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开局睡了女帝,我是真的想作死 > 第072章 这就是双保险

第072章 这就是双保险


  “大人,您真是慧眼如炬!”

  葛白几人围到陈羽身旁,一脸服气。

  “之前是我们错了,果然如大人所言,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女子看起来并不凶残。”

  松野有些惭愧的笑道。

  “是啊,和大人相比,我们的眼光真是差的太远了。”印昭满脸佩服。

  葛白喝了口酒,咧嘴一笑,“所以我们要向大人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啊。今天大人又给我们上了一课。”

  沈晨重重点了点头,无比崇拜的看着陈羽。

  这就是大人啊!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

  大人的胸襟真是比天还高,比海还宽广啊。

  陈羽:“。。。。。。”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可陈羽听到这些赞叹,心情就像是日了狗一样。

  “我要去好好问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咬着牙,陈羽迈步走入房间里。

  我特么救你,你非但不杀我,反而谢我?

  你怎么能这样?

  仙魔修者的面子岂不是被你丢尽了?

  房间里,林玄音正盘坐在床上,双眸微闭,调息疗伤。

  见到陈羽进来,她睁开眼睛,看向陈羽。

  “你是仙魔修者?”陈羽沉着脸问道。

  林玄音点了点头。

  “你受伤了?要在我这疗伤?”陈羽接着发问。

  林玄音又点了点头。

  “你准备修养到什么时候?修养完了怎么办?”

  陈羽已经决定了,这女的要是敢说好了后要报答他,那他绝对第一时间就把这女的给赶出去!

  “我还没想好,不过等我疗伤完毕,也许先把你杀了。”

  林玄音笑了笑,玩味的看着陈羽,心理升起了逗弄的心思。

  你不是为仙魔修者辩解么?

  现在你怎么办?

  林玄音很想看看,陈羽会如何做。

  嗯?

  陈羽眼神一亮。

  等她伤好了,她就杀了我?

  对啊!她现在有伤在身,估计是怕影响到自己疗伤,所以才会感谢我。

  没错!等她伤好了之后,她绝对会对我动手的。

  刚才这句话,她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其实就是她内心真实的想法,只是不小心暴露了。

  我要装作没听出来。

  想到这里,陈羽松了口气。

  只要能弄死自己,一切都好说。

  “嗯,既然这样,你就在这里修养吧。”

  说完,陈羽往外走去。

  “等等。你真的要救我?为什么?不怕我杀了你?”林玄音微微一愣。

  陈羽的反应,出乎了她的预料。

  太平淡了!仿佛根本不在意自己会不会杀他一样。

  这是为什么?他看出了自己在逗弄他?

  陈羽脚步一顿,回头看着林玄音,咧嘴一笑。

  “没有为什么,真说起来,你长得漂亮算不算理由?”

  “还有,我的命硬,你这小姑娘可弄不死我。不信你试试啊。哦,对了,我叫陈羽。”

  生怕林玄音以后反悔,陈羽故意用了激将法。

  等到陈羽走出去,林玄音坐在床上,愣住了。

  没人知道,她心中是何等感觉。

  尤其是最后陈羽那一句话。

  她看得出来,陈羽是真的要救自己!

  片刻后,她扑哧一笑,轻轻摇头。

  “自我成为仙魔修者的尊上以来,八方敬畏,没想到这小子倒是口无遮拦。”

  “陈羽么?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

  话落,林玄音缓缓闭上眼睛,再次开始疗伤。

  她神态淡然,没有丝毫杀气。

  院子里,几人见陈羽出来了,赶紧围上去。

  “大人,怎么样?你和林玄音说了什么?”葛白有些紧张的发问。

  陈羽摆了摆手,一脸笑容。

  “没有什么,就是随便聊两句。这些日子我来照顾她,你们离她远点。”

  虽然他想作死,但不想让别人因此而死。

  林玄音是个不安定的因素,让别人离她远点,也是为了保护其他人。

  众人闻言,这才算是终于放下了心。

  “好了,林玄音在疗伤,不用管她了。葛白,你们几人去通知这次仙道供奉的其他人,到我这里开会。”

  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只要有任何一个作死的机会,那就不能放过。

  这也是陈羽过往被背刺的怕了。

  林玄音这边虽然作死的可能性很高,不过也不能完全指望她。

  万一这女的抽风,背刺了自己呢?

  这一次的仙道供奉,可是一个绝佳的作死良机。

  有两个作死机会的话,总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吧?

  听了陈羽的话,葛白点了点头。

  的确,这个女子虽然身份特殊,不过和接下来的事情相比,到显得无足轻重了。

  “我这就去通知那些人员。”

  不多久,一群官员便赶往陈羽家中。

  这一次仙门前来收取供奉,共有九个仙门大派。

  每个仙门大派里,都会派出一名代表,阵容不小。

  而且仙门收取的供奉种类繁多,数量也很大,不是一个人能够忙过来的。

  陈羽虽然总体负责这个事情,但下面也有具体分管的官员。

  有的负责接待、有的负责供奉的收集汇总,有的负责供奉的保管。。。

  “你们说,这位陈大人,会怎么对待这一次仙门前来收取供奉的事情?”

  路上,一名官员皱眉询问。

  旁边一个长相刚正的人,立马哼了声。

  “还能怎么对待?带着我们,一起乖乖做孙子呗。”

  “可陈大人向来不畏强权,也许这一次他负责此事,能够为百姓争取些利益?”

  有人有些期待的开口。

  每一次,仙道前来收取供奉,也并非是一成不变的。

  仙门为了彰显大度和仁爱,会在收取供奉前,召集负责供奉的人进行一次会议,商讨供奉的具体内容。

  在这其中,也有讨价还价的空间。收取供奉的多少,也可以谈判。

  但,历次以来,这种会议都是走个样子罢了。

  负责仙道供奉的人员,没人敢真的去和仙道争取。

  便是真有那一两个争取的人,最后的下场也都很不好。

  所谓的会议,不过是愚弄天下的一场笑话罢了。

  “呵,争取利益?你们怎么如此幼稚?”

  那人再次冷笑开口,透着对陈羽的不信任。

  “陈大人就算再厉害,再无法无天,还敢在这种场合大闹?他不要命了?”

  “这一次,我等就准备被全天下戳着脊梁骨骂吧。”

  另一人闻言,叹了口气,“可我还是觉得,也许陈大人会有不同。”

  “呵,是么?那我倒要看看,这个名动王都的陈大人,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惊喜?”

  谈论间,众人已经到了文宣公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