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明朝小相公 > 第40章 不打自招

第40章 不打自招


  马德春只觉得耳边风声掠过,吓得双眼紧闭,待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一座大堂之上。

  身边几盏灯火忽明忽暗,两旁是各种造型的鬼差,堂上坐着一位黑脸大老爷,不知道是阎王还是判官,旁边还摆了一张案桌,有个身穿儒衫的鬼正在记录。

  黑无常走上前行了一礼,说道:“城隍大人,马德春带到!”

  原来上面那位大老爷是本地的城隍,只见城隍爷一拍案桌,沉声喝道:“堂下何人?”

  马德春双膝一软,跪倒在地,颤颤巍巍地说道:“小的马……马德春,见过……见过城隍大老爷!”

  城隍爷冲一旁的儒生鬼问道:“此人生平如何?”

  “小的……小的……”

  “没问你,一旁跪着!”

  “是……是……”

  儒生鬼拿出一份资料,说道:“马德春,洪武十二年生人,祖籍辽东……”

  这份资料几乎囊括了马德春的一声,此时,马德春更加肯定,这就是地府,否则的话,谁会有如此详细的资料?

  儒生鬼念完之后,城隍爷问道:“马德春,这份资料可有问题?”

  “没……没问题……”

  马德春心中的防线早已崩溃,哪里还有心思遮掩。这要是在阳间,定是打死都不会认的,但是在这里,现在唯一想的就是赶紧坦白,争取宽大处理!

  “你生平所作所为简直罪大恶极,本官判你下油锅,来人,给我炸!”

  两只小鬼太这一口大锅上来,锅里还冒着热气,马德春一下子瘫倒在地上,眼泪鼻涕一起流出,有气无力地哭道:“饶……饶命啊……”

  “且慢!”这时候,儒生鬼突然说道,“城隍大人,先前有女鬼徐兰,状告马德春强抢民女,不堪其辱,自尽而亡,但是阳间的记录却是意外死亡,真相究竟如何,还需要他亲自解释一番。”

  “嗯!”城隍爷点了点头,说道,“马德春,本官问你,女鬼徐兰告你强抢民女,迫使其自尽身亡,可有此事?”

  “这……”

  “本官警告你,在这里休要耍心机,你若不说实话,马上拔了舌头!”

  “我……我说……”马德春赶忙说道,“是我看她有几分姿色,所以动了歪心思。是我不好,我是畜生,我猪狗不如,请大老爷看在小的真心悔过的份上,给小的一次机会!”

  城隍爷转向徐兰,问道:“女鬼徐兰,杀害你的真凶已经认罪,等他签字画押,你便可以去投胎了。”

  徐兰行了一礼,说道:“多谢大老爷!”

  儒生鬼走过来,拿着一份口供,说道:“马德春,这是你的口供,若是没问题,签字画押吧!”

  马德春扫了两眼,根本不敢再有二话,提起笔签了字,又按了手印。

  “大老爷,小的都招了,能不能放小的一马,小的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母……”

  “现在知道你还有老母了?”城隍爷一拍惊堂木,怒道,“难道被你害死的人就没有老母了?他们的母亲发现自己的子女被害,是什么感觉?”

  马德春伏在地上,哆哆嗦嗦地说道:“小的知错了……”

  “马德春,你本来还有三十年阳寿,但是由于你生平作恶多端,阳寿大大折损,现在只剩下三个月,而且还是牢狱之灾。你现在考虑清楚,是继续去享受你那三个月的阳寿,还是直接去地府报道?”

  “我……我想回去!”

  马德春一听自己还能回到阳间,根本无暇思考,只要能回去,三个月就三个月,牢狱就牢狱!

  “那好,今夜先放你回去,我们三个月后再见!”

  与此同时,马德春只感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远处的火把和周围的小鬼一个一个变得模糊起来,自己脑袋越来越晕,最后脚下一软,摔倒在地。

  黑白无常走上前来,翻了翻马德春的眼珠,说道:“药起作用了,已经晕过去了。”

  儒生鬼拿着手里的供词说道:“大功告成,现在只需把这份供状交给顺天府,剩下的,就不需要咱们操心了。”

  城隍爷突然站起身来,向着儒生鬼鞠了一躬,说道:“此番徐兰大仇得报,多亏了林公子妙计,大恩不言谢,日后若公子需要帮助,我等必全力以赴!”

  儒生鬼正是林墨,他先是拱手回了一礼,然后说道:“班主客气了,今晚这场戏能够圆满谢幕,多亏了大家演技好,在下不过是出了个点子,客串一下,不足挂齿!”

  白衣女鬼嗖一下飘过来,说道:“林大哥,你这招太厉害了,让坏人自己就认罪,若是徐兰姐姐知道我们帮她主持公道,也可以安息了。”

  林墨叹了口气,说道:“在下对徐姑娘的遭遇深感同情,但是逝者已逝,现在仇也报了,大家还是想开些吧。”

  城隍爷对白衣女鬼说道:“小倩,此间恩怨已了,你跟我们走吗?”

  小倩却摇了摇头,说道:“兰姐姐生前对我与亲姐妹一般无二,我不能替她报仇,但是可以替她报恩,以后只希望能够留在林大哥身旁,效犬马之劳。”

  林墨推辞道:“我帮你们做事,不图回报,你千万不要有什么负担。”

  “我已经想清楚了!”小倩态度很坚定,“只希望林大哥不要嫌弃。”

  这下子,林墨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听城隍班主说道:“林公子日后必成大器,小倩留在林公子身边,我们心里也踏实。天色不早,我等不宜久留,林公子,后会有期!”

  林墨点点头,说道:“各位,后会有期!”

  …………

  马德春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处破庙里,他努力回忆昨晚发生的事,同时四下打量,这一看不要紧,吓得脸色惨白,差点再度昏过去!

  因为,这是一座城隍庙!

  他已经回忆起了昨晚的一切,又发现自己躺在城隍庙,当下不敢停留,连滚带爬往城里跑,等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回家,却发现自己的新宅早就被官兵围起来了。

  “就是他,抓起来!”

  锁链套在身上的一瞬间,马德春想起昨晚城隍说过的话,自己的阳寿只剩下三个月,而且还要在牢狱中度过,不由得万念俱灰,完了,一切都结束了。

  经顺天府重审,马德春强抢民女,致其身亡,秋后问斩。

  马德春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供认不讳,而这一天距离秋分正好还有三个月的时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