。

  奉日月昭昭,天下一统。

  相比之下,何俊对的“看银钩笔笔,书画萦心”就显得太过无力了,上联都铁马入关了,他还搁家里玩书画呢,气势上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

  却没想到林墨一句“天下一统”,在气势上对“铁马入关”直接形成碾压,上联气势磅礴,下联气吞山河,堪称绝妙!

  此时,袁先生对林墨多看了两眼,心中暗暗记下此人。

  朱瞻基心中非常激动,是因为此联不仅对的工整,其中还有隐含的信息。

  奉日月昭昭,日月即为天,可以理解为奉上天旨意,而日月合起来又为明字,其中隐藏的含义就是:奉天法旨,大明天下一统。

  太祖朱元璋开创大明朝,说是奉天法旨没问题,这是大家公认的,但是朱棣靖难起家,其中的故事就复杂了。

  林墨这个下联的奇妙之处就在于,奉天法旨,大明天下一统,也可以用在靖难之役。

  无论是朱元璋起兵抗元,还是朱棣起兵靖难,只要最后完成了统一天下的局面,就是奉天行事,哪怕是靖难,也是奉天靖难!

  其他人就没有朱瞻基这么兴奋了,但是林墨这道下联却是没什么好说的,几乎所有人都清楚,“天下一统”比“书画萦心”高明了不知几个档次。

  何俊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他从小拜大儒宋珏为师,便是在整个香山学院,自己的文学造诣也是青年一代的佼佼者,今日却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怎会输给一个写小说的?

  林墨也没有多说什么,向众人抱了抱拳,然后坐下继续喝茶,却见周围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叶红梅眼中满是疑惑,她不明白为何连自己师兄这样的青年翘楚都会败在林墨手下。

  小倩则是一脸崇拜,她不懂诗词,但是从众人的表情就知道结果了。

  曾鹤龄则是饱含深意,意思是:你还说你不擅长诗词?

  黄公子就更奇怪了,眼中满是赞许之意,甚至带着些许感激之情,林墨心中暗道,这人可真奇怪,我又没夸你,为何要感谢我?

  这时候,宋珏再次站出来,说道:“看来大家气氛都很活跃,对联就先到这里吧,下面开始进入正题,袁先生,你给诗会定个主题吧!”

  袁先生跟着站起来,笑了笑说道:“长江后浪推前浪,诸位青年才俊都是大明的栋梁之才,老夫心中甚是欣慰。既然在座的以青年为主,这样吧,就以情字为题,诗词歌赋体裁不限,大家随意发挥可好?”

  此言一出,立刻有人响应,林墨抬眼一瞧,竟然是老熟人张枫。

  只见张枫摩拳擦掌地走上前来,说道:“久闻杨小姐有江南第一才女之名,在下江西张枫,今日借此机会作诗一首,还请杨小姐品鉴。”

  其实,会场上大多数所谓的才子都在偷偷盯着杨诗音,眼见张枫上前,一个个心中又是嫌弃,又是嫉妒,但是碍于读书人的面子,不好说出来。

  杨诗音淡淡一笑,轻启朱唇:“张公子言重了,所谓才女之名,诗音愧不敢当。”

  眼见美人笑语嫣然,张枫心都醉了,赶忙说道:“杨小姐过谦了!”

  杨诗音没有再答话,张枫便清了清喉咙,吟道:“迟迟半许欲凌风,怊怅云薄有岁寒。十里景淑人易困,柔肠一梦问香山。”

  “好!”

  与张枫同行的几人立刻开始叫好,会场上稀稀拉拉有掌声传来,角落中的林墨却摇了摇头,这个也叫诗?

  若是说有些诗词仅仅是华丽辞藻的堆砌,看起来优雅,但是缺少神韵,倒也还罢了,可这位只有辞藻堆砌,连华丽二字都算不上。

  什么玩意啊!

  原本以为参加诗会的都是出口成章、七步成诗的那种,自己还兴致勃勃地准备欣赏众才子们的表演,却没想到,原来就是这种水平?

  这也难怪,毕竟自己学过的诗词都是古往今来最顶级的那一类,能上课本的,自唐朝算起,一千五百年仅仅出了那么十几位,再比较一下在座的这些“才子”,差距是显而易见的。

  张枫满眼都是美女,哪里顾得上去看林墨,只见杨诗音轻声说道:“张公子柔肠一梦问香山,小女子领教了。”

  这番话不褒不贬,只是客套一下,张枫却很是激动,当下说道:“多谢杨小姐称赞,不知在下是否有幸见识见识杨小姐的才名?”

  在座的众学子虽然看不上张枫那副嘴脸,但是对杨诗音都很感兴趣,一个个都紧紧地盯着,毕竟……美女嘛,人之常情。

  杨诗音从小到大,无论是长相还是才学,以致自己经常被当做焦点,对这种场面早已习惯了。

  “既然如此,小女子不才,以情为题赋词一首,请诸位品鉴。”

  大家都打起精神,只见杨诗音稍稍思索,轻声吟道:

  时事难觉娇渡马,萧条自可知和寡。

  偏与伴人犹未嫁,来在手,易歇无限长流水。

  涣若凄情春不暖,总逐味淡春堪恋。

  偃桂不还家海燕,春不老,一曲相思唱与谁?

  “好词,好词!”

  张枫立刻拍手叫好,其他人反应过来,纷纷称赞。

  林墨也暗暗点了点头,果然是才女,就是不一般,这么短的时间能做出一首渔家傲,以相思之情贯穿其中,优美而雅致,实在难得。

  杨诗音带动了广大才子的情绪,一时间,大家纷纷展现才艺,有吟诗的,有作词的,还有当场写骈文的,就是大多数的水平……一言难尽。

  也不知道怎么着,黏在杨诗音身边的张枫突然就把目光投向林墨,说道:“林兄对联对的好,想来诗词上的造诣颇深,何不来展现一番?”

  林墨心中不快,你泡妞就泡妞,拉上我干嘛?

  想通过踩我显示你自己有多厉害?

  就你无病呻吟的那几句,也好意思叫诗?

  若是换作平时,林墨都懒得理他,但是今天实在看他不爽,便站起身来,说道:“既然如此,在下恭敬不如从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