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开局睡了女帝,我是真的想作死 > 第049章 这娘们耍我?

第049章 这娘们耍我?


  看到女子,赢络一阵头大。

  无他,实在是这个女子的身份太特殊了。

  她叫明玉,乃是飞云公明无伦的女儿。

  若仅仅如此也就算了,但她还和皇家有亲戚关系。

  真算起来,她算是赢络的亲戚。

  除此之外,她的小弟还是仙门中的真传弟子。

  可以说,明玉的背景,足以让她在王都之中横着走。

  这一次冲击朝堂,若是一般人,早已经被乱杖打死。

  不过飞云公对上一任秦帝有救命之恩。

  所以得到了特批,飞云公的子女,可以上朝不拜,随意进出朝堂。

  这样的恩典,在整个大秦都是独一份。

  “明玉,这是朝会!你太过分了,赶紧出去!”

  赢络脸色一冷,大声呵斥。

  “我不!我要讨个说法,不然的话,我绝不走!”

  明玉梗着脖子尖叫。

  “谁弄死南宫无相的?给我滚出来!我要让他一命偿一命!”

  明玉咬着牙,双眼血红。

  宽大的袖子里,紧紧握着匕首。

  老娘就算是在这里杀人怎么样?

  以老娘我的关系,就算是弄死他,又能怎么样?

  天下人谁敢说我?

  有人敢说,我就弄死他!

  陛下最多也只能责罚我!

  明玉骄狂的很。

  “你在找我吗?要让我偿命嘛?”

  陈羽赶紧站出来,有些高兴地看着明玉。

  这个女人就是南宫无相的老相好?

  她要让我偿命?

  还有这么好的事情?

  没想到一个南宫无相,能钓出一条大鱼啊。

  “你,你就是明镜司主,文宣公陈羽?”

  明玉愣住了,上下打量着陈羽。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

  持剑上朝?

  他想要做什么?

  自己的匕首,好像有点短?

  再看看四周,明玉更是心中咯噔一声。

  怎么回事?

  那些人怎么离他都远远的?

  嘶。

  莫非,刚才发生了什么?

  一时间,明玉心思百转,刚才那嚣张的气焰,被深深的疑惑所替代。

  “喂,你刚才没有骗我吧?真的要弄死我对吧?”

  看到明玉迟疑的样子,陈羽急了,赶紧向前两步。

  蹬蹬蹬!

  明玉连退三步,脸色苍白。

  “你别过来!”

  一声尖叫,让陈羽终是停了下来。

  明玉额头冒着冷汗,手有些颤抖。

  今天来,她带了匕首,的确是打算当场捅死陈羽的。

  可现在这情况,明显不对啊。

  对方那长剑,怎么看都比自己手中的匕首有威胁多了。

  而且,就算是自己带着匕首,也是小心翼翼的藏好的。

  可他是怎么回事?

  那么长一把剑,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拿在手里?

  我要是捅他,岂不是会被他一剑给砍了?

  明玉心中狠狠一紧。

  众人看着这一幕,也都愣住了。

  赢络目光奇特,深深看了眼陈羽。

  这家伙可以啊,竟然把这个泼妇给吓住了?

  有意思,倒要看看,接下来他准备如何去做?

  一时间,赢络竟升起了看戏的心思。

  “喂,你既然要弄死我,一定带东西了吧?来,上!”

  陈羽张开手,又像明玉走了两步。

  “弄死我吧,我保证不还手。”

  不还手?

  明玉上下打量陈羽,神色复杂。

  手中的长剑握得这么紧,怎么看也不像是不还手的样子啊。

  这家伙,一定是故意引我上前!

  以他的作风,恐怕真的敢弄死我。

  虽然明玉没有见过陈羽,不过这段时间以来,陈羽的事迹她是听过不少的。

  连仙人都敢弄死,他还有什么不敢的?

  我杀了他最多被责罚。

  可他如果弄死我呢?

  明镜司主、天下文人领袖。。。

  一念至此,明玉悚然一惊。

  她突然发现,在这朝堂之上,陈羽如果把她弄死了,似乎还真不一定有什么事。

  “喂,你怎么了?发什么呆?你快上啊。”

  陈羽有些急了,又向前两步。

  好不容易抓到一个要弄死自己的人,怎么能放过?

  明玉再退,神色更加忌惮。

  她虽然骄横,但并不傻。

  权衡一番后,她咬牙看着陈羽,眼神恶毒。

  “我们走着瞧!”

  撂下一句话,明玉和赢络行了一礼,气鼓鼓离开了朝堂。

  众人看着明玉离去,都一脸意外。

  没想到啊,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泼妇,竟然被陈羽吓到了?

  李高盯着陈羽,眼神非常忌惮。

  明玉这种人,就算是他都感觉有些头疼。

  真没有想到,陈羽竟然这么轻松就把她打发走了?

  本以为今日,陈羽很难顺利过去。

  没想到就带着一把长剑上朝,竟然破了困局?

  此子,手腕真是不得了啊!

  赢络强忍笑意,拳头暗暗握紧。

  陈羽,你可以啊!

  这么简单就搞定了这个泼妇。

  “好了,既然没有其他事情,那便退朝吧。”

  赢络转过身,嘴角已经勾了起来。

  今天这一出戏,看的是真爽啊。

  人群三三两两离去。

  每个人走的时候,都离陈羽远远地,目光复杂。

  那些和陈羽不对付的,充满了忌惮。

  也有些人,虽然不敢帮陈羽说话,但对陈羽也充满了敬佩。

  文宣公,不愧是我等偶像。

  心智、胆气、手段,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今天学到了!多谢文宣公指点!

  一时间,朝堂变得空荡荡。

  陈羽孤身一人,还有些发懵。

  自己都这么不设防了,这娘们还不给自己来一下?

  “特么的,这娘们耍我啊!说好的弄死我呢!就这么走了?”

  咬牙看着手中长剑,陈羽郁闷无比。

  无奈,陈羽也只能离去。

  下朝之后,陈羽没回家,而是来到了明镜司。

  原本的听潮雅居已经没了。

  有了大量的金钱,明镜司的修缮速度很快。

  葛白四人指挥着工人,干的如火如荼。

  再有几日,昔年震慑大秦的明镜司,就将重现当年的威严景象。

  “哎,也只能指望这里帮我拉拉仇恨,然后趁机让人弄死我了。”

  摇了摇头,陈羽返回了家里。

  三天后,明镜司的总部终于修缮完毕。

  正一镜剑也终于能够松开了。

  陈羽第一时间就将它供奉在了明镜司的祖堂里。

  他算是明白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有了这把剑,他想作死的难度直线飙升。

  “现在这个时候,应该没有人能阻止我作死了吧?”

  这样想着,陈羽喜滋滋回到了家中。

  就在他刚到家不久。

  飞云公府,明玉听完下属的汇报后,豁然起身。

  “陈羽手上没有拿剑?好!好!好!”

  “哈哈,陈羽,别以为之前的事就那么算了!这一次他们出手,我就不信弄不死你!!!”

  ps:这两天领导疯了,天天加班到十点,明天周末还要加班。所以更新晚了,小白很抱歉,兄弟们海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