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明朝小相公 > 第3章 我是你二叔

第3章 我是你二叔


  清晨的阳光照射进来,叶红梅慢慢睁开眼,看了看四周,警觉地坐起来,突然,腰间传来一阵疼痛!

  “哎呦!”

  叶红梅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伤口,昨晚发生的事情慢慢浮现在脑海中。

  “你醒了?”

  林墨走进来,手里端着一个破旧的瓷碗,上面还冒着热气。

  叶红梅想起昨晚的对话,问道:“你家不是揭不开锅了吗,哪弄来的粮?”

  林墨神秘地笑了笑,说道:“谁说的没粮就不能做饭了?”

  叶红梅将信将疑接过瓷碗,低头一看,竟然是一碗清煮青蛙腿。

  “这个……能吃?”

  “那当然!”林墨说道,“我跟你说,这都是高蛋白,营养丰富,你身上有伤,正好给你补一补。”

  “哪里有蛋?”

  “不是蛋,是蛋白,就是……算了,先不说这些,你吃就好了。”

  叶红梅将碗凑到嘴边闻了闻,说道:“还挺香的。”

  林墨说道:“你们这些江湖儿女,青蛙腿都不敢吃?”

  “谁不敢了?只是……太烫了。”

  “那好,你凉一会再吃,我先走了。”

  叶红梅脸色有些紧张,问道:“你去做什么?”

  “溪边的青蛙都快被我抓完了,得想想别的办法,不然中午就要饿肚子了。”

  叶红梅想了想,从头上摸出一根银簪,说道:“这根簪子应该能值点钱,你拿去换粮食吧。”



  林墨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还没到变卖家当的时候,你就安心躺着吧,找粮的事交给我就好。”

  眼见林墨向外走去,叶红梅在身后喊了一声:“林墨!”

  林墨停下脚步,回过身来看着叶红梅,等待她继续说下去。

  “你……注意安全!”

  “放心吧!”

  林墨转身走出院子,不知为何,一想到家里还有个女人,浑身上下充满干劲。

  看了看四周,一片鸟语花香,荒野求生看得多了,这样的环境下,找点吃的应该不成问题。

  稍加思索,心中便有了打算。

  先是从一颗刺槐的枝上取下一截小刺,修成鱼钩状,然后找了一根竹竿和一截细绳,从地上捡了一根鸡毛做鱼漂,最后从草地上挖了几条蚯蚓,一套简易的钓鱼装置就完成了。

  抓蛤蟆的时候就已经观察过了,溪水中是有鱼的,只是不知道大小。

  拴好鱼钩鱼漂,挂上蚯蚓,林墨开始等待自己的第一条鱼。

  许久之后,鱼漂终于晃动起来,林墨兴奋地提竿,一只小白条跃出水面,落在手掌中,用力挣扎。

  “鱼儿莫怪,为了给我家娘子补身子,只能委屈你了。”

  将小白条扔进竹篓,重新挂了蚯蚓,下杆。

  整整半天时间,收获了十几条小白条和两条小鲫鱼,林墨兴奋地提着战利品回到家,刚走进门就喊道:“叶姑娘,你猜我抓到了什么?”

  屋里却安静地出奇,林墨又说道:“叶姑娘,你睡了吗?”

  还是没有人回应,林墨这才发觉情况不对,将竹篓放在一旁,快步走进屋内,床上被子叠的整整齐齐,叶红梅早已经离开。

  在这一刻,林墨突然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失落。

  短暂的相逢,如梦似幻,现在梦醒了。

  罢了罢了,终归不是一路人,如此结局也在预料之中。

  一上午的成果已经化作一碗热气腾腾的杂鱼羹,林墨却毫无食欲,看着鱼羹,满脑子里却是佳人的一颦一笑,挥之不去。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林墨不由得面露兴奋之色,立刻起身去开门。

  “叶姑娘……”

  打开门后,心中一惊,原来是昨天来过的那三名官兵,还带着一个老农。

  老农说道:“林墨,你做啥呢,大白天关着门。”

  林墨有些诧异,试探着问道:“你……叫我?”

  “什么你啊我的?二叔都不叫了?”

  “二叔?”

  “你娃说咋回事嘛,读书读傻了吗?”

  林墨恍然大悟,如此说来,这副身体的主人竟然也叫林墨!

  “官差老爷说,你家里有个婆娘?”

  林墨心中一凛,坏了,若是同族二叔,定然对自己知根知底,昨日的谎言恐怕是包不住了!

  “你娃啥时候娶的婆娘?我们怎么都不知道?”

  “这……我们其实刚刚认识不久。”

  眼见林墨说话吞吞吐吐,那三名官兵开始紧张起来,有人握住刀柄,有人提起锁链。

  “诸位官爷莫急,我和娘子确实是最近才认识的,还未正式拜堂成亲,自然没来得及告知二叔和众乡亲。”

  那三名官兵对视一眼,为首那人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事说来话长……”

  “长话短说!”

  林墨脑子急转,迅速编了一个瞎话。

  “前几日,在下遇到一位姑娘在街上卖身葬父,原来她的家中遭遇大旱,颗粒无收,逃难至此,她的父亲又不幸离世,在下心中不忍,便帮她将父亲安葬了,那位姑娘便成了我娘子……”

  “行了行了!”为首的那名官兵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说道:“你这番话是真是假,将人请出来,当面一问便知!”

  “这……不太方便吧?”

  “出来问个话而已,有什么不方便的?”

  “几位官爷,昨日不是见过了吗?”

  “昨日是昨日,休要再废话!”

  林墨心中大急,人都走了,我去哪给你变个人出来?

  眼见情况不对,那三名官兵立刻警惕起来,便要往里闯。

  “官爷,我家娘子现在病重,郎中说了,这病说会传染的……”

  这番话已经起不到作用,为首那名官兵一把拽开林墨,另外两人冲进里屋,四下寻找一番,片刻后便出来回复:“头儿,里面没人!”

  呛啷一声,钢刀出鞘,林墨感觉到脖子上寒气袭来,哆哆嗦嗦地说道:“官爷莫急,我家娘子只是出去……”

  “你不是说她现在病重吗?去做什么了?说!”

  “这……”

  “还不说实话?那好,跟我们走一趟吧!”

  “去……去哪啊?”

  “顺天府大牢!”

  三人拿出锁链,套在林墨头上,然后一起拥着向外走去,看这架势,今天是不可能善罢甘休了。

  “相公,出了什么事?”

  不知何时,院门口站着一名女子,身穿粗布衣裙,手臂上挎着一只竹篮,正是去而复返的叶红梅。

  林墨心中一阵欢喜,上前说道:“娘子,你回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