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 > 第497章 第四百九十七顶异国他乡的环保帽

第497章 第四百九十七顶异国他乡的环保帽


第四百九十七章

四月。

当流言达到顶峰后, 王秋的名声压过了所有明星。

他一人独占欧洲的社会头条!

谁能做到?

哪个歌剧明星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他既不卖艺,也不卖笑,白手起家, 以精准的投资眼光和一诺千金的品格得到客户的信任。高高在上的贵族阶层为见他一面而狂热,文坛里的知名作家以被他催稿而为傲, 被青霉素拯救生命的病人由衷地感激着药品的公开授权。

凡是刊登了他的信息的报刊必然大卖, 凡是印刷了王秋的独家照片的报纸都会被人用剪刀剪下来,作为收藏,即使一些不喜欢东方人外表的欧洲人, 也被媒体轰炸得不敢反驳。

这就是舆论的恐怖, 这就是站在时代前沿上的狂风!

它能轻而易举毁掉人,也能捧人上神坛。

无数人看着他!

无数人想要他摔得粉身碎骨!

麻生秋也不是神灵, 无法做到让每一个人都满意,所以他不会让自己沦落到活着就被人塑造金身, 每逢关键的时候,他就会自黑, 把风评拉到正常人能接受的范围。

从这一刻开始, 麻生秋也就懂得了过去的失败之处。

他编造了“分析师”的身份, 却舍不得玷污自己, 因为他得到的东西太少, 少到他会牢牢地维护住最好的东西。

他处处表现得都像是一个可怕的剧本组。

预判未来,分析信息, 占据巨大的信息差优势, 他总是以看完剧本再倒推剧情的方式,找到最佳的计划方案。

然而,表演就会有破绽,他不可能永远压制住家里真正的聪明人, 江户川乱步和太宰治对他造成的压迫,使得他开始拼命地弥补缺陷,渴望自己一直能得到他们的尊敬。

何不如——承认自己不如孩子们?

家长的自尊心为何要用在这方面,正常家庭里的孩子依旧会尊重父母,福泽谕吉不也得到了江户川乱步的敬畏吗?

一个敢于坦白失败的人,比粉饰成功的人更强大吧。

麻生秋也反省。

“我陷入了名声带来的怪圈。”

夏目漱石教给他如何立人设,也教过他如何避开这些弱处的较量,是他不甘心当一个只能旁观的家长,参与了孩子们的成长过程,想要战胜年幼的剧本组们。

夏目漱石可从来不会为了证明自己是“日本第一人”,而跑去跟国内外的顶级异能力者们pk。

真正的强者,在内心方面同样要强大,无缺无垢。换麻生秋也站在夏目漱石的立场上,他不可能支撑那么久,面对超越者的自卑会一步步啃噬他的心灵。

客观而言,“我是猫”的异能力十分没有用。

但是,姜还是老的辣,麻生秋也打不过夏目漱石是事实。

“充实自己,学习更多的技能,让自己在比别人更多的人生际遇里一直成长下去,将来的我——”

“便胜过了世间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

“剩余的那些人……”

“不比啦。”麻生秋也的嘴唇翕张,想通了一个神清气爽的地方,“你们再聪明,也是我的孩子。”

这就跟打不过便加入一个道理。

我比不过你们,但是我可以当你们的家长啊!

在春暖花开的季节,枝头染上绿意,宅居了整个初春的麻生秋也伸了个懒腰,前往了最近的报社。

他可爱的秘书小姐被他强制性地放了一个长假,赶去了法国,正在法国跟诺贝尔先生谈恋爱。麻生秋也由衷地祝愿他们走到一起,改变命运,爱情本就该让人变得更加美好。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麻生秋也的心中浮现一段俗语,朗朗上口,他用手掌触碰自己的脸颊,仿佛能感觉到那些年贴在耳畔的乌黑长发。

“我用尽运气和计谋,换来与你缔结婚姻的机会。”

“最后的结局——”

“我还没有亲眼看见,怎能让亲者痛,仇者快。”

他要召开这个时代的第一场新闻发布会。

召集这个时代的所有作家,为自己创作故事,以这场烈火烹烧的名气换来加快疗伤的机会!

此地,终究不是他的家,他仅仅是一个过客。

若作家皆是异能力者。

这一次,他设下局,让整个世界的“异能力者”救自己。

“各位,我是王秋。”

次日,麻生秋也站在包场的酒店内,说出自己的中文名。

他的神色淡然温和,好像流言针对的受害者不是他,从一场场恶意事故之中全身而退,被每个记者默默钦佩。

“最近很热闹,很抱歉耽误了你们的时间,作为流言的受害者,我想我该出面为这场流言蜚语给出一个解释。”

“不知道大家还记得‘王秋是奴隶’的传闻吗?不记得也没有关系,我知道大家更关心我的妻子是真是假,我的头发是不是在阳光下有七彩的颜色,更甚至有人最好奇每天为我而死作家那么多,为什么英法的文坛地位还屹立不倒?”

台下的记者们哄堂大笑,捂住嘴,不愿在王秋面前失礼。

行业的人最清楚王秋的手腕有多厉害。

“我可以回答你们的问题了。”麻生秋也笑道,“首先,我不是奴隶,我从小生活在东方人的环境下,所以你们不知道我也很正常,东西方的圈子隔得比较开。”

“其次,我的头发不会变色,没有作家为我死过,他们只会在我的催稿下想到死亡可以逃避写作。”

台下又是一阵了然的笑声。

麻生秋也摘去手套,露出完好无损的左手,“我真的结过婚,对方是一个法国人,所以我才会精通法语和拉丁语,我们的婚姻发生了一些意外,导致现在是分居状态。”

他的左手无名指上的一圈白色戒痕清晰可见。

那是常年佩戴戒指的痕迹。

死亡后,这一点定格在了他的身上,无法随时间消褪,证明着他迟早要跟二十九岁的事情做一个了结。

一瞬间,记者们发生骚/动,拉长脑袋,仔细去听内幕。

婚姻发生了意外?

什么意外?哪个女人能舍得让王秋一个人独居?

麻生秋也不慌不忙地自/爆后,说道:“关于妻子的事情,我不会多说,找得到算你们的本事。”

给了记者们一点友情鼓励,麻生秋也话锋一转。

“我愿意我说的话,承担所有法律责任。”

“所以,能提供的证明,我都尽量提供给你们了,相信你们也看得出我不是一个三头六臂的怪物。”

“最后,我要澄清身上伤痕的事情。”

“我身上有没有伤痕,伤痕在哪里,伤痕是什么形状,具体多少数量等等,这些不是我口头就能解释清楚的。”

“我知道你们想看。”

“不用掩饰,各位把眼睛收一收。”

“我给予你们一次机会,你们可以尽情地告诉外界——”

“拿作品来换吧!”

“作家们,诗人们!发挥你们勤劳的双手!”

“只要是跟我有关的出版作品,不色/情下流,能让我这个人愿意看两遍,我就认可你们的杰作!”

“一百部小说,一百首诗歌!”

“我愿意为你们,向世人证明——我此生,活得堂堂正正,衣服下没有任何被鞭挞的痕迹,我是一个自由的人!我是你们文坛最好的编辑,最好的读者!”

以容貌惊动欧洲的黑发青年诱惑了世人。

“想要看吗?”

“在此之前,那就先写给我看啊。”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