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开局睡了女帝,我是真的想作死 > 第035章 我是要你砍我,你误会了啊!

第035章 我是要你砍我,你误会了啊!


  啪!

  清脆的响声,在整个院子里回荡。

  先前漫不经心的人,陡然全都看过来,眸光有些错愕。

  不过随后,便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这家伙,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

  还在这里耍官威?

  大家都是别人不要的垃圾罢了,装什么装?

  一旁的沈晨下的脸色一变。

  壮汉太有压迫性了。

  陈大人不过只是一介文人,在壮汉面前就像是小鸡仔一样,怎么敢动手啊。

  “你,你敢打我?他妈的,信不信老子现在就砍了你?!”

  壮汉一声暴吼,手中的断刀直接架在了陈羽脖子上,直喘粗气。

  沈晨脸色惨白,浑身发抖。

  大人啊,别再激怒这个粗莽之人了,不然会死的啊。

  一旁,几人看着陈羽,嘴角浮现轻蔑的笑容。

  呵,就让我们看看,这所谓的明镜司主,等会还能不能有这么大的官威?

  不过虽然不屑,可心中又何尝不是有些悲凉呢。

  他们本来不凡,现在却在这个角落被人遗忘。

  一年又一年,他们的光阴,在这里彻底消磨殆尽。

  年轻人,有脾气是好的,可也要认清现实啊。

  看向陈羽,几人觉得让陈羽接受一顿社会的毒打。

  看着脖子上架着的刀,陈羽愣住了。

  嗯?还有这种好事?

  还没正式拉仇恨,就来报个到,任务就要完成了?

  原来,作死这么容易的么?

  好,再加把火!

  啪!

  反手又是一个巴掌,壮汉被抽的脑袋一个战术甩尾。

  “我,我的天,还来??”

  沈晨站在一旁,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一旁,其他人脸上明显有一抹错愕。

  壮汉也懵了,一时回不过神来。

  “来,砍了我。我倒想看看,一个缩在这里像怨妇一样的家伙,到底有没有种?”

  陈羽讥笑连连。

  壮汉咬着牙,眼珠子都红了。

  一紧手中的断刀,但壮汉却始终未曾砍下去。

  陈羽眉头一皱。

  糟了,这个家伙不会是个绣花枕头吧?

  难道他根本没这个勇气?

  我给的刺激,看来还是不够?

  不行!

  绝对不行!

  继续加火!

  啪!

  第三个巴掌又抽了上去,紧接着,陈羽左右开弓,足足抽了十来个巴掌。

  一旁,沈晨嘴巴张的几乎要脱臼,整个人都懵逼了。

  这这这,大人啊,这家伙手中可是拿着刀啊。

  你怎么敢这么嚣张啊。

  此刻,沈晨只感觉双腿都在打颤。

  院子里,其余三人愕然瞪着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陈羽。

  这家伙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怎么敢?

  陈羽大口喘着粗气,暗中抽着冷气,甩了甩手掌。

  这壮汉的脸是用什么做的?

  自己震得手掌发麻,结果对方脸上一点印子都没有?

  不过这一通操作下来,对方想必应该怒急了吧。

  这一次,我死定了!

  陈羽心中,升起一抹期待。

  那一把断刀,在陈羽眼中,显得如此可爱。

  毕竟,自己能不能成神帝,可就靠他了啊。

  “还不动手?你是没有带把么?”

  “你这五大三粗的汉子,一身胆气魄力都去哪里了?难道还不如我这个区区文人?”

  生怕壮汉还有顾忌,陈羽再次激怒。

  沈晨立马上前拉住陈羽的手。

  “大人啊,别说了!就算你是文宣公,惹怒了他们,你也会被杀得呀。”

  陈羽甩开沈晨,看着院子的几人,神色不屑。

  “哼,他敢杀我么?亏他还是堂堂男儿,我看也不过是个没种的娘炮罢了,这断刀怎能斩我?”

  “昔日明镜司之中,豪侠满堂,天下官吏无不敬畏,天下百姓无不爱戴。”

  “现在呢?几个连明镜司的名字都扛不起来的人,能杀得了我么?”

  陈羽义正言辞。

  心中,却已经激动到颤抖。

  来吧,砍我吧。

  我特么都这么羞辱你了,你如果不砍我的话,对得起你胯下那玩意?

  “你,你是先前引动异象,诛杀两个修仙者的文宣公?!”

  一旁,自始至终未曾开口的年轻人,满脸愕然。

  老者正在喝酒,此刻放下了酒葫芦,眼珠子上下扫动,不停打量着陈羽。

  双手抱膝的小孩,终于抬起了头,盯着陈羽看个不停。

  咣当。

  突然,壮汉手中的断刀掉在了地上。

  但他神色呆滞,浑然不觉。

  下一刻,他却突然轰的一声跪在了陈羽面前,掩面大哭起来。

  “呜呜呜,大人说的不错,老子的一身胆气魄力都去哪里了啊。”

  “强者应该向更强者出手,可为什么我的刀会放在大人的脖子上啊。”

  昔年,他也曾豪气天纵,锄强扶弱,以匡扶大秦为己任。

  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这身豪气消磨了也就罢了。

  现在,竟然用手中的刀,威胁一个弱者?

  这,不正是多年前自己最厌恶的人么?

  为什么自己,活成了自己最厌恶的样子?

  陈羽的巴掌,那不怕死的样子,还有刚才一席话,让他一下子惊醒了。

  看着趴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的壮汉,陈羽瞪着眼睛,有些不知所措。

  喂,大哥,你起来啊。

  给我一刀行不行?

  我骂你不是教育你,是为了让你宰了我啊。

  你怎么一副突然悟了的样子?

  大哥你误会了啊。

  而且,什么叫做向更强者出手?

  麻蛋,老子有那么弱么?这么看不起人的?

  “难怪如此无畏,原来文宣公大人竟然成为了明镜司主,着实让我等意外。”

  老者手气酒葫芦,站起身走到陈羽面前,恭敬行了一礼。

  “请大人勿怪,我们都是明镜司之人。”

  “我叫葛白,那个小孩叫林山,那个年轻人叫做松野,他名为印昭。”

  指了指趴在地上的大汉,葛白淡淡开口。

  印昭站起身,擦了擦眼泪鼻涕,对陈羽抱了抱拳。

  “大人,你让我僵死的灵魂得到了触动!请放心,我绝不会动大人一根汗毛!”

  沈晨长呼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满脸佩服的看着陈羽。

  不愧是大人啊,这一定是大人为了感召他们,所以才以身涉险。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

  大人以大无畏的气概引导他人走上正道,不愧是我辈榜样!

  “大人,后生佩服!”

  沈晨无比恭敬的给陈羽行了一礼,让呆滞的陈羽猛地一个激灵。

  我特么?

  我又做什么了?

  我在作死啊!

  可你们这是什么样子?

  一个不杀我了,一个还佩服我?

  我要的是这个吗?啊!

  叹了口气,陈羽也知道这一次作死失败了。

  不过还好,看这四人的样子,也没有什么战斗力。

  往后去得罪那些大势力,总会有作死的机会。

  如此想着,陈羽稍微释然了一些。

  不过就在此时,葛白再次开口。

  “大人,虽然你是文宣公,但这里是王都内的流放之地。你便安度余生吧。”

  “外界的纷扰和不平,别看、别听、别管。”

  话落,院子里的气氛都沉了下去。

  刚才还很激动的众人,神色再次变得麻木、默然。

  “哦?我若是偏要管管呢?明镜司,管得就是天下不平之事。”

  陈羽眯着眼睛,声音微冷。

  葛白摇了摇头。

  “大人可知道,这里并非是明镜司原本所在的地方,而是被赶到这里的。”

  “明镜司的旧址,现在是听潮雅居,专供各方官员寻欢作乐。”

  “明镜司连自己的不平事都管不了,还管得了天下的不平事么?”

  说完,葛白笑了笑,神色间有一抹苍凉,更多的却是麻木。

  那种对一切心死的麻木!

  一开始,他们也曾愤怒。

  堂堂明镜司啊,昔年威震天下。

  现在却被赶走了,那些贪官污吏,在旧址上喝酒听曲,疯狂输出,这是何等讽刺?

  但愤怒的火焰总会熄灭的。

  燃烧过后的灰烬里,都是绝望的麻木!

  陈羽目光却是一闪。

  嗯?听潮雅居?很多官员?

  这意思,自己作死的机会又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