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明朝小相公 > 第45章 巧对

第45章 巧对


  香山书院不愧为北直隶最有影响力的书院,办个诗会声势浩大,各大才子才女齐聚一堂,终于,主角出现了。

  宋珏红光满面,作为香山书院的院长,率先发表开场词,林墨则坐在人群一角,最不显眼的位置,眼里只有茶水和糕点,还有就是不时地偷瞄两眼会场上的漂亮姑娘。

  其实,来参加这个诗会实属被迫,南山堂要求自己来,黑衣门也要求自己来,一边是杀人不眨眼的反贼,一边是高高在上的朝廷,自己这种小人物哪边也招惹不起,只好乖乖来了。

  喝喝茶,看看美女,也挺不错的嘛!

  至于宋珏的开场词嘛,无非就是一些毫无意义的废话,没有任何兴趣。

  何俊就站在宋珏身后,一直四下张望,终于看到角落里喝茶吃瓜偷看美女的林墨,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你还真敢来!

  那好,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有太多的办法让你难堪,起码在读书人里面,你是混不下去了!

  目光再一转,看到林墨身旁的青年书生,虽然换了装束,但是一眼就认出来,正是自己的师妹叶红梅。

  何俊心中顿时无名火起,下意识地攥紧拳头。

  “林兄?”

  林墨转头去看,原来是曾有过一面之缘的黄公子,此人和自己相谈甚欢,他的仆人还𤭢了一只茶碗,再一看,果然,茶碗粉碎者就在身后站着。

  纪纲看到林墨抬眼看向自己,假装礼貌地笑了笑,就是他一双三角眼太寒碜,笑起来比哭还难看。

  “黄兄别来无恙?”

  朱瞻基早就过来了,本打算偷眼观察,所以才选了角落的位置,却没想到和林墨不谋而合。

  “当日一别,甚是想念,一直想着再去拜访,今日在此处得见,说明你我二人缘分未尽。”

  “黄兄客气了,不过,我搬家了,暂时不回林家寨。”

  “是吗?改日一定要去林兄的新宅坐一坐,以贺林兄乔迁之喜!”

  朱瞻基怎么可能不知道林墨搬家,他手里可是掌握着锦衣卫的情报,对林墨一举一动摸的透透的,就差派人半夜里去听墙根了。

  “那就说定了,在下恭候黄兄大驾。”

  朱瞻基凑上前来,问道:“在下读了林兄的话本,发现林兄对诗词造诣颇深,今日诗会正当一展腹中才华,为何不坐前排?”

  “我对吟诗作赋不擅长,今日就是来凑热闹的!”

  林墨没有说谎,自己就是来凑热闹的,可是朱瞻基不信啊,又说道:“白蛇传和倩女幽魂两部话本里面的诗词优美,意境深远,若是说林兄不擅长诗词,怕是这个会场上八成以上的文人连凑热闹都没资格了。”

  “黄兄谬赞,在下真的是来凑热闹的。”

  朱瞻基不知道林墨为何如此低调,但是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看到林墨旁边有生面孔,问道:“这几位是林兄的朋友?”

  “这位是曾鹤龄曾兄,这位是叶……叶兄,这位是叶兄的书童。”

  “幸会,幸会……”

  “……今日是以文会友,大家不要拘束,按照往年惯例,先对对联,谁先来?”

  宋珏致完开场词,马上步入正题,各大才子佳人开始踊跃发言,林墨听了一会,发现这些所谓的才子,好像……水平也很一般嘛!

  诸如“窗前莺共语,帘外燕双飞”这样的,虽说简单,也还算过得去,但是“将军立城东,壮士会挽弓”,就不像话了,简直是打油诗嘛!

  看到林墨笑而不语的样子,朱瞻基问道:“林兄不去露一手?”

  “额……我还是喝茶吧!”

  这时候,前面传来一个声音:“这不是林大才子吗?听闻林大才子诗词无双,在下不才,想与林兄讨教一番!”

  林墨迷茫地抬起头,原来是何俊,心中不免诧异,我和你无冤无仇,干嘛针对我?

  我就想当个吃瓜群众,这么难吗?

  “何兄言重了,在下不擅长诗词对联,还是不去献丑了吧!”

  何俊哪里肯定放过他,当下说道:“林兄太过谦了,这样吧,在下出个上联,抛砖引玉。”

  在场很多人是认识何俊的,却不认识林墨,看到何俊这么说,都等着看热闹。

  何俊稍加思索,说出上联:“春雨丝丝润万物!”

  林墨想都没想,答道:“红梅点点绣千山!”

  说完之后,林墨就后悔了,他本来没打算出手,但是,这个对联实在太简单了,下联顺嘴就溜出来了。

  “好!”

  可能是因为林墨对的太工整,立刻有人叫好,只见叶红梅脸色浮上一层红晕,而何俊的脸色刷一下就黑了。

  这简直就是让自己伤口上撒盐啊!

  何俊心中气不过,立刻又说出一个上联:“雾锁山头山锁雾!”

  林墨已经是骑虎难下,只好对道:“天连水尾水连天。”

  何俊脸色由黑转白,额头上开始出现汗渍。

  “日照纱窗,莺蝶飞来,映出芙蓉牡丹。”

  众人一看两人杠上了,顿时来了兴致,等待林墨的下联。

  林墨也是无奈,既然已经把人得罪了,索性不管了,来吧!

  “雪落板桥,鸡犬行过,踏成竹叶梅花!”

  何俊心态崩了,杀人还要诛心?

  宋珏知道何俊的脾气,担心失态发展下去无法控制,便出面说道:“袁先生,你来出个上联?”

  只见在宋珏身侧,一名老者淡淡一笑,说道:“今日看到北直隶的青年才俊齐聚一堂,老夫甚感欣慰,既然宋先生点名了,老夫也来凑凑热闹,上联是——听铁马声声,关山入梦!”

  此联一处,会场热闹的氛围变得安静下来,大家都在思考下联。

  林墨小声问道:“这个袁先生是何方神圣?”

  叶红梅回道:“是宋院长的好友,好像是专程从山东赶过来的。”

大家好 我们公众 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 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 年末最后一次福利 请大家抓住机会 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这时候,宋珏偷偷给何俊使了个颜色,何俊会意,上前说道:“晚辈对——看银钩笔笔,书画萦心。”

  “好!”

  下联一出,立刻再度引起喝彩声,何俊也算找回了一些面子,脸色恢复了笑容。

  但是,他怎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不如,林兄也来对一对?”

  对联这种东西,本就没有标准答案,看的就是对仗工整,意境相符,只是袁先生这个上联难度很高,能像何俊这样对出工整的下联,已经很是不易。

  林墨心中也是来气,不知道这个何俊吃错了什么药,非要和自己过不去?

  不就是说了句红梅吗,至于这么小心眼吗?

  “何兄下联对的工整巧妙,立意也很好,只是……”

  一听到只是二字,何俊的脸色又黑了,说道:“还请林兄赐教!”

  ““银钩笔笔”对“铁马声声”也还罢了,后面的“书画萦心”对“关山入梦”气势上明显不足,有损整个对联的意境。”

  林墨是实话实话,何俊可不这么想,你小子抢我的女人,还跟我对着干,今天一定要做个了断!

  “想必林兄定是有绝妙下联,在下洗耳恭听!”

  林墨沉思片刻,说道“奉日月昭昭,九州一统!”

  喧闹的诗会现场,顿时变得死一般寂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