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开局睡了女帝,我是真的想作死 > 第045章 这就是大人的想法!

第045章 这就是大人的想法!


  “大人,是这样么?”

  印昭小声询问陈羽。

  “我是你大爷!”陈羽瞪着印昭。

  能不能不要随便脑补?

  咱们实事求是一点不好吗?

  “大人,若是你不方便,那你就眨眨眼,我就懂了。”

  印昭这个憨憨笑着开口,对陈羽挤了挤眼睛。

  我特么。。。

  陈羽一肚子火。

  不行,绝不能眨眼!

  你快上,上去给我宰了这些贪官!

  心中吼着,一阵风吹过,迷了陈羽的眼睛。

  不受控制的,陈羽眨了眨眼睛。

  卧槽,完犊子了!

  陈羽心一沉。

  印昭眼神一闪。

  “原来如此,我懂了!松野,还是你聪明!”

  印昭小声开口,暗中给松野竖了个大拇指。

  “呵呵,多听,多看,你也会增长见识,洞察人心的。”

  松野傲然一笑,有些得意。

  陈羽欲哭无泪。

  你聪明个蛋啊,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你那是什么表情?你在炫耀吗!

  于是,陈羽只能眼睁睁看着印昭和松野表演。

  “你们,想死还是想活?”

  印昭举起手中的断刀,遥指一众官员,神色狰狞。

  一众官员全都吓到腿抖。

  刚才印昭的表现太让人印象深刻了。

  这个猛人,可是真敢砍人的主啊!

  “想活,我们想活!”

  “既然想活,那就要看你们的表现了。”松野冷冷一笑。

  “明镜司修筑旧址,可需要不少钱。。。”

  “给,我们给!”

  一众人员争着开口表态,生怕晚了些。

  “我出100万!”

  “我出200万!”

  “那我300万!!!”

  这个时候,谁也不敢落在别人后面。

  天知道这些明镜司的疯子,会不会当场把他们砍了?

  钱可以再贪,命不能没有啊。

  一时间,场面竟然有点像拍卖会。

  老百姓都傻了。

  我的天,这些家伙这么有钱么?

  那个李大人,不是说他就是一个修文史的人吗?能出到500万?

  那个宋大人,他就管王都西边的菜场,也有这么多钱?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谁敢相信?

  不一会,这群人就已经交出了一个恐怖数字。

  松野和其他几人相互看了眼,满意的点了点头。

  “罢了,念在尔等不是主犯,便不与尔等计较。”

  “从今日起,此地即为明镜司之所,马上滚!”

  松野一声断喝,吓得一众官员身子颤抖。

  推开身旁的女子,全都狼狈逃走。

  没了这些官员,这些女子也像是斗败的鸡,垂头丧气的。

  她们为什么那么高傲?

  还不是认为睡他们的人很牛逼,这才看不起别人么。

  现在听潮雅居没有了,等于鸡窝被捅了。

  以她们的身份,没脸、更没胆留在这里。

  百姓轰然大笑,快意无比。

  对着陈羽三跪九叩,他们这才散去。

  一时间,热闹无比的听潮雅居,只余下陈羽等人。

  “松野,真有你的,竟然弄到了这么多钱,这下子我们修建明镜司,再也不愁了。”

  沈晨用力挥了挥拳头,满脸兴奋。

  印昭凑上来,一巴掌拍在松野肩膀上,哈哈大笑。

  “哎呀,你这小脑袋瓜就是好使。把大人的心思盘的透透的,佩服佩服。”

  林山没说话,脸色冷漠,只是给松野竖了个大拇指。

  葛白呵呵一笑,对松野点了点头。

  “松野素来心思细腻,不错,很不错。”

  松野傲然一笑,“呵,大人费尽心思冲到这里,不就是为了光复明镜司?”

  “这里变成这等样子,大人怕是早就考虑到如何处置的问题。”

  “所以刚才大人才不说话,只是在想着如何才能够让他们吐出来东西。”

  “我们又怎么能不配合大人演这一场呢。”

  几人听的连连点头。

  “你们看,大人都感动得流泪了。”沈晨指着陈羽,满脸笑容。

  几人回头看去。

  陈羽依然站在原地,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两行眼泪,从他眼中滚滚流下。

  一时间,几人敬佩不已,对陈羽倒头就拜。

  “大人威武,我等必将誓死追随大人,护卫大人,扬我明镜司之威!”

  陈羽:“。。。。。。。”

  现在,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特么的,我感动个屁!!!

  你们这群棒槌!

  我是真的要你们砍了那些人啊!

  能在这里玩乐的,有几个是好东西?

  我根本没想从他们身上要钱,你们不要随便脑补好不好?

  还有你,松野!

  你错的那么离谱,骄傲什么?

  正想着,他突然一个踉跄,发现自己能动了。

  体内的浩然正气已经和正一镜剑进行了深度的交流。

  现在,陈羽能够感觉到,拿着这把长剑如臂指挥,毫无阻碍。

  特么的,这个时候竟然好了?

  咬着牙,陈羽死死盯着手中长剑,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关键时刻掉链子,这下子好了,人都跑光了!

  “哎,罢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陈羽算是认命了。

  他已经不想呆在这里,只想回家好好想想,自己这次怎么又作死失败了。

  是印昭太牛逼了?

  还是自己太牛逼了?

  想不通。。。

  迈步而出,陈羽就往外走。

  “大人你去哪里?”沈晨询问道。

  “都别跟着,我想一个人静静。”

  陈羽没好气的开口。

  沈晨长叹一声,神色敬佩。

  “不愧是大人,经历了那么大的事,竟然还能如此淡然处之。”

  “这份雍容气度,真是我等不能及啊。”

  葛白点了点头,盯着陈羽远去的方向。

  “是啊,三首万世经典,一把正一镜剑,当场怒斩南宫无相,放眼大秦,能做到这一步的有几人?”

  林山微微点头,淡淡道:“很厉害。”

  松野紧了紧拳头,“恐怕明日,整个王都都将被震惊啊。”

  就在说完没多久,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传到了赢络的耳中。

  此时此刻,赢络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整个人是懵的。

  一旁的柳姨,神色奇特。

  “没想到,真没想到啊,这小子竟然能够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

  “络络,你把他放在明镜司,还真是放对了地方啊。”

  赢络满脸苦笑。

  “我也没想到,他会干出这等事情来。我原本,只是想让他消停会。”

  “南宫无相可是那个泼妇的这次他杀了那家伙,不知道明日朝堂之上,那个泼妇会干出什么事来啊。”

  “那泼妇可是个不要命的主,我怕陈羽应付不了啊。”

  赢络揉了揉太阳穴,一脸无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