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开局睡了女帝,我是真的想作死 > 第036章 与其怕得缩在原地,我宁愿死在路上

第036章 与其怕得缩在原地,我宁愿死在路上


  “听潮雅居?”

  陈羽喃喃自语。

  葛白点了点头。

  “不错。听潮雅居背景惊人,昔日耍了手段,占据了明镜司的旧址,改造成了听潮雅居。”

  “我请问大人,明镜司都已经如此,还能管得了天下事么?”

  “我们都是被抛弃的垃圾罢了,是所有人眼中的笑柄,有什么资格管不平事?”

  说着,葛白自嘲一笑,又坐回台阶上,拿起了酒葫芦仰头喝下一口酒。

  这酒,好涩啊。

  院子里,松野靠在墙边,望着院子里的枯树怔怔出神。

  林山再次抱着膝盖,盯着地上的蚂蚁,眼里一片空洞。

  印昭也没了先前的激动情绪,拖着断刀,一言不发走到角落里,坐在石墩上沉默不语。

  院子里,像是死了一般。

  “大丈夫不当如斯,不当如斯啊!”

  沈晨连连摇头,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他饱读诗书,自然也知道,这一切怪不得他们几个。

  大秦现在的官场,可以说是奸雄当道。

  这也是仙道喜闻乐见的情况。

  便是真有那为民请命的,能做的也有限。

  这几个人在这里,不用想也知道,都是被朝堂排挤过来的。

  这么多年磨下来,便是一块铁也被磨废了。

  指望这些人能做什么呢?

  “这个院子,好破啊。”

  陈羽扫了扫四周,撇了撇嘴。

  “不如,我带你们换个地方住?”

  嗯?

  四人同时看向陈羽。

  “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葛白愣了愣,有些愕然。

  陈羽咧嘴一笑。

  “既然听潮雅居是明镜司旧址,那,他们也该还回来了!”

  轰!

  一句话,震得几人耳朵轰隆隆作响。

  “大人可知道,听潮雅居的背后是何等人物?也敢让他们还回来?”

  “大人就不怕得罪他们么?”

  陈羽笑了。

  怕得罪人?他到这里是干嘛来的?不就是为了得罪人的!

  “便是那个狗皇帝,占了明镜司的地方也要还回来!”

  “明镜司监察天下,除秦帝之外,所有人只要被查实有罪,皆可由明镜司生杀予夺。我为何不敢?”

  这!

  几人愣了愣,随即却又苦笑不止。

  这家伙,真把明镜司主看的有多大能耐?

  “大人,明镜司主,在别人眼中只是个笑话罢了。我劝大人还是认清现实。”

  葛白开口,声音里的世故,全都是故事。

  陈羽转过身,缓缓向门外走去。

  到了门口,他脚步停了下来,侧着头,看了看天空的流云。

  “我来的那个地方有一些人。他们面对残酷的现实,没有逃避。”

  “他们努力去改变,哪怕发现最后的结果只是让自己走向毁灭。”

  “但,他们未曾后悔过,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在朝着信仰前进。”

  “无数个他们,用自己的毁灭推动了现实的改变。”

  “当时间沉淀百年,这盛世终于变得如他们所愿。他们的子孙后代,享受到了他们努力的成果。”

  “他们影响着我,也激励着我。认清现实,不代表向现实妥协。若有信仰在前,何惜此身陨灭?”

  “雄关漫道,与其怕得缩在原地,我宁愿死在路上!你们,好自为之。”

  陈羽转头走了出去。

  沈晨崇拜的紧跟陈羽,也离开了院子。

  呜。。。

  一阵风挂过,卷的地上的落叶沙沙作响。

  四人怔怔出神,如石化一般。

  “若有信仰在前,何惜此身陨灭?”

  “与其怕得不敢向前,宁愿死在路上?”

  印昭看着手里的断刀,拳头越握越紧。

  靠在墙边的松野,紧紧抿着嘴唇。

  林山还在盯着蚂蚁,只是那空洞的眼神中,多了一抹莫名的神采。

  葛白仰头喝酒,拿着酒葫芦的手微微颤抖着。

  这酒,还是那么烈,烧的胸膛发烫啊。

  印昭一拍身旁的石桌,提起了手中断刀。

  “草!老子决定了,我要去听潮雅居,宰几个吃花酒的狗官!”

  蹬蹬蹬。

  大步流星的,印昭就已经走到了门口。

  “印昭,等等。”

  “葛白,你不用劝我,我意已决。老子不能让文宣公看扁了。”

  “我要让他看看,虽然我不敢宰他,但我敢宰其他人!”

  葛白却摇了摇头。

  “你穿成这样怎么去?既然要去,自然要穿上我们的制服啊。”

  嗯?

  印昭愣住了。

  四人相互看了看,默契的笑了。

  是啊,自从到了这里之后,可就没有穿过明镜司的制服。

  现在,也该是穿的时候了!

  整装,出发!

  不一会,四人已经换装完毕。

  黑金雷纹服,金丝踏云靴,虎头玉腰带。。。

  明镜司的制服,乃是特制的,昔年由一等一的设计师设计而成,兼具了美感与威严。

  此时四人穿上之后,已经一改先前颓废的样子。

  “走吧,在这里呆的太久了,也该去活动活动了。”

  葛白四人相视一笑,推开大门迈步而出。

  不多久,他们就追上了陈羽。

  “咦,你们?”陈羽有些意外。

  这四个家伙换了一身衣服,感觉比先前那样有精神多了啊。

  “大人,明镜司四镜使随大人前往听潮雅居!”

  葛白四人朝陈羽拱了拱手。

  嗯?

  这四个家伙要帮我?会不会打扰我作死?

  不过看他们刚才那样子,应该没什么战斗力。

  一个喝酒的老头,一个小屁孩,一个装逼青年,就傻大个有些吓人,不过拿的也是断刀。

  应该不影响!

  陈羽先是戒备的看着四人,不过想了想之后,发现也没什么问题,便点了点头。

  沈晨浑身颤抖,一股子豪情让他很激动。

  “好,那我们就去给那些喝花酒的家伙助助兴。给他们表演个特色节目。”

  咧嘴一笑,陈羽大手一挥。

  一行人穿街而过,引得诸多围观。

  “哎?这不是文宣公吗?听说他成了明镜司的司主?那是什么官呀?”

  明镜司在仙道这么多年的刻意压制下,已经淡出大众视野很久了。

  “嗨,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官,反正是好官就对了!”

  “他们的衣服好帅啊,以前怎么没见过?”

  “我知道,那是明镜司的制服,我在书上看过!天,明镜司这是重出天下了?!”

  “他们要去哪里?嘶,这方向,好像是听潮雅居那个地方,昔年明镜司的旧址!”

  有读书人眼神发亮,激动的大吼。

  “莫非,陈大人他们!!!”

  众人已经有所猜测,越发兴奋了。

  听潮雅居是什么地方?

  老百姓眼里,那就是狗官的销金窟!

  正经的好人,谁会去那种地方?

  可现在看起来,文宣公要对那里动手了?

  群情激动。

  越来越多的百姓汇聚在陈羽的身后,赶往听潮雅居。

  穿过了数条街道,陈羽一行来到了听潮雅居正门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