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明朝小相公 > 楔子

楔子


  黄泉路上,鬼差马面一手提着酒瓶,一手牵着锁链,在锁链另一头,是一个已经失去意识的灵魂。

  “小妹妹……你坐船头啊,哥哥在岸上走……哦哦……”

  地府大门口接待室,牛头正拿着手机玩游戏,听到熟悉的嘶鸣式唱法,知道准是马面那家伙又喝大了,头也不抬地招呼道:“马哥回来啦,怎么样,出任务还顺利吧?”

  “常规任务而已,有什么顺利不顺利的,你马哥这么多年的老阴差了,还能抓错人是咋滴?”

  “这可难说,上次那两个叫张鹤龄的不就被你整岔劈了吗?”



  马面咧嘴笑了笑,说道:“那天不是阎王爷的小舅子结婚嘛,喝大了,失误,失误……”

  说着话,马面再次举起酒瓶,却发现已经空了,于是随手丢在一旁。

  “马哥你是不知道,那个张鹤龄跑到明朝去,把狙都给整出来了,现在大明朝可热闹了。”

  马面显然不想聊这个话题,便催促道:“我说牛老弟,赶紧的,录入啊!”

  “稍等一下,已经在推高地了!”

  牛头还在紧张地操作着,马面看到桌子上扔着一包烟,便摸出一根来点上,盯着屏幕说道:“又在玩牛头?”

  “当然,这可是我的本命英雄!”

  “那有个残血,快追……你倒是打啊!”

  “你别吵……”

  “哎,死了吧!”

  牛头郁闷地抬起头,说道:“你别瞎指挥行不行?”

  马面鄙夷地看着牛头,嘟囔道:“自己菜还怪别人。”

  牛头气得直哼哼,却无可奈何,只好退出游戏,然后点开轮回系统APP。

  “姓名?”

  马面回头看了看那个没有意识的灵魂,回忆了好一会,这才说道:“叫啥来着……哦,对了,林墨。”

  “林墨是吧,我查查……嗯,有了!”牛头很快搜索出结果,“林墨,明朝永乐元年生人,卒年十八岁……”

  “没错,就是……等会儿!”

  马面突然酒醒了一半,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朝代的?”

  “明朝永乐年间……”

  马面骚了骚头发,疑惑地问道:“牛老弟,你确定没搞错?”

  “确定啊,你今天的任务就是这个林墨,系统有记录的,你自己看。”

  马面看着牛头手机页面上的资料,顿时陷入沉思。

  “马哥,你不会是……又抓错人了吧?”

  “那啥……就是朝代不一样,名字都叫林墨,你只管录就行了。”

  牛头傻眼了,说道:“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我怎么录啊?”

  马面四下看了看,小声说道,“你先别声张,我这就去把那个明朝的林墨抓来。”

  “来不及了!”牛头指着系统显示的时间说道,“现在过去,早就魂飞魄散了。”

  “那你说怎么办?”

  “我哪知道啊?”牛头急了,又看了看被误抓来的林墨,说道,“还有这个,你赶快把他送回去,要是被判官大人查出来,咱哥俩年终奖都得泡汤!”

  按照地府的规定,如果有个别鬼魂没抓到,最多算个工作失误,问题不大。但是,把一个好端端的大活人抓来可就是事故了,性质完全不同。

  马面一拍脑袋,说道:“牛老弟你说得对,赶紧,启用回魂程序。”

  牛头刚打开回魂程序,马面却等不及了,一把抢过来,点了两下,然后走到林墨面前,解开锁链,一脚踹过去!

  “走你!”

  一道幽光闪过,系统显示,回魂成功。

  “马哥……”

  牛头看着系统提示,哆哆嗦嗦地说道:“你好像又弄错了……”

  马面凑过来一看,心中一凉,说道:“牛老弟,这事你得替老哥保密,千万别声张!”

  “可是……”牛头说道,“万一被判官大人查出来,我也没法交代。”

  “咱哥俩这么多年的交情,现在老哥有难,你就眼睁睁看着?”

  牛头摇了摇头,板着脸说道:“马哥,今天这事的性质实在太严重,兄弟我很难做的……”

  “你偷看判官大人的九姨太洗澡的事……”

  牛头突然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拉住马面的手,说道:“马哥你先别急,我们计划一下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