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开局睡了女帝,我是真的想作死 > 第034章 新官上任

第034章 新官上任


  第二日清晨。

  陈羽起了个大早,好好洗漱了一番,踏门而出。

  他的目的地,正是明镜司的府衙。

  “也不知道,明镜司到底是什么样子?”

  带着好奇,陈羽一路而行。

  只是越走他的脸色便越难看。

  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已经来到王都的边缘,几乎要走出王都。

  最后,终于在一个破败的小巷子里,找到了明镜司。

  站在大门口,陈羽四下看了眼,眼角直跳。

  门口两旁,两座威武的石狮子静静伫立在那。

  只是,一只已经断了一只爪子。

  另外一只缺了半个头颅。

  路边有几只野狗,走到石狮子旁,抬起后腿就是一泡尿。

  看那熟练的样子,绝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

  大门上方,牌匾上烫金字体已经完全脱色,有些笔画也已经脱落。

  门上的红漆也掉了不少,露出斑驳的底色。

  “我的天,这哪像是威严森森的明镜司?说是乞丐窝,别人也不会有丝毫怀疑啊。”

  陈羽身旁,一个书生瞪大眼睛,傻傻看着眼前这一幕。

  此人名为沈晨,常年读书,但因为不会曲意逢迎,所以仕途不顺。

  他就住在陈羽家旁边。

  自从陈羽做出几件大事后,他就极为崇拜陈羽,硬是要跟着陈羽当个小跟班。

  陈羽见他这种性格,应该也是一个能得罪人的主。

  既然能得罪人,那就能增加自己作死的机会啊。

  考虑了一番,陈羽就将他收在身旁,做了个随从。

  “这,就是明镜司?比我想象的还要破败啊。”

  陈羽摇了摇头,有些感慨。

  虽然未曾真的见过明镜司,不过在以前的记载中,明镜司可是绝对的威严之所。

  地理位置也是在王都核心圈的位置。

  哪像现在,竟然被赶到了这种地方?

  “果然是没落了,怕是现在的大秦人,很多都已经不知道明镜司这地方了吧。”

  摇了摇头,陈羽推门进入,沈晨紧随在旁。

  嘎吱吱。。。

  房门声音都透着一股衰败气息。

  等到陈羽进门之后,房间大门轰的一声合拢。

  四周,一个个人影从暗处走出来,目光都盯着明镜司。

  他们的脸上,讥讽的笑容丝毫不掩饰。

  “呵呵,明镜司主第一天上任,不知道看了这环境之后,他有什么感想?”

  一人轻捻胡须,笑着开口。

  旁边,其余几人立马笑了。

  “你们看到他刚才的样子了么?那表情可真是精彩啊。”

  一人学着陈羽刚才震惊的样子,又是引得一片笑声。

  “呵呵,这一番光景,再对比昨日他在朝堂上的样子,真是让人快慰啊。”

  昨日,陈羽在朝堂上放言,要和他们好好玩玩,这让不少人都气到了。

  区区竖子罢了,真以为自己能和他们这些人相比?

  混了这么多年,还玩不过你一个小年轻?

  真是天真。

  也正是因此,他们今日才特意跟过来,想看看陈羽的样子。

  果然,陈羽没有让他们失望。

  “罢了,在这里浪费时间毫无意义。诸位,我们还是去听潮雅居小酌几杯。”

  “那里可是昔日明镜司的旧址,今日可有不少同僚在那喝酒,再看姑娘舞上一曲,别有一番滋味啊。”

  几人眼神放光,嘴角浮现惬意的笑容。

  “哈哈,如此甚好,同去!”

  一行人坐上马车,带着满脸笑容,离开了此地。

  。。。。。。

  明镜司内。

  陈羽站在门口,看着院内的景象,眉头皱得越来越深。

  院内的景象,比想象的还要破败。

  地上是枯枝败叶,残破的碎石肆意散落着。

  很多房间的门窗都已经破损了。

  而就在这样的院子里,有几个人坐在不同的地方,有些意外的看着陈羽。

  一个穿着无袖衬衫的壮汉,背后有一把断刀。

  一个年纪轻轻的年轻人,身穿青色长袍,一双死鱼眼很让人火大。

  一个沉默的少年,双手抱着膝盖,只是看了眼陈羽,便又低头看着脚下的蚂蚁。

  还有一个老者,怀中抱着一个酒葫芦,正斜躺在断裂的台阶上,眯着眼睛在晒太阳。

  “哟,来新人了?啧啧,小子,你也是来明镜司的?”

  壮汉看着陈羽,眉头一挑,好奇地询问。

  “你们是明镜司的人?怎么敢这么和陈大人说话!?”

  沈晨一步上前,昂首断喝。

  但,其他人只是抬了抬眼皮,便又移开了目光。

  “哈哈,果然是新人啊。”壮汉摇了摇头。

  “大人?这里没有大人,这里只有被扔到垃圾场的垃圾。”

  “你,我,还有他们,都是一样。大家都是垃圾,还提什么大人?”

  壮汉开口,神色有一抹悲凉与愤怒,只不过一瞬间就消失不见。

  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报效祖国的忠臣呢?

  可最后,因为受到排挤被扔在了这里。

  忠臣,变成了垃圾。

  垃圾场!

  陈羽眉头一皱。

  一旁,沈晨怒了。

  “放肆!明镜司乃是监察天下的地方,岂容尔等亵渎?简直罪不可赦!”

  “陈大人乃是陛下钦点的明镜司主,你们还不速速跪下!”

  拿出了一个紫金腰牌,沈晨义正言辞的开口。

  “司主牌!他是明镜司主?!”

  瞳孔一缩,几人脸色微微一变。

  这腰牌他们认得,乃是明镜司主的身份象征。

  腰牌设置了特殊的结界,需要经过秦帝册封,然后滴血认主才能持有。

  这东西做不了假。

  一下子,几人就相信了陈羽的身份。

  只是,诧异也仅仅只是一瞬罢了。

  接下来,几人又低下头,各干各的。

  陈羽和沈晨被晾在了一旁,无人搭理。

  壮汉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好了好了,知道你们的身份了,现在你们可以走了。”

  那样子,像是驱赶苍蝇一般。

  “你,你,你,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竟然敢这么和明镜司主说话?”

  “还不速速跪下道歉!否则罪不可赦!”

  沈晨指着壮汉,气得直哆嗦。

  他毕竟是个读书人,也没有什么和人相处的经验,面对壮汉这样子,虽然愤怒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妈的烦不烦?再不走的话,老子宰了你们!”

  “明镜司?天下谁还记得明镜司?还他妈要什么司主?”

  壮汉怒了,快步走到陈羽和沈晨面前,猛地亮出手中的断刀,瞪着眼睛大吼。

  他身形高大,气势凶悍。

  沈晨吓得倒退一步,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但,陈羽却是往前一步,逼视壮汉。

  下一刻,陈羽扬起巴掌,啪的一声狠狠抽在壮汉脸上。

  “满嘴喷粪,当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