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白骨大圣 > 第570章 今天就让我教教你们镇尸符和掌心雷的真正用法!

第570章 今天就让我教教你们镇尸符和掌心雷的真正用法!


  “给我滚!”

  眼睁睁看着小道童被吞,晋安心底一沉,身上气机暴涨,一路横推,但凡挡在他身前之人尽皆像是被烘炉撞上,无火自焚起来。

  这是真人一怒,动了真火,直接在人间撒下三昧真火,大开杀戒了。

  杀到后来,这些人终于被杀破胆,明白过来晋安就是阳神降临凡间,天生就是克制他们这些妖鬼尸怪,纷纷惊惧避开。

  即便已经在大开杀戒,但晋安还是觉得他这种除魔效率太低下。

  恶鬼满人间,如果都是一个个杀,那要杀到猴年马月才能荡尽人间恶魔?

  “今天就让我教教你们掌心雷,镇尸符的真正用法!”晋安如一尊怒目的道教荡魔大帝,杀杀杀!

  雷部三十六神将最是嫉恶如仇,扬善惩恶,最见不得阴阳失序,有邪祟扰乱人间,刚直不阿的晋安就如雷部神将发怒,他这一怒,怒发冲冠,令群鬼胆颤心惊。

  “吾此剑非凡剑,斗星灿烂指天罡,指天天清,指地地灵,指人人长生,指鬼鬼灭亡!镇尸符,开!”

  晋安一边朝前横推,一边朝四面连打出几张镇尸符,镇尸符沾染上雷火纯阳,杀威再增,但凡死人尸怪,触之即亡。

  一路破邪过去,打爆一具又一具的尸首,炸得满地焦肉,焦臭恶臭难闻。

  而朝身后飞去的那张镇尸符,最后不偏不倚,堂堂正正贴在门楣正中心,震慑群邪,诸邪不得不请自来,擅闯他人田宅。

  这陈氏宗祠从今往后就归正一教庇佑了,若没主人家首肯或是晋安解咒,如今的陈氏宗祠哪还有后人,所以这宗祠只有晋安才能进入,除非有人想以强破强,强闯田宅。

  但这还没有完!

  “五百雷神掌中存,推开地裂天也崩,精邪鬼怪若逢此,顷刻之间化灰尘!五雷掌心咒,开!”

  晋安口中念咒不停,掌心又多了两张黄符,他以五脏仙庙里的五行脏炁牵动符纸里的雷令与敕令二符,刹那,轰隆!

  这个地方天打雷劈!

  从镇尸符下逃过一劫的人,怨魂邪灵恶人再次被雷劫洗练一遍。

  这些镇尸符和五雷掌心咒,全是搜刮自乌鸦道人的东西,晋安知道接下来会有一场大战,所以把乌鸦道人身上能拿的黄符都拿走。

  在人间有句话叫明珠蒙尘。

  雷法本是至阳纯阳之物,刚正不阿,存天地正气,经常代天庭视察人间,专劈那些阴气重的乱葬岗,山林精木,这雷法落入邪道之人手中,就如明珠蒙尘,雷法威力大减。

  现在这些雷符重新落入晋安手中,尤其现在的晋安请神上身,正是一身雷火真意鼎盛如天地烘炉燃烧之时,气势如虹,本是民间一般的雷符,此刻落入他手中,就是猛虎得翼,雷火威力大涨。

  掌心雷与五雷斩邪符还是有些区别的,威力稍弱,但胜在方便,画在掌心也可以发动。

  估计那乌鸦道人资质有限,连在掌心画个掌心雷都办不到,所以只能通过黄符作为媒介施展掌心雷。

  不过这样也好,全便宜了晋安。

  轰隆!

  轰隆!

  轰隆!

  晋安拳掌所过之处,皆是五雷轰顶,劈得那些邪魂阴灵魂飞魄散,荡尽这人间妖魔邪祟,身躯凛然霸道,浑身金灿,大发杀威。

  真的是像极了真武荡魔在此地大发神通,荡魔驱邪,以一人之力镇压群邪。

  有了镇尸符和掌心雷,晋安前进速度大增,每一步跨出如丈量日月,威风凛凛,一步跨出就是丈远,青砖地面留下一个个龟裂脚印,才几步,就已经杀至吞噬了小道童的尸怪前。

  一路上的群邪都被他霸道杀伐屠戮光,没有沾到的也都吓破了胆,瑟瑟发抖躲在远处,如避讳神明般的不敢直视现在锋芒正盛的晋安背影。

  “镇尸符,给我开!开!开!”

  晋安一上来,就把从乌鸦道人那搜刮来的所有镇尸符,全都一股脑敕令出去。

  紧跟其后的,是一块腾起雷火金焰的金光闪闪金砖,迎风便涨,金光大若磨盘,轰!

  原地炸起一道雷声!

  震坛木从上而下,猛的砸中身体一丈多高的拼接尸怪脑门,砸得脑门缝线崩断,绿色剧毒尸血彪出。

  咔嚓!

  尸怪脑门额骨凹陷下去一大块!

  被镇尸符镇压住的怪尸,身体直挺挺砸飞出去,晋安收回震坛木,再次拍出,如一座沉重小山峰砸出,带着轰隆隆破空声,再一次狠狠拍中尸怪脑袋。

  轰隆!

  震坛木拍中尸怪的刹那,如同一道刺目雷光劈中尸怪,空气里爆炸起灼热炽浪。

  尸怪巨人如倒栽葱,头下脚上的狠狠砸进地面,在地面炸出个深坑,脑袋砸进深坑,巨大的力量贯入地下甚至把街道青砖都爆得层层叠浪隆起。

  晋安一出手就是雷霆手段,奔雷不及掩耳之势,根本不给这尸怪巨人反应机会,再次瞬息杀至。

  就当他打算用震坛木把这个由六具尸体拼凑成的丑陋尸怪巨人从中间活劈成两截,救出胸腔里的小道童女孩时,长在尸怪巨人背后的脑袋,突然睁开眼睛,身上所有镇尸符齐齐焚为灰烬,被尸怪身上爆发的冲天尸气冲毁。

  这么多镇尸符,都压不住尸怪上的邪气,可想而知这尸怪的可怖程度,尸气惊人。

  那是颗面相憨厚老实的男子。

  是丧门同父同母的亲大哥。

  那一晚。

  他连同一家人,辛苦放牧完回到帐篷,本是一家欢聚一堂的幸福时光,但一家人的记忆永远停留在倒在火塘旁和无止境的黑暗。

  丧门大哥的眼里没有其他疯子那样的嗜血与疯狂,只是一眼不眨的怨毒冰冷看着晋安,似是把晋安当成了那个毒害他们一家的丧门,无声质问丧门为什么要杀害家人?杀害妹妹,杀害额祈葛和额赫!

  这个执念得不到回应,最终化作堕落进地狱里的怨毒,啊!

  尸怪背后的人头发出咆哮,从嘴里吐出大量尸瘴,待看清后才发现,这所谓的尸瘴是无数尸虫飞出形成的黑虫云。

  这些尸虫个头很小,形似蠓虫,一铺开,有若遮天蔽日,黑云噬城,景象悚然。

  晋安无惧这些这些蠓虫毒豸,这些虫云还没近身,就跟那些怨魂邪灵一样无火自焚,烧成一地厚厚灰烬。

  当他冲破虫云,终于杀至尸怪巨人身前时,恰好看到那冲毁了镇尸符的尸怪身体,再一次发生剧变。

  全身缝线再一次崩开,手脚完成变化,头下脚上栽进深坑里的它,双臂变成两腿,两腿变成双臂,手脚躯干片刻功夫就已经完成倒换,重新站立起来。

  就连脑袋也重新长回脖子上。

  第一次看见如此奇尸的晋安,并无惧色,反而面露寒光,不等尸怪巨人转过身来追杀他,他再次砸出震坛木,想要如法炮制拍倒尸怪巨人。

  虽然尸怪巨人还未转身,但背后有眼的它,早有防备的抬掌借住砸来的金光。

  可当巨大手掌摊开一看,长在背后的丧门大哥发出愤怒咆哮。

  手掌里并没有震坛木,只是一块普普通通青砖,此时地面炸出一个深坑,街道上散落最多的杂物,就是这些用来铺路的不值钱青砖了。

  “蠢笨。”

  回应咆哮的,只有晋安嘴里吐出的冰冷两个字。

  骗过一招防守,导致空门大开,这个时候,晋安终于杀到石怪巨人身后,此刻如有神助的他,身子一跃就是丈高,两脚势大力沉似蛮象镇狱,重重砸在尸怪巨人后背。

  砰!

  似两枚实心炮丸高速击中厚实的铁闸门,尸怪巨人后背爆炸起惊天动地的巨大动静,就像是凶兽兽角野蛮对撞,又像是钢铁巨锤与钢铁巨锤的正面对撞。

  这两股力量的对决,十分刚猛霸烈,猛烈得连钢铁巨锤都要不堪负重的撕裂开,那种像是钢铁的咔咔撕裂声,像是骨头的咔咔撕裂声,听得人头皮发麻,全身鸡皮疙瘩炸起。

  即便以尸怪的巨大体型与力量,都承受不住晋安这两脚象魔腿,只见它后背皮肉朝周围震荡出一圈很深波纹,脚下咚咚咚的朝前趔趄冲出几步,每一步都在青砖地面砸出一个很深脚印,地板如蛛纹爆裂开。

  但接下来,才是最迅猛的狂风暴雨,手持震坛木的晋安,每一下砸出,都炸下一道雷光,炸得缝线封开,血肉开裂,尸体焦黑发臭,不停流出恶臭浓水。

  噼里啪啦!

  雷光不断炸在尸怪巨人后背,炸得它皮膜筋肉焦黑翻开。

  晋安手里的震坛木,把长在尸怪巨人背部的丧门大哥砸得鼻歪嘴巴斜,血肉模糊一片,几乎砸平了,这一串打击,打得它连痛苦咆哮的机会都没有。

  都到这个危急关头了,天上的丧门依旧没有赶来支援由他家人们组成的丑恶尸怪,他在屋顶上与奇伯、红衣伞女纸扎人激战不断,全程都看到了地面情况,但他全程目光冰冷,没有感情。

  蓦然!

  尸怪巨人再次发生惊变!

  它全身骨头爆起咔嚓咔嚓的毛骨悚然刺耳声,手脚关节反转,无需转身,关节反转的双手带着呼啸黑风,如两道黑旋风拍向晋安。

  晋安面色发冷,激流而上,毫无惧怕的挥拳迎战上去。

  轰隆!

  拳掌交击,这个地方传出霹雳爆炸巨响,空气朝四周狠狠震荡,吹散附近几栋建筑的屋顶瓦片,门窗都被拳风撕碎。

  晋安身影虚晃一步,退开,在力量对决上,他终归还是吃了一个小亏。

  这时,手脚关节反转的尸怪巨人,随手抓起几个邪灵撕咬吞噬后,长在背后的那颗脑袋,再次恢复回五六分。

  这尸怪巨人不仅皮糙肉厚,神力惊人,而且就连恢复力也同样非人。

  “再来!”

  晋安大踏步而上,身上笼罩功德金光与雷火真意的他,如神曦撞上去,战意沸腾,不给那尸怪巨人有自愈机会。

  神明不许自身蒙尘。

  唯有大勇气者,大毅力者,大坚强者,才能在一路劈荆斩棘,乘风破浪中,感应神力,越战越勇。

  如神相助。

  胆小懦弱者,气血虚弱,体弱多病,精神浑浑噩噩,好邪神入住。

  而自强不息者,精气神壮大,百邪不侵。

  轰!

  晋安与手脚关节防撞的尸怪巨人间再次爆发一次正面碰撞,但这次两人却碰撞了个势均力敌。

  晋安并未被击退出去。

  鬼神好猜忌,总疑神疑鬼。

  晋安连续用震坛木发动奇袭,并且次次都收到奇效,打得对面凄惨无比,这让长在掌心处的两颗人头在防备震坛木时,不由留了几分鬼心眼。

  而因为猜忌,无法发挥全力,那只晋安这次没有用出震坛木,而是虎崩拳全力以赴,越战越勇,一落一涨间,结果就是对拼了个旗鼓相当,谁都没有奈何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