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我在大佬身边吃很饱 > 第163章 第 163 章

第163章 第 163 章


苏沉香不知道这些照片是怎么找到的。

照片上, 安嘉嘉欺负人的那种洋洋得意,在她还很年少的脸上那么清晰。

而她比划的得意洋洋的造型,就像是她并不觉得欺负人, 霸凌一个和自己年纪一样的同学是一件很可耻的事, 反而洋洋得意……这样的一组照片顿时在网络上引起了轰动。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虽然过去了很久, 安嘉嘉当初指责苏沉香霸凌自己的那些新闻已经成了过去式, 可当再一次出现了校园霸凌, 涉及的对象还是安嘉嘉这样曾经的当事人, 那当初的一切就重新被翻出来了。

在这些照片之下,有很多的质问, 还有愤怒地要求对安嘉嘉的惩罚。

很多很多, 涉及到了安嘉嘉自己的家人,还有……她原来竟然是个惯犯。

那她凭的是什么?

就凭她的本身的那简单的家庭。

还是曾经给有钱人当太太的好姨妈?

不管怎么样,安嘉嘉做这件事的热搜之下,还有很多的一些曾经的和安嘉嘉有过接触的人说着安嘉嘉的很过分的事。

无论是霸凌,还是曾经在做练习生的时候, 她暗中欺负人, 还有推队友下楼这样的事。

当苏沉香看到热搜的时候,安嘉嘉还有她的家人全都被曝光,而且受到了很多的责骂。

简直就是社会性死亡。

苏沉香看了一会儿, 就觉得有点同情林总了。

娶了徐丽当太太, 这也太伤了吧。

热搜之下说安嘉嘉的那些在娱乐公司欺负人的事, 大多都说她仗着自己的姨妈是林总太太,所以大家都敢怒不敢言。

安嘉嘉抢着同组练习生里最好的资源, 站位, 服装, 还有很多很多的优势, 甚至还排挤同组更优秀的练习生。

这不都是因为林总的原因么。

而且,林总难道真的全都不知道?

还是为了取悦妻子,对别人的委屈视而不见?

苏沉香都觉得那些质问有点道理了。

她为林总唏嘘两声。

人在医院住着,还得给安嘉嘉以前的破事儿买单。

她不同情安嘉嘉现在正在遭受的全网的指责还有骂声。

因为她霸凌被曝光,而遭受别人的辱骂,这不是应该的么。

甚至,曝光了这些,也是在为曾经被她欺负过的那些女孩子讨回公道。

“这鬼门也是拼了,也不知道安嘉嘉现在后不后悔跟寰宇娱乐签约。”

苏沉香一看安嘉嘉被骂声追讨,又不是傻瓜,就知道这肯定是鬼门的手笔。

知道苏沉香和安嘉嘉关系极度恶劣,知道苏沉香讨厌安嘉嘉,所以就把安嘉嘉的那些坏事都翻出来,再也不帮她隐瞒。

让她身败名裂,再也不能翻身,然后用这样的结果来讨好苏沉香。

她不得不承认,鬼门的手段真是不老少。

要苏沉香是个活人,看见鬼门下这么大的功夫给她出气,大概还会觉得鬼门……还行。

不过加注在那么多普通人的生命上的讨好,苏沉香却更厌恶。

鬼门讨好她,曝光安嘉嘉,她没觉得怎么开心。

因为私下里,鬼门还干着更加罪恶的事。

比如伤害了那么多无辜的普通人。

她之后几天一直在关注安嘉嘉的那些负面新闻。

看见她已经在网络上成为最可耻的那一类人,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上被人唾弃,而热搜却一直都没有掉下去,也没有人撤热搜。

她也只是微妙地对陈天北说道,“鬼门还真会拍马屁,就可惜了……我还是更喜欢吃饭。”

或许活人会觉得鬼门给自己出气了,可苏沉香的眼里,还不如鬼门大大方方给自己开了食堂管饭呢!

想想鬼门的小气,苏沉香就哼唧了一声。

她对安嘉嘉的下场没什么好关心的。

又不是陷害她了。

她自己做出了那么多的坏事,就得为自己的坏事买单,付出代价。

而鬼门……也应该为他们的罪恶买单。

只要来上课,看着文老师尽职尽责地讲课,对每一个对一些习题还有知识点有疑问的同学认真耐心地讲题,苏沉香就总是会想到自己没有亲眼见到,可却会在脑海里浮现的……她从十八楼坠落。

如果不是红裙女鬼在,文老师现在会怎样呢?

这样好的人,为什么会遭遇到这样的事?

而这一切,都是鬼门的错。

“……安嘉嘉完了。”

“她早就完了。敢跟鬼门勾勾搭搭,还觉得自己能有好下场啊。”苏沉香就哼了一声,跟陈天北窃窃私语地说道,“不过这回热搜闹得这么大,安嘉嘉在老家也过不下去了。就是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徐丽自己回来了,却始终没有见到安嘉嘉的影子。

看徐丽对安嘉嘉愤愤的记恨样子,显然安嘉嘉在这段时间和她起过冲突,而且……应该是安嘉嘉的日子比徐丽好多了。

要不是苏沉香突然冒出来,安嘉嘉没准还能东山再起。

不过现在,她的事儿也就是图个新闻,看个乐呵,苏沉香看了就算是差不多了。她现在还是更专注在学习上,心情不错,就继续学习。

顺便,期待一下那所谓的废弃厂房里的老王。

“你还真的要去吃?”

“趁着鬼胎被我吃得差不多,鬼门还没有第二批,赶紧把老王给抓了,免得他再造出一批来,那不是害人么。”苏沉香含糊地说道,“我可不是嘴馋。而是为民除害来着。”

她既然把废弃厂房的事跟白云观上报了,观主又那么重视,肯定马上就会有结果。

反正等着就行了。

至于鬼门的盛怒……苏沉香倒是想看看,鬼门还能怎么盛怒。

难道是折磨在鬼门手里的人质徐丽?

那苏沉香可太谢谢鬼门了。

她坏笑了两声,就期待着即将到来的第二批存货。

陈天北本来对要去和陈家老爷子接触心里不太高兴,可看着总是在自己身边神神气气傻开心的小姑娘,他微微勾了勾嘴角,眼底露出几分笑意。

他要去见陈家老爷子,苏沉香还坏心地给他支了个招儿,小小声地说道,“你带陈塘跟你一起去。”

“……陈塘?”

“被关了这么久,暗不见天日的,多可怜。你带陈塘回陈家去晒晒太阳。”陈塘现在还被关在一个单独的地方,避开了所有人。

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鬼门的那鬼咒太坑了。

这男人天天身上挂着几只鬼,谁敢把他放人多的地方去害人?

不过人多的地方不能去,陈家倒是还可以去一去的。

反正要祸害也就是祸害陈家老爷子。

那父子俩么,父子情深,陈家老爷子一定会原谅儿子的,哦?

苏沉香坏笑。

用在重点高中年级前十的聪明小脑袋瓜儿使坏。

陈天北嘴角抽搐。

他觉得这小坏蛋格外可爱。

不过这件事得跟白云观商量,毕竟得让白云观评估能不能把陈塘放去陈家。

这有什么不能的。

一打电话商量,观主还没说话呢,竖着耳朵在边儿上偷听的大长老就已经觉得这主意不错了,在电话的另一边用嘎嘎的沙哑声音说道,“行!送他回陈家!仙人板板……文明做人的!让陈家都尝尝厉鬼登门的味儿,不能光让小北受折磨!是小香的主意吧?我就知道!我们小香最聪明!”

老头子得意洋洋的声音引起了苏沉香的共鸣,她巴巴儿地趴在陈天北的手机上,也大声说道,“是不是?是不是?我就说我最聪明!为人民服务!促进父子天伦之乐,从我做起!”

陈天北:……

他嘴角抽搐着,看着仿佛找到了心灵之友眉开眼笑的小姑娘。

从小就是这么教五讲四美的?

那苏沉香竟然还没有长歪,真的是苏沉香自己天生善良了。

他看着因为要跟老头子讲话,趴在自己的手机边,小脸儿送到自己掌心的小姑娘。

暖暖软软的气息喷薄在他的掌心,酥酥软软,像是皮肤被细微的电流轻轻掠过。

心里莫名地变得欢喜,连阳光都变得温暖。

看着小狗儿一样几乎扎进自己怀里的小姑娘,陈天北没有说话打破这样的安静却温暖的时光,而是把手里的手机贴心地靠近苏沉香,让她和大长老说话能更舒服一些。

安静的教室的角落,只有这不大的空间,就像是只属于他们了一样。

哪怕苏沉香很快就和大长老说完了话回去上课,可陈天北放下手机,看着手里的习题,下意识地摸了摸嘴角。

他没有照镜子。

可他却确信,自己一定是在微笑着。

这样的好心情,是只属于少年人一个人的心事与柔软。

他没想和别人分享,可却觉得……

等文理分班,还是得跟苏沉香做同桌。

就算有许飞这个偷偷给苏沉香打野食的,也不能让苏沉香被被人给拐跑了。

陈少想想许飞这个还会围着苏沉香遗憾地说新疆烤包子可好吃了的家伙,心里生出危机感,糟心极了。

摊上三心二意的苏沉香能有什么办法?

加倍卷啊!

他对苏沉香是没办法的。

不过对陈塘却很有办法。

一句“送你回陈家”,这又怂又坏的中年男人就跟他一起上了车,陈塘还在憧憬着回家以后重新回到从前的美好生活。

可才下了车,陈塘就被陈家老爷子拒之门外。

“陈塘,你干了这么多的坏事,我没有你这个儿子!你走,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当知道陈塘回来,还带着三只厉鬼,陈家老爷子发出了大声的拒绝。

让陈塘带着厉鬼进家门,这不是要了他的老命么?

生命诚可贵,没有父子情可讲。

他冰冷的绝情,让兴奋地以为逃出生天的陈塘如同被泼了一盆冷水。

透心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