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明朝小相公 > 第6章 死而复生

第6章 死而复生


  自从朱棣登基之日起,大肆清剿建文旧臣,重启锦衣卫的监察职权,将朝廷百官乃至天下百姓的一举一动都牢牢掌握在自己眼皮底下,而这其中,最大的心患便是靖难遗孤。

  林墨终于认清了现实,眼前是一个死局,十死无生的那种。

  想要活命,除非被刺杀的那位大官现在活过来,然后指着叶红梅说,她不是刺客。

  官府的人已经将林墨家里的小院子重重围住,随时准备破门而入。

  “黑面阎王!”

  “什么……阎王?”

  “锦衣卫的千户阎老五,人称黑面阎王,据说此人曾是燕王府护卫统领,很受朱棣那老贼的器重,靖难之后专门留在顺天府,此人的手段极其阴险,受他迫害的忠良数不胜数。”

  林墨不禁问道:“堂堂锦衣卫千户亲自来抓你,你刺杀的是谁啊?”

  “黑衣宰相姚广孝,你可知此人?”

  林墨很是不解,搔了搔头,问道:“这人……不是已经死了吗?”

  “如此奸恶之人能够善终,可见老天多有不公,但是他还有个儿子,名叫姚继,本是在京师任太常少卿,前些时日突然来到顺天府,如此良机,岂能放过?”

  林墨摆摆手,说道:“事到如今,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还是想想如何脱身吧!”

  “走不掉了,”叶红梅摇了摇头,说道,“锦衣卫和昨日那些官兵不同,他们在行动之前必定算准了我们所有退路,不会留下机会的。”

  “那怎么办?就这么坐以待毙?”

  “我既然走上这条路,早已准备好随时赴死,唯一遗憾的是,平白让你搭上一条命。”

  林墨却淡然地笑了笑,说道:“姑娘可知,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能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你我缘分虽短,却也是前世好不容易才修来的。”

  看着林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叶红梅忍不住问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说这些风言风语,你不害怕?”

  “怕有什么用?”林墨反而想开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你我一起在黄泉路上还能做个伴,省的一个人寂寞。”

  叶红梅静静地看着林墨,片刻之后,突然走上前来。

  林墨有些懵,不知道对方想做什么,然后眼前一花,一阵香风扑面而来,两人的嘴唇贴在一起。

  啊?这……

  叶红梅两颊绯红,后退两步,转身打开房门,外面的官兵各个刀已出鞘,眼看便是一场血拼。

  林墨却还愣在当场,木讷地舔了舔嘴唇,什么情况?

  众官兵中,领头的是一名约四旬年纪的黑脸男人,正是驻守在顺天府的锦衣卫掌印千户阎老五,此时看到房门突然打开,立刻警惕起来。

  “阎大人请看,根据顺天府的情报,当时发现的可疑之人便是这名女子,属下已经打探清楚,这个穷酸书生三日前还是单身一人,根本没有什么娘子,此女子定是刺客无疑!”

  “干得不错,这次记你首功。”

  “谢大人提携!”

  眼看叶红梅便要只身赴死,林墨不知道从哪升出一股勇气,快步走过去,说道:“诸位军爷大驾光临,有何指示?”



  阎老五沉着脸问道:“你是何人?”

  “在下林墨,是这间寒舍的主人,不知大人怎么称呼?”

  “放肆!”早有人站出来训斥道,“我家大人的名号也是你能问的?”

  叶红梅当场便要发作,林墨拦住她,又说道:“诸位官爷如此大张旗鼓,是有什么公干?”

  “莫要再装蒜了,将你身后那女子交出来!”

  “敢问这位官爷,贱内可是触犯了大明律法?”

  “小子,再要废话,先割了你的舌头!”

  林墨也是无奈了,任你巧舌如簧,可是,人家压根就不跟你讲理,能奈之何?

  叶红梅在身后低声说道:“我去夺阎老五的刀,若是能将他控制住,便可以逃命。”

  林墨看了看四周,还有阎老五那张凶神恶煞一般的黑脸,低声回道:“我估计你打不过他,还是跑吧……”

  “你二人在那里嘀咕什么呢?还不速速束手就擒!”

  阎老五等的有些不耐烦了,缓缓地抬起右手,所有人立刻持刀走上前来。

  叶红梅眼中杀机涌现,暗暗盘算着进攻路线,准备直取敌首。

  “阎大人!”

  这时候,前方出现一个声音,阎老五有些诧异,回头去看,一辆马车缓缓驶到近前。

  在马车前面,一个护卫打扮的人勒马上前,抱拳行礼道:“阎大人,这么大的阵仗,可是有所发现?”

  阎老五拱手行了一礼,说道:“原来是路统领,请路统领回去转告姚少卿,刺客的身份已经查清楚了,今日便可缉拿归案。”

  “阎大人辛苦,不知刺客现在何处?”

  阎老五伸出手指,指向林墨和叶红梅。

  路统领向这边看了看,然后轻轻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书生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怎会是刺客?”

  “路统领你弄错了,那名女子才是刺杀姚少卿之人!”

  路统领突然笑了起来,说道:“阎大人莫要说笑!”

  “路统领,”阎老五脸色愈发阴沉,慢慢说道,“你这是在怀疑阎某人的办案能力?”

  “不敢不敢!”路统领说道,“阎大人的手段在下早有耳闻,不过呢,这样一名柔弱女子,怎么看也不像是刺客啊?”

  “是不是刺客,拿回去审了便知!”

  “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

  阎老五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问道:“此话怎讲?”

  “此人是不是刺客,何不让少卿大人来亲自指认?”

  “笑话!”阎老五冷冷一笑,说道,“姚少卿遇刺,身负重伤,如今生死不明,如何能来指认?”

  “请阎大人稍待片刻!”

  阎老五越发糊涂了,问道:“路大友,你倒底搞什么名堂?”

  “咳咳……”

  马车上缓缓走出一个人,大约五十多岁的年纪,须发花白,脸色亦是苍白,没有一点血色,似乎很虚弱。

  “姚少卿?”阎老五很是诧异,“你怎么来了?”

  另一边,叶红梅也紧张起来,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

  林墨小声问道:“什么不可能?”

  “我那一刀明明刺在他左胸心口位置,怎么会……”

  “那老头就是你的刺杀对象?”

  “不错,他就是黑衣宰相姚广孝之子姚继,今日前来,定是亲自来报仇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