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开局睡了女帝,我是真的想作死 > 第044章 你说她能弄死我?还有这好事?

第044章 你说她能弄死我?还有这好事?


  唰!

  陈羽的目光一下子看过来。

  南宫无相炸毛了,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狠狠一攥。

  “你,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你说呢?我要宰了你!”

  陈羽咬着牙开口。

  没错!

  都怪这家伙没把这把剑丢掉。

  不然的话,自己怎么会得到正一镜剑?

  至于会不会误杀好人,陈羽完全不担心。

  听潮雅居的一些肮脏事情,传言太多了。

  宰了南宫无相,怕是整个王都的百姓都要拍手叫好。

  这一点,从现场围观老百姓的态度也能看出来。

  “司主大人,你,你不要冲动。”

  听到陈羽的话,南宫无相怕了。

  噗通。

  他直接跪在陈羽面前,对陈羽连磕响头。

  “刚才是无相错了,求司主大人原谅。”

  “这听潮雅居我,我不要了,送给大人了。”

  “对了,大人不是要我学狗叫么?我这就学,汪,汪汪。。。”

  南宫无相神色惊恐,身子都在发抖。

  这一幕,让其他人都看得愣了。

  尤其是来这里寻欢作乐的那些人,瞪大眼睛,一脸愕然的样子。

  南宫无相,那么的风度翩翩,现在却当众学狗叫。

  若是传了出去,简直要吓死贵圈的一票人。

  “我要你学个屁!”

  看到南宫无相这个样子,陈羽怒火越发旺盛。

  提着剑,陈羽向南宫无相走去。

  “你,你想做什么?你不要过来啊!!!”

  南宫无相瘫软在地,双手撑着连连后退。

  “我,我是明玉小姐的男宠!你要是敢动我,明玉小姐绝不会放过你!”

  “她的个性整个王都都知道,她一定会弄死你的!”

  扯着嗓子,南宫无相高声尖叫,想要吓退陈羽。

  “你,你说什么?能弄死我?”

  本来陈羽还是一心郁闷,听此一言立马眼睛大亮。

  有戏!

  他怕了!

  南宫无相心中一喜,急忙点了点头。

  “对!告诉你,明玉小姐身份尊崇,性格火爆,你敢动我,绝对要死!你考虑清楚了!”

  刚硬完,南宫无相又软了。

  “大人啊,你我无冤无仇,和那些贱民不一样,我们才是一路人啊。”

  “只要大人同意,无相一定把大人伺候的舒舒服服。”

  “是多一个朋友,还是多一个敌人,请大人三思。”

  一路人?

  陈羽笑了。

  自己可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的大好青年。

  能被这种话给腐蚀了?

  笑话!

  “你可曾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南宫无相有些迷茫。

  陈羽眸光冰冷,指着围观的百姓。

  “欺人如欺天,毋自欺也。负民即负国,何忍负之!”

  “他们在我眼中,不是贱民,都是有血有肉的人!”

  “我从他们中来,便要回到他们中去。我和他们才是一路人!”

  “不用三思了,你上路吧!”

  不再废话,陈羽一剑斩落。

  “不!!!”

  南宫无相绝望嘶吼,只是毫无作用。

  一道血泉喷涌而出,一颗头颅高高飞起。

  依稀间,可以看到南宫无相那惊恐的面容。

  噗通。

  无头尸身砸落在地,震惊了所有人。

  南宫无相,听潮雅居的主人。

  在王都之中,也是一方大佬。

  竟然就这么死了?

  围观的老百姓,此时全都跪在地上,对着陈羽跪拜不止。

  有些人,甚至眼泪长流,感动到说不出话。

  在这样的时代,哪个官员不是把他们视为草芥蝼蚁?

  文宣公是何等身份?

  如此位高权重,竟然说和他们是一路人!

  这,是多么石破天惊的话语啊。

  沈晨望着眼前的景象,神情恍惚。

  “天意不可欺,民意不可欺。”

  “从民众里来,到民众里去。”

  自语着这两句话,沈晨突然有种明悟的感觉。

  是啊。

  谁不是从普通人过来的?

  就算有些人一出生便地位尊崇,可是他的父亲呢,爷爷呢?

  往上倒推,总有一代人是从普通人崛起后,才能够享受到尊荣的。

  追根溯源,不都是一样的么。

  民众如海,只有回归大海,才能拥抱整片天空啊。

  大人这平淡的话语中,格局实在是太高了!!!

  沈晨看着陈羽,崇拜的简直要五体投地。

  同时,被陈羽的话语所影响,他也感觉到体内的文气和正气,翻涌起来。

  整个人的儒道修为,也仿佛有了提升。

  葛白四人也是同样。

  他们这个时代的人,何曾听过如此惊人的话语?

  一时间,几人望着陈羽,彻底服气了。

  明镜司主,大人当之无愧!

  对面,一众官员都懵逼了。

  砍了!

  这家伙真的把南宫无相砍了,还说出了那种话!

  他,他会不会砍了我们啊?

  众人心里有些惶恐。

  先前还在讥讽陈羽的那些陪酒女,此刻也都是花容失色。

  先前她们之所以不怕陈羽,就是仗着背后是听潮雅居。

  而且她们又得到了这些官员的宠爱。

  现在老板被砍了,这些官员都吓得要死。

  她们牛逼的资本都没有了,哪还敢瞧不起陈羽?

  此刻,陈羽转过身,看向在这里寻欢作乐的一众官员,似笑非笑。

  “你们说,我要不要把你们都砍了?”

  若是砍了这些家伙,拉的仇恨应该就够了吧?

  反正这些家伙也没几个好东西,真砍起来也不会砍错好人。

  陈羽心中暗暗盘算。

  “文宣公,你在说什么?!你你你,可不要乱来。”

  有人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陈羽笑了笑,想要往前一步。

  这些人,应该砍!

  但就在此时,陈羽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动弹。

  正一镜剑刚刚复苏,正和他体内的浩然正气相交融,让自己一时间无法行动。

  “不能动了?”

  陈羽有些郁闷,“印昭。”

  “在!”

  “去,把这些当官的给砍了。”

  “是!”

  印昭刚答应下来,便愣住了。

  “大人,这么多官员,难道真的要砍了。。。”

  握着手中的断刀,印昭很犹豫。

  “砍了!通通都砍了!”

  虽然陈羽很像这样说,可是下一刻,他发现自己连说话都无法开口。

  浩然正气和正一镜剑的交互,完全限制了他的行动。

  “大人,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

  印昭傻乎乎问道。

  一旁,松野笑了笑,小声道:“你个呆子,还不懂大人的意思么?”

  “大人这是拿你吓唬他们,让他们出出血呢。你现在问大人,他怎么回答你?你这不是让大人难做么?”

  “不然,你问问大人是不是。”

  “哎?原来是这样?”

  印昭愣住了,看向陈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