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蒋湘峰贺成乐 > 第二十四章 想入非非

第二十四章 想入非非


  蒋云剑一开学,家里就冷清起来。父母已经睡了,向岳屏在备课。要开学了,当老师的也要开始忙碌起来。蒋湘峰轻手轻脚打开门,向岳屏示意他轻点。蒋湘峰进了厨房,饭菜都热在电饭煲里。今天事太多,他没有胃口,将就着扒拉了几口饭。向岳屏站在厨房门前,轻轻说:“袁奇俊白天给我打了电话,说你勾引他老婆。”

  蒋湘峰一愣,说:“无耻。”

  向岳屏说:“我相信你,但人家老公打电话说你勾引,说要跟上官雪莹离婚,责任在你。”

  蒋湘峰愤怒了:“胡说八道。我现在就去找他。”

  向岳屏拦在门口,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想要证明什么呢?这种事,只会越抹越黑。我相信你,不是因为你的愤怒,而是因为我们二十多年的感情,因为你的人品让我相信自己没有嫁错人。”

  听了向岳屏的话,蒋湘峰冷静下来。他讲今天跟上官雪莹的谈话告诉向岳屏,补充道:“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他们家这个春节到底发生了什么。”

  向岳屏说:“不管他们家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要再管了!清官难断家务事,你不要引火烧身!”

  对向岳屏的观点,蒋湘峰未置可否:“这里面难道有什么针对我的阴谋?”

  蒋湘峰与上官雪莹搭档的时间比较久了,对上官雪莹的人品还是认可的,她不张扬,不浮躁,为人谦和,从善如流,搭档这么些年,对工作尽心尽力,没见过有什么出格的地方,更没有不检点的行为,这一次,袁奇俊怎么会如此污蔑自己的妻子?蒋湘峰百思不得其解。

  向岳屏劝解蒋湘峰:“也许袁奇俊指东打西,是不是他自己在外面惹了女人,急于要离婚,才会这么下作地往自己妻子身上泼脏水?或者,真的是有针对你的阴谋?”

  两个人分析来分析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最后决定,不再过问这件事,以静制动,看看袁奇俊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他到底要搞出什么幺蛾子?

  这边,上官雪莹和袁奇俊不平静。袁奇俊告诉上官雪莹,他已经打电话告诉向岳屏,蒋湘峰对你有非分之想。说这话的时候,袁奇俊正在手机上玩游戏,好像这事与他没有关系。

  上官雪莹怒目圆睁:“袁奇俊,你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中伤我?不顾一切往我身上泼脏水?”

  袁奇俊波澜不惊,继续玩游戏。

  上官雪莹冲上前,夺过手机,厉声问:“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如果你在外面有人了,告诉我,我会成全你。没必要这么厚颜无耻中伤我,中伤蒋湘峰。我和他没有苟且之事。是你的思想太肮脏。”

  袁奇俊反问:“上官雪莹,你和他之间真的清白?他凭什么无缘无故找到我们家里来?”

  上官雪莹冷笑:“袁奇俊,你混蛋!蒋主任来,是因为工作上的事。你太龌龊了!”

  袁奇俊说:“我不想跟你吵。眼见为实,我亲眼看见他跑到家里来找你。上官雪莹,我们离婚吧!”

  上官雪莹说:“你肯定有见不得人的事瞒着我,才提出离婚。我告诉你,你不说出真相,别想离婚。除了原则问题,我都可以原谅你。”进了卧室,反锁门。

  袁奇俊恶狠狠地朝着卧室喊道:“上官雪莹,你不离婚,我就去医院闹,看你们谁能抵得住。别怪我没有警告你,到时候你和蒋湘峰在医院名誉扫地,不要怪我。”其实,袁奇俊心虚,说这话的时候,连自己都没有底气。他已经陷进一个巨大的漩涡。几年前,他瞒着上官雪莹,在外面借了几笔巨额外债,拿出炒贵金属,亏得血本无归。后来,他才知道,他进入的所谓贵金属交易所,其实是个非法的交易所,被查封了。眼见着债务马上到期,他必须将债务窟窿填上。这边,跟老婆孩子没办法交差,就想出这么一条毒计,编造上官雪莹婚内出轨故事,逼上官雪莹离婚,自己独吞这套房子,然后拿这套房子去填补亏损的窟窿。

  袁奇俊就像赌红了眼的赌徒,一心想着扳本。早几年,是几个有钱人将他带进了贵金属炒作市场。行情好的时候,人家一天挣一台车,他想想都眼馋。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虽然他和上官雪莹那个时候结婚不久,手头没有什么余钱,他就到处找人借钱,承诺给人家高息。只要能挣钱,还点利息应该不在话下。

  人在想入非非的时候,往往忽略了风险。收益与风险,历来是一对孪生姊妹。袁奇俊跟大老板买的第一单,就是开白银多单,这一单,让袁奇俊挣钱了,只一个交易日,就挣了十多个点。来钱这么容易,简直不可想象!跟着别人接连做了几单,挣多亏少,袁奇俊兴奋不已。他自鸣得意地想,这种空手套白狼的生意,不费神不费力,来钱快,多好!他又找到一个人借了一笔钱,加码投入贵金属市场。

  袁奇俊往往是平了白银空单合约,马上就买入黄金多单合约,平了黄金多单合约,马上开仓白银空单合约,最快的一单持仓只有二十分钟,就挣了八个多点。奇怪的是,那段时间,袁奇俊运气特别好,让他经常处于亢奋状态,认为自己是贵金属市场的高手,他渐渐忘记了市场的风险,忘记了别人的忠告,常常是满仓干。

  在这个非法投机之地,好运气不会每次都眷顾没有风险意识的人。那天,袁奇俊跟几个朋友喝完酒,满身酒气打开交易软件,信心满满。他下午开了黄金多单合约,如果不出意外,那一个超级大国宣布降息,黄金将有一波上涨行情。然而,这一次,让袁奇俊傻眼了,超级大国宣布维持利率水平不变,夜盘开盘不到三分钟,黄金合约价格急速下挫。袁奇俊以为自己喝多酒了,看错了,使劲掐自己的手,好痛,再一看盘,还在跌。他赶紧看自己的单子,原先设置的止损位根本来不及平仓,而是在更低的价位爆仓了。袁奇俊坐在电脑前,一下子懵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