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蒋湘峰贺成乐 > 第九十二章 质子治疗

第九十二章 质子治疗


  忙完这一切,快中午了,郭子敬想起,他出门的时候,是半夜三更,一直没给家里去过电话,赶紧抽时间,给王春兰打电话。王春兰的声音懒洋洋地,说:“忙完了吧?这会儿才想起我,你说,错了吗?”

  郭子敬停顿了一下,说:“对不起啊,昨天晚上抢救一个病人,太晚了就没回去了。”

  “今天早上,我本来是想给你送碗鱼粉去的,哪知道你连电话都没一个,就没送了,看看你到什么时候能想起你的新婚妻子。”王春兰的语气,明显愠怒。

  郭子敬忙道歉:“是我不对,老婆大人,以后一定会及时给你打电话。”

  王春兰突然笑起来,声音生生脆脆的,像铜铃一般,洒满郭子敬的耳朵:“你这个傻子,把你主任办公室的门打开,老婆大人到了,赶快接驾。”

  郭子敬打开门,果然,王春兰仙女一般站在他的面前。她带来的不是鱼粉,是中饭。香喷喷的,包含深情。郭子敬接过饭,关了门,一把将王春兰抱在怀里:“谢谢老婆!”

  王春兰挣脱郭子敬的拥抱,说:“还不快吃饭。我知道你,忙起来不要命。现在肯定还没吃早餐。”

  郭子敬说:“知我者,春兰也!”

  王春兰跺到窗户边,看到那盆春兰抽出了新枝,好生高兴:“子敬,这盆花抽新枝了。怎么会在这个季节抽新枝?”

  郭子敬打趣道:“嗯,这叫起死回生。你老公不但会给人看病,还会给兰花看病。”

  “嗯?这么说,这盆兰花是生病了吗?”王春兰好奇地问。她第一次听说兰花还会生病的。

  郭子敬故意卖弄关子,道:“当然了,你如果想听,喊三声老公万岁,我就讲给你听。”

  王春兰说:“甭想!什么老公万岁!老婆万岁还差不多。愿说就说,不说拉倒!”

  郭子敬只得求饶:“老婆大人万岁。我讲给你听,我是怎么给兰花治病的。”

  原来,这盆兰花在盛夏之际,出现了黄叶和枯叶。兰花的叶子,一般是不会枯黄的,如果出现枯黄的情况,说明兰花生病了。郭子敬仔细端详这盆兰花,只见兰花失去了往日的生机,病蔫蔫的,叶子耷拉着脑袋。

  郭子敬意识到,兰花烂根了。他曾经听养兰花的高人说过,大暑时节,兰花最容易烂根了。怎么办?郭子敬就像查病例文献一样,查兰花治疗的知识。

  人家讲的是理论知识,他要的是自己实践。他买来剪刀、花肥、杀菌药多菌灵、高锰酸钾,自己动手,抢救兰花。

  郭子敬将兰花从盆子里倒出来,将泥土用报纸摊开,撒进去一些高锰酸钾,摆放在阳台上暴晒。这种暴晒最大的好处,就是杀菌。

  郭子敬仔细观察兰花根茎,发现有些地方发黑,有些地方腐烂了,郭子敬像做支架植入术一样小心翼翼地将兰花腐烂和发黑的根茎,剪得个干干净净。

  郭子敬打来开水,一半将花盆冲洗干净,一半放着,待开水凉了,就将多菌灵按照千分之一的比例倒进去,把兰花放到药水里泡了一个下午,下班的时候,取出来,放到办公桌上,通风晾晒两天。

  这两天,郭子敬又去花鸟市场,买了碳化松树皮、橡树皮、珍珠岩、碎石子、羊粪,呆兰花根茎干了,就将原来的泥土和上这些植料,将兰花种进去。

  最后,郭子敬得意地说:“你看,兰花如人,一定要真心呵护,才会祛病强身。现在,这盆春兰又活过来了,就像我的老婆大人,滋滋润润的。”

  王春兰不知道,种个兰花,还有这么多讲究,撒娇似的问郭子敬:“你对我,会有这盆兰花好吗?”

  郭子敬说:“小傻瓜,这盆栽兰花,能有我们家这朵大兰花珍贵啊?你当然是我心中最珍贵的那朵兰花!”

  王春兰撅起嘴,说:“讲得好听。你最在意的,还是你的病人。不管什么时候,病人都是第一位的。我就排第二吧,我认命了。”

  这时,王春兰的电话铃声大作,王春兰一看,是蒋湘峰的。王春兰嘀咕道:“又有什么事呢?难道还不让我休个结婚假啊?”

  且说王春兰接到蒋湘峰电话,火急火燎赶到肿瘤内科,蒋湘峰早早地等候在主任办公室,见到王春兰,也不客套,开门见山地说:“何香住到肿瘤内科来了。”

  王春兰一听这话,感到无趣,说:“我知道啊,她手术挺成功的,转过来住很好呀。”

  蒋湘峰说:“我是跟你商量另外一件事。我想送她去太平洋西岸,有一家儿童质子治疗中心,去接受质子治疗。目前,全世界最先进的治疗髓母细胞瘤的手段,文献资料说,到那里治疗髓母细胞瘤,五年存活率已经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王春兰迟疑着,问:“费用多少?”

  蒋湘峰说:“具体不知道,据说一个疗程要四万。一共要治疗三个疗程。”

  王春兰笑着说:“也不贵啊。你至于这样火急火燎把我喊过来吗?”

  蒋湘峰说:“四万,是美元。这个病治疗最佳时机,是术后三十六天内,进行全脑全脊髓照射。”

  王春兰笑容僵住了,这么短的时间,这么大一笔经费,不是她能做得了主的。她问:“质子治疗是个什么东西?放疗吗?”

  蒋湘峰说:“质子治疗简单来说,就是一种放射治疗计划系统。它的原理,很复杂,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得清的。简单来说,质子治疗就是一种带正电荷的粒子,以极快的速度穿透正常组织与细胞,达到癌变部位,速度突然降低并停止,释放最大的能量,产生布拉格峰,在短时间内杀死癌细胞,又不影响正常细胞和健康组织。”

  王春兰不懂质子治疗的原理,但她知道这个治疗对何香有效,如何帮助到何香,又不违规,是她需要考虑的问题。她脑袋里迅速算着账:四七二十八,一个疗程将近二十八万治疗费,三个疗程就是将近九十万,还不包括来回路费、陪护费、生活费。我的天!林林总总加起来,要一百多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