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开局睡了女帝,我是真的想作死 > 第071章 捡了个超级大外挂?

第071章 捡了个超级大外挂?


  葛白脸色异常凝重。

  “不错!仙魔修者,乃是从仙门之中叛出的修士。”

  “他们离开仙门之后,又修炼魔道功法,渐渐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势力。既不属于仙道,也不属于魔道。”

  “这几十年来,仙魔修者中出现了一个惊才绝艳的强者,被诸多仙魔修者尊为尊上。”

  提到尊上二字,葛白忍不住惊惧。

  真人境界的修仙者,已经算是一方人物。

  可在那神秘的尊上眼中,却和蝼蚁差不了太多。

  其实力之强,可见一斑。

  “这些仙魔修者很强么?”

  陈羽好奇询问。

  葛白点了点头。

  “仙魔修者,仙魔功法同修,若没有惊艳之才是做不到的。”

  “可以说,所有的仙魔修者,基本都是同阶无敌,成长潜力也很恐怖。”

  “而且仙魔修者非仙非魔,行事乖张,是最不能信任的。”

  “大人怕是不知道,上一刻你救了这人,下一刻这人就有可能杀了你。”

  看了眼床上的女子,葛白脸色异常凝重,已经起了杀心。

  床上女子心中冷笑。

  “呵,这世上之人,对我仙魔修者真是偏见多多。”

  “未曾见我,便说我等不可信?”

  “未曾闻我,便对我等畏惧如虎?”

  “我仙魔修者只求逍遥自在,便成为天地不容的异类了吗?”

  一股郁气,出现在女子心中。

  若不是她现在身受重伤,必定要撕烂这人的臭嘴!

  一旁,陈羽心脏砰砰直跳,激动的简直想大叫。

  天赐良机!

  这真是老天爷都在帮我啊!

  这样的作死机会,就问还有谁?

  这女的,必须要救下来!

  “葛白,我要批评你两句。”

  压下心中的激动,陈羽不露声色。

  “批评我?”葛白愣住了。

  陈羽点了点头,“不错。我问你,你说仙魔修者行事乖张,可你和他们打过交道么?”

  “这。。。倒是未曾打过交道。”

  “那你这些话都是从哪听说的?”陈羽继续追问。

  “大多都是仙道中流传出的消息。”

  葛白如实回答。

  陈羽冷冷一笑,道:“那些仙门中的货色,狗嘴里能吐出什么东西?也能相信?”

  “在仙道眼中,普天之下与他不同的都是异类。”

  “我的一位偶像曾经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你连和他们接触都没有,又怎么能够轻易给他们定性,说他们是好是坏?”

  “我们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但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嘛。”

  看葛白的样子,明显是不想要救这女子。

  甚至葛白还要动手杀了她。

  这女子可是自己作死的关键,怎么能让葛白杀了她?

  所以陈羽赶紧替女子辩驳,打消葛白的想法。

  葛白愣了愣,虽然感觉陈羽说的不对,可好像也找不出什么反驳的地方来?

  林山几人神色一震,似有所悟。

  大人果然严谨,这样一想也的确如此。

  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

  大人果然公正无私,睿之清明,也正因如此,才配得上明镜司三个字。

  和大人比起来,我们主观就认为这女子还是凶恶之人,的确是有失偏颇。

  一时间,几人都面色羞愧。

  床上,女子心中大受震动,甚至可以说,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是仙魔修者不错,但也没有传言中那么恐怖。

  可世人哪知道这些?

  听到他们的名号都吓得要死,根本不会去真正了解他们。

  可这个家伙,竟然替他们说话?

  自从成为仙魔修者以来,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

  这男子是何等清明,才有如此见地?

  而且陈羽刚才那句话,更是让她震撼莫名。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说得好!说得好!真不知是何等人物,才能够说出这等质朴却深刻的话语。”

  一时间,女子对陈羽的印象又改观不少。

  “好了,你们不用担心了。”

  此时,陈羽看到葛白几人还有些担忧,忍不住安抚几人。

  “这里可是王都,她一个弱女子又能凶到哪去?”

  “我都宰了三个真人了,还会怕她?赶紧回明镜司办正事,别在这里耽误时间了。”

  好说歹说,葛白四人这才离去。

  “大人,真的没有问题么?”安伯依然很不安。

  陈羽笑了笑,道:“安伯,我与仙道为敌,她也和仙道不对付,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没问题的。”

  安伯想了想,认为陈羽说的也没错,这才离去。

  找了好几个医生过来看了,都说女子身体没有毛病,却不知道为什么昏睡不醒。

  陈羽也有些无奈。

  “哎呀,也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快点好起来吧。”

  陈羽摸了摸女子的头,试了试温度。

  凉凉的,没有发烧,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摇了摇头,陈羽离开了房间。

  床上,女子心情很复杂。

  她能够感觉到,陈羽对她的关心不是假的。

  这种感觉很陌生,却并不让人讨厌。

  尤其是陈羽摸她脑袋的时候,那种掌心传来的温热感,似乎有种奇特的魔力。

  压下心中的杂念,女子利用陈羽偶尔传过来的浩然正气,开始修复伤势。

  等到傍晚时分,女子陡然从床上坐起来,眼眸中闪过一抹狠辣神色。

  “仙道七子,这次的仇,本尊记下了!”

  起身之后,女子走出了房间。

  院子里,陈羽和葛白几人正坐在院子里吃饭,讨论着仙道来收取供奉的事情。

  毕竟这一次仙道前来收取供奉非同小可。

  陈羽先前连杀三个真人,又和仙门结下了死仇。

  一个不慎,也许会引发不可预料的后果,不得不慎重。

  但陈羽却不太在意,等那女子醒了,直接就把我宰了,我还管什么仙道收取供奉的事?

  挥手间整个仙道都没了。

  所以对谈话,陈羽并不是太上心。

  正说着话,葛白几人见到了女子,顿时一惊,进入了戒备状态。

  陈羽一脸惊喜,赶紧走到女子身旁。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虽然嘴上关心,但心理上,陈羽一直在尖叫。

  来吧!

  狠辣的仙魔修者,现在展现你的风采,弄死我吧!

  葛白几人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了。

  虽然陈羽之前说了那番话,可毕竟对方是仙魔修者啊!

  怎么能这样就过去?

  女子看着陈羽,眸光微微一闪。

  顿了顿,她微微朝陈羽点了点头。

  “本(尊)。。。我叫林玄音,多谢救治之恩。”

  “自今日起我暂时住在你这,我饿了,弄些吃的送到房间里来。”

  说完,林玄音走回了房间。

  一时间,院子里寂静无声。

  陈羽呆呆看着林玄音的背景,脸上的笑容渐渐僵化。

  她谢我?

  说好的凶残成性呢?

  你就这么辜负我的信任的?

  我的作死之路,又失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