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蒋湘峰贺成乐 > 第九十六章 死不认账

第九十六章 死不认账


  全达明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嘴脸,让杜江云很反感,她将他的脸掰过来,说:“看着我!你这是解决问题的态度吗?人家一下子失去两个亲人,你要拿出态度来。”

  全达明盯着杜江云,问:“你说我该怎么办才算态度端正?难道要我以命抵命你才肯罢休吗?”

  说话间,全达明的癌痛又开始了。先是一阵一阵,针扎一般,稍微缓解一点,不到两分钟,又开始痛,像一群鸡鸭在他的骨髓、内脏啄米,他的额头冒出了冷汗。杜江云冷冷地看着,也不喊医生,说:“痛死活该!叫你作,让你作!”

  不大一会儿,全达明感觉像千万把刀子在身上剐肉一般,骨头上剐一刀,肚子里剐一刀,痛得他大汗淋漓,在床上翻滚。杜江云见情况不对,不像是装出来的,赶紧用呼叫器呼叫医生。

  苏夏荷赶过来,见全达明是癌痛,开了一只吗啡,让护士给他肌注。

  打了吗啡之后,全达明的疼痛慢慢缓解了。杜江云打来温水,为全达明换下衣服,擦澡。杜江云一边擦澡,一边埋怨:“有时候看你真的太可恶,恨不得你死了算了,看到你痛我又于心不忍,你说,我是不是也和你一样的作?本来,我们离婚这么多年了,我完全可以不管你、不理你,任由你自生自灭,我却不忍心丢下你一个人在病房里受苦。”

  杜江云的眼睛红红的。全达明看得心疼,自己这辈子亏欠了这个女人,这辈子已经没有能力弥补这种亏欠了,如果有来世,一定要好好弥补这个女人,一定不作,和她好好过日子。

  为全达明擦完澡,杜江云说:“我走了。等刘家兄弟来了,你再打电话给我吧。我来跟他们谈,赔礼道歉也好,赔钱也好,一切由我来应对。”

  全达明感激地点点头。突然,他叫住杜江云:“你说,运输公司、供货方、施工方有不有连带责任?你先去咨询一下律师。这个事,他们在行。”

  全达明讲了这么多废话,这句话倒是在理,他点醒了杜江云。毕竟背后的运作是这些公司,不是全达明,他们不能一推二五六,什么责任都没有吧?行,这也算是一个后手。

  科室里不平静,向岳屏情绪也不稳定,时好时坏,有时候对战胜癌魔充满信心,而一旦看到病区有人离去,又容易伤感。这种不稳定的情绪,对病情治疗不好。蒋湘峰也很担心,想了很多办法去稳定向岳屏的情绪,希望她对外界的感受能少一些,再少一些。

  蒋湘峰尽量抽出时间,陪在向岳屏身边。这段时间,家里看起来比较稳定,父母和岳父岳母分工明确,搞饭搞卫生送饭洗碗,每个人都不闲着。没事的时候,就聊聊天,话题集中在向岳屏身上,担心她的病,祈祷向岳屏的癌细胞千万别转移了,祈祷亲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科室的事,蒋湘峰尽量交给苏夏荷。她现在已经成熟了,对科室管理也有一些热情,但一直没能解决副主任,管起事来不是那么大胆,那么干脆,所谓名不正言不顺,就是这种感觉。

  也有几个年轻的医生,不服苏夏荷管,蒋湘峰就挨个找这些年轻人谈话,让他们支持苏夏荷的工作,他说,你们支持了苏夏荷,就是间接支持了我,支持了我,就对你嫂子的病情有好处。

  蒋湘峰都这样说话了,年轻的医生也就有所顾忌了。渐渐地,苏夏荷管理科室也就没那么别扭了。她分担了科室大量的事务性工作,他的时间就充裕起来,向岳屏的心情也渐渐稳定下来。

  一切,都好像朝着好的方向前进。

  隔日,刘建民的两个儿子赶到了医院。蒋湘峰和上官雪莹出面接待了家属。王江华和王春兰也来了,刘家两兄弟是乐华抗癌基金会的投资人,她们来看望慰问,也在情理之中。

  他们先去了太平间,他们的父亲和弟弟,一起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他们的母亲,目前还不知情。如何处理这件突发事件,考验兄弟俩的智慧。

  两兄弟在父亲遗体前跪着,泪流满面。父亲辛辛苦苦将他们养大,送他们出国念书,最后两个人都不回来了,给父亲送终的机会都没有。他们于心有愧。

  老大老二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哭得稀里哗啦,蒋湘峰于心不忍,将两兄弟拉起来,劝道:“人死不能复生,你们节哀顺变!依我看,早些让你父亲和弟弟入土为安,这是大事。”

  一行人出了太平间,赶往肿瘤内科,收拾父亲的遗物。两兄弟中,看起来,老大是主心骨。老大说:“蒋主任说的是,我们赶来,就是来处理后事的。可是,我弟弟的死,据说是跟一个叫全达明的病人有关,我们想见见这个人。”

  蒋湘峰迟疑,道:“全达明是胃癌病人,据我所知,这次你弟弟遭遇车祸,应该跟他没有直接的关系,但确实是他建议刘樟涛去押运铝合金的。”

  老二不服气,激动地质问蒋湘峰:“蒋主任,这么说来,我们还找不上这个全达明什么事了?我弟弟就白白死了吗?要不是我弟弟出事,我父亲也不至于走这么快!”

  蒋湘峰虽然没有处理过这种意外事件的纠纷,但医疗纠纷他还是见得多了,此时,决不能激怒当事人,激怒就是激化矛盾,说不定还会转移矛盾。他说:“我不是这个意思。请两位别误会,我丝毫不为全达明开脱。我的意思是,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先把后事办了。”

  老大听蒋湘峰说得在理,说:“蒋主任的话很有道理,我们也许不能在全达明身上纠缠太多,毕竟他没有亲手造成交通事故。我看,造成交通事故的责任单位有三个,一个是货运公司,一个是供货方,一个是收货方,其中,责任最重的,就是货运公司。”

  老二提议,说“此事暂时不能告诉妈妈,她年纪大了,接受不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