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白骨大圣 > 第568章 三十六部雷神震坛木发神威!

第568章 三十六部雷神震坛木发神威!


  什么叫如神行走人间?

  此刻身上腾起金色光焰,雷火神光汹涌澎湃,昂首阔步杀出的晋安便是如此了!

  咚!

  咚!

  晋安踩着地上碎木片,大踏步冲出房间,迫人的气息,仿佛连空气中的尘埃都在颤栗。

  他借助手中震坛木上的三十六雷部符文,不断观想三十六部雷神的神道意志,养孕自身精魄与雷法修为,眸光灿灿,雷法感悟在飞快精进。

  就连浑身气势也跟雷法一样愈发霸道和强势了。

  这是修为飞速精进的征兆。

  晋安以前本就日日夜夜揣摩五雷大帝真意,今日参悟起三十六部雷神将军的真法旨意,就像是如有神助,五雷大帝与三十六部雷神将军一起参悟,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晋安踏着地上碎屑走出房间,这才看清房间的真面目,原来这房间是藏在后院假山里的隐藏建筑,外界光线都被假山挡住,难怪人在里面时感到特别昏暗,一点光线都没有。

  同时他也注意到,随着人骨镜被他打碎,这一方世界再次变回破败不堪的宗祠废墟。

  好像他们终于回到正常的世界?

  他只是匆匆扫视一眼周围环境,便继续追杀向乌鸦道人和黑雨国国主。

  这两人一逃出房间,狡猾的分为二路逃走,尤其是那黑雨国国主化作了人皮大蜈蚣,身躯盘绕如腾云驾雾的黑蟒,借助阴风升空,企图从空中逃走。

  此时二人都听到了身后追击脚步声,转头一看见是金光万重的晋安亲自追杀来,眼睛刺痛,有些不敢直视,心中忍不住大骂一句“这牛鼻子小道士是他妈的杀疯了吗!”

  心中骂归骂,两人奔逃的动作不仅没有慢,反而逃得更加急促了,都不想跟现在风头正盛,请神上身的晋安正面硬碰。

  “哪里走!”

  “今天你们这些邪魔外道,一个也走不了!”

  “雷部神将三十六雷!着!”

  晋安沉声如雷,大声一喝,原地似阴天霹雳炸落,炸得在逃的两人耳膜生疼,邪魔最惧雷法纯阳,那是他们的天生克星。

  乌鸦道人抬头看了眼朝天上飘升的黑雨国国主,目光阴霾,正好由这个蠢货给他引雷,给他当引雷针。

  只要晋安分神向黑雨国国主,就不可能再有分神之力追杀他,他才有机会逃走。

  反正是死贫僧不死道友。

  念头甫落,他突然发觉到不对,身后正有破空声急速飞来,如同雷火见风就涨,带着轰隆隆奔雷之势。

  他吓得心头骇然,千钧一发之际,连骂晋安的功夫都没有了,刚想匆忙躲开,结果被震坛木结结实实拍中后脑勺。

  轰隆!

  原地爆闪起雷光,乌鸦道人才接上去不久的新头,再次被震坛木拍碎,在爆炸的蓝色电弧炫目光芒中,身体遭到重创的狠狠砸飞出去。

  砰!

  一堵围墙被他撞塌,土龙扬天,人被埋在砖块废墟下。

  这乌鸦道人也真是够倒霉的,天生跟晋安手里的震坛木八字相冲,见一次就被砸一次,已经被拍碎三次脑袋。

  看到乌鸦道人的惨状,已经升到半空上的只剩下半截残破身子的人皮大蜈蚣,吓得加紧逃跑,不敢再做那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白日梦了,它知道晋安修为再次精进,目前势头正猛,不可正面撄锋。

  可它的这个念头还没想完,地上突然飞蹿起一人,手中一柄锈迹斑驳的道士金钱剑被他当成短矛掷出。

  这一记偷袭来得太突然,打了个措手不及,就像是隐忍很久的猎人终于等到猎物进入圈套,一下子猛的爆发猎杀,瞬间造成致命伤害。

  漆黑夜空响起一声痛苦嘶吼,人皮大蜈蚣痛苦扭曲身体,身体重重摔砸在地面,虽然借此撞散了插在身上的金钱剑,可在身上留下一个有两个拳头大的巨大伤口,伤口焦黑,体内阴气止不住的往外倾泻,如同漏气皮球。

  金钱剑是道教的法坛法器,在农历五月五日午时或农历午月午日午时炼制而成,再用朱砂浸泡过的红绳串联一起,镇煞斩煞,辟邪驱魔效果奇佳。

  哪怕是因为年头太久,铜钱长满绿色铜锈,依旧是一击就给人皮大蜈蚣造成重创。

  这耐心隐忍的人,正是一直消失不见的严宽!

  他隐忍这么久,一出手就重创了黑雨国国主,这一看便是奔着个人恩怨而来的,想替守山人报仇。

  当初他和守山人误入黑雨国国主设下的圈套,差点两人都陨落,此时新仇旧恨全都上来,一出手就是毫不留情。

  看着被毁掉的金钱剑,严宽目露惋惜,可惜了,这件法器年头太久,他得到的时候就已经灵性不全,虽然重创了黑雨国国主,但并没有造成致命伤。

  他的这件金钱剑,得自一座道观,那座道观藏着诸多隐秘与机缘,当初与他一起进入的还有几个人,可惜了,那座道观本应有许多无主之物机缘,若非丧门先一步比他得利,步步占得先机,他也不会被追杀逃出道观。

  ……

  就在所有人目光都注意向摔砸在地上的人皮大蜈蚣时,另一边的围墙倒塌废墟下,突然有人挣脱而起,想要趁机逃走。

  那是穿着道袍的无头背影。

  是无头乌鸦道人。

  晋安把目光从人皮大蜈蚣和严宽身上收回,眸光淡扫向逃走的无头乌鸦道人。

  如一只无头苍蝇般逃在前面的乌鸦道人,再次听到来自身后的熟悉雷火破空声,他这次边逃边祭出几道黄符攻伐向身后。

  明明没了脑袋,这乌鸦道人却还能听到身后动静,说来也是怪异,据说有一种邪道功法,人即便断头也能照常进食存活,乳生两眼,腋诞两耳,肚脐为口。

  这种邪法晋安以前只是听说过,一直没有见过实物,不知道这无头乌鸦道人是不是就是修炼的这种邪法。

  乌鸦道人朝身后祭炼出一堆黄符,以为能借此拖延片刻,结果是低估了道教八大神咒之一《金光咒》威力和三十六部雷神威力,震坛木在三十六部雷神神力加持下,不再是凡间俗物,而是如番天印般见风就涨,雷火引燃震坛木,变成金光灿灿的金砖,大若磨盘。

  砰!砰!

  砰!砰!砰!

  蕴含三十六部雷神之力的道教法器震坛木,仿佛雷火熊熊燃烧的小山峰,一路撞碎黄符,势如破竹,最后擦到点乌鸦道人身体,直接震碎他一条手臂,变成了无头独臂的乌鸦道人。

  看着命硬,两次都没击毙的乌鸦道人,晋安眼里升起点可惜神色,如果没有最后那些黄符拖延,他这一金砖已经把乌鸦道人拍在金砖下。

  这边的晋安眼里有点可惜,那边的乌鸦道人却吓得差点亡魂大冒,想不到这么多黄符都不能拖住晋安,险些被拍死在金砖下,他顾不得断臂之痛,再次夺路而逃。

  晋安重新捡回静静躺在地上的震坛木,看着重新逃走的乌鸦道人,再次追杀而上,这次必定不会再失手。

  乌鸦道人一路朝祠堂外逃,一路洒下大量黄符、剪纸人、阵旗,但都被晋安手里的震坛木一一拍碎。

  就算是碰到迷踪阵旗,在他的心比金坚面前,也都是一眼看穿真相。

  此时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晋安,就是大势所趋,大势如洪流,等闲凡人在洪流前就如螳臂挡车般渺小,脆弱。

  天时便是感召到三十六部雷神。

  地利便是雷火纯阳是天地诸邪克星。

  人和便是他身上的百家衣功德金身。

  在这股天时地利人和加持下,就连他手里刻着三十六雷部的震坛木,也跟着威力大增,是当下最趁手的法器了。

  至于化作人皮大蜈蚣的黑雨国国主和严宽,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看过一眼。

  想比起这两人,乌鸦道人才是最棘手的,而且乌鸦道人身上有他想要的鬼母幸福人格线索。

  黑雨国国主有严宽拖着,用不了多久等红衣姑娘空出手来,这两人谁都逃不掉。

  而随着乌鸦道人身上的黄符飞快消耗,晋安与他的距离越拉越近。

  “狼奔豕突胆小之辈,在我三十六部雷神震坛木前,你那点旁门左道修行,统统都要被我的大势镇压!”

  晋安舌绽春雷,暗含狮吼功与雷法真意,如一道晴天霹雳在正狼狈逃窜的乌鸦道人耳边炸响,炸得他头晕目眩,胸闷气短,三魂七魄被惊到神。

  乌鸦道人脚下速度不由慢了一拍。

  恰在这时,一身功德金光加持的晋安,如神踏来,眸光烁烁,面容威严,一拳镇杀向前者。

  乌鸦道人听到身后的破空声,心头惊惧大骇,如此近距离下,再逃已经来不及,晋安这一拳包含虎奔拳的刚猛霸道寸劲与雷法真意,毫不保留的出手,这样的一拳,别说是凡人了,哪怕是体魄强于常人的外功高手撞上,也要四分五裂。

  轰!

  匆忙间抬手反抗的乌鸦道人,又岂能抵挡下这一拳上的杀至阳刚猛杀威,咔嚓!

  蓬!

  血雾爆炸。

  乌鸦道人仅剩的唯一手臂,在空中爆成血雾,被炸断的手臂露出焦黑断骨,伤口处的皮肉和骨头都被极端高温的雷火焚焦,没有鲜血流出。

  这一拳上的雷火威力太大,甚至连乌鸦道人身边空气都爆出恐怖涟漪,而后炸出一圈雷火火浪。

  周围建筑,草叶,都在这股可怕的雷火拳风中焚为灰烬,滴下兹兹黑油,这条街坊受到怨煞阴气污染太久,草木早已变成剧毒阴料。

  五毒巢穴附近的草木也必定带着剧毒。

  被打成无头无手人棍的乌鸦道人,发出凄惨怒咆,这凄厉惨叫并不是从嘴里发出的,而是腹语,从乌鸦道人的肚子里喊出的,在怒吼中还夹带着几分面对死亡威胁的恐惧。

  没有人能在生死前还能保持平静。

  即便是恶人也会畏惧死亡。

  “我说过,你这点旁门左道,在我的三十六部雷神真法前,统统不堪一击!给我镇压!”

  晋安两腿往前一踏,乌鸦道人仓惶迎战,但直接被他的牛魔碎骨斧腿鞭炸断两腿,从无头无手人棍变成了只剩一个光秃秃躯干的人彘。

  对这些邪魔,晋安从不会手下留情,只有斩断他们四肢,才能不被反噬扑击,然后抓起光秃秃躯干,重新赶回祠堂找红衣伞女纸扎人,让其帮他审问情报。

  他与乌鸦道人追逃间,顺着倒塌的墙体窟窿,已经离开祠堂一段距离,所以他现在是重新赶回祠堂里。

  就在他即将赶回祠堂时,蓦然,祠堂阴楼那边一声巨响爆炸,还听到了十五的愤怒尸咆声音。

  “吼!”

  十五再次愤怒尸咆,但这次的尸咆声里除了愤怒还有压抑不住的恐惧。

  听到从宗祠那边传出的大动静,晋安面色大变,再次加快速度往宗祠赶。

  就在他刚赶到宗祠时,宗祠阴楼那边再次传出一声巨大爆炸,爆炸火光照亮半空,晋安看到了一道熟悉身影。

  他想不到会在鬼母噩梦里遇见奇伯!

  当初他们在下入佛国大裂谷前与奇伯分别,让奇伯和其他人帮忙照看骆驼队与傻羊,最后只有他和倚云公子进入不死神国。

  怎么都想不到会在这里再次见到奇伯!

  晋安来不及思考奇伯为什么也会出现在鬼母噩梦里,看起来奇伯好像正与什么大敌发生大战,就连十五也受到波及!

  宗祠里藏着鬼母的幸福人格记忆,很显然,奇伯的突然出现,必然与追寻鬼母线索有关,另外一个同样为鬼母线索而来的大敌会是谁?会是一直未露面的丧门吗?

  晋安目光凛然,已经抓着乌鸦道人躯干冲进祠堂,他先是看了眼红衣伞女纸扎人和阿平,结果发现两人都不在原地,他手抓人体躯干的急忙赶往阴楼位置,阴楼便是陈氏宗祠祖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