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昔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奶昔文学 > 开局睡了女帝,我是真的想作死 > 第022章 我特么又被背刺了!

第022章 我特么又被背刺了!


  来了来了!

  宋友良,你在哪里?

  老子真特么的想你啊。

  都听说宋友良嚣张跋扈,一定能弄死我吧?

  不行不行,如果他不敢弄死我怎么办?

  等会我要不要赏他两个耳光,狠狠激怒他?

  陈羽站在院子里,激动的直搓手。

  但是过了一会之后,他眉头一皱。

  不对劲!

  很不对劲!

  刚才不是听说宋友良带了很多人来了么?

  怎么现在没什么反应?

  而且远处传过来的惊呼声,怎么听起来不像是惊恐的。

  更像是带着一丝欣喜?

  该不会,又出什么幺蛾子吧。

  突然,陈羽心中一沉,有些不好的感觉。

  “哈哈,陈先生,我们来了!”

  一道声音遥遥传来,透着一股子豪迈。

  陈羽皱眉。

  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过。

  下一刻,他眼睛一瞪。

  想起来了!

  是那个家伙。

  那个把自己堵在巷子里,说要保护自己的那个离钟。

  这个“歹毒”的家伙怎么来了?

  该不会。。。

  正想着,人群在一片惊呼声中,缓缓向两边分开。

  陈羽眼睁睁看着在通道的对面,离钟憨厚的笑着。

  在他的身旁,十几名剑客抱着长剑,正崇拜的看着自己。

  而在离钟的手中,拖着如死狗般的宋友良。

  宋友良面色惊恐,看着离钟如见了鬼一样。

  他没想到,离钟真的敢对他动手,更没有想到离钟那么强。

  一剑!

  只是一剑而已,自己上百号的人,竟然全都被斩断了手筋脚筋,成为了废人。

  而他也被离钟抓住,拽着头发一路拖行过来。

  “离钟?你怎么来了?他们是谁?这是怎么回事?”

  陈羽一脑袋问号。

  “哈哈,陈先生莫慌,这些都是我从各地找来的朋友,专门前来保护陈先生的。”

  “我们在路上遇到了宋友良,这个混蛋,竟然带了上百人想要来杀大人,我们怎么能忍?”

  我曹!

  上百人?

  那我岂不是必死无疑?

  “那,那些人怎么样?”

  陈羽颤声开口,声音里还有一抹侥幸。

  也许,那些人和宋友良走散了,马上就到了?

  “哈哈,陈先生请放心,那些人已经被我一剑荡平,不会威胁大人安全了。”

  喔!

  人群立马爆发出一阵欢呼。

  “哈哈,壮士威武!”

  “大人没事了,太好了!”

  “唔,老天有眼,壮士真乃是天神下凡啊。”

  原本,众人都很担心陈羽的安危,现在得知危险消除,心情大好。

  啪。

  陈羽一巴掌拍在脸上,面容扭曲,心情跌倒了谷底。

  作死失败了!

  那可是一百人啊。

  你怎么就这么把他们给废了呢?

  能不能留一两个,让他帮我一把啊。

  这必死的局面,都能被你破了?

  你咋这么牛逼呢?

  安伯站在一旁,一脸恍然大悟。

  “大人,这就是您的后手吧。您真是太厉害了!”

  看着陈羽,安伯一脸崇拜。

  难怪大人丝毫不担心。

  原来,他早就有了应对的方法。

  大人才气冲天不说,而且算无遗策,真是神人啊。

  一时间,安伯对陈羽的崇拜无限拔高。

  陈羽欲哭无泪。

  神特么后手。

  我都不知道这离钟是从冒出来的好吧。

  外围,诸多势力的探子躲在各个地方,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

  他们的三观都要崩了。

  原本在他们看来,这一次陈羽必死无疑。

  现在呢?

  天降奇兵?

  “这个家伙运气也太好了吧,这都没死?”有人小声咕囔道。

  “没想到,万万没想到啊。”

  一时间,诸多探子面色都非常复杂。

  “那个,咳咳,你们松开宋友德。”

  陈羽叹了口气,摆了摆手。

  “是。”

  离钟点了点头,哼了声,把宋友良甩在陈羽面前。

  宋友良站起身,神色很复杂。

  雄赳赳来,现在却成了这种样子,简直丢死人了。

  一时间,他和陈羽大眼瞪小眼,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嗯,你是要来杀我的吗?”

  陈羽开口,打破了沉默。

  宋友良嘴角抽了抽,硬着头皮嗯了声。

  虽然成了这鬼样子,但是面子总是要的啊。

  就算是承认了又怎么样?

  自己可是武名公的二儿子,陈羽难不成还敢动自己?

  “离钟,把剑给我。”

  “好嘞。”

  离钟眼神一亮,把剑递给了陈羽。

  他是剑客,而且先前打算刺杀陈羽,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所以丝毫没有迟疑。

  宋友良身子一抖,吓得嘴唇都白了。

  “你你你,你想做什么?”

  这个疯子,难道真的要杀自己?

  正想着,陈羽笑了笑,把剑放在了宋友德的手中。

  “来,不要怕,杀了我。”

  陈羽尽可能温柔的开口。

  看这孩子,都被离钟他们吓成什么样了。

  自己可要注意态度,别把这小子整崩溃了,那时就更不能指望他杀自己了。

  “你说什么?!”

  宋友良懵逼了,一脸呆滞。

  离钟、安伯,所有的围观群众,也都愣住了。

  文宣公这是在做什么?

  他,让宋友良杀自己?

  “你,你让我杀了你?”宋友德又问了一遍。

  “是啊,就是让你杀了我,你不就是这样想的吗?”

  陈羽点了点头,道:“来,动手吧。”

  宋友良低头看着手中长剑,一脸迷茫。

  这尼玛,什么玩法?

  让自己杀了他?

  看了眼四周,这特么能动手么?

  离钟在一旁虎视眈眈,十几个剑客脸色阴冷。

  自己要动手的话,还有命活着么?

  难道,这家伙想要和我一换一?

  老子命那么贵重,怎么能和你以命换命?

  草!

  把长剑还给了陈羽,宋友良摇了摇头。

  “我不会动手的。”

  离钟身旁,一人小声询问离钟。

  “陈先生这是什么套路?”

  离钟道:“这你们都不懂?陈先生这是从精神上打击宋友良啊。”

  “他故意让宋友良杀自己,就是要让宋友良自己掂量一番,动手之后能不能承受住在场众人的怒火。”

  “他要让宋友良和那些高官大爵知道,民众不可欺,正义之士不可欺!”

  “宋友良显然也明白了,所以才不敢动手。”

  其他剑客闻言,纷纷点头,看着陈羽的目光充满了崇拜。

  先生这是何等深远的考虑。

  自己这些人只会耍剑舞刀,和先生一比,真是差的太远了。

  “你真的不动手?”

  陈羽看着宋友德,眉头紧皱。

  这下难办了啊,作死之路被离钟破坏了,接下来怎么办?

  “不错。呵呵,你大可以对我动手。只不过,我父亲和仙道的怒火,你承受的起吗?”

  “而且我告诉你,今日我回去之后,我要你们所有人都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价。”

  “你们这些看热闹的,我要把你们眼珠子都挖出来!还有你们这些剑客,就等死吧!”

  宋友良满脸凶恶。

  陈羽,我看你现在怎么办?放不放我,我都要你不好过!

  四周,众人神色惊恐。

  武名公名声在外,那种话他绝对做得出来啊。

  陈羽却是眼神一亮。

  对啊!

  作死之路还没结束。

  弄了这个宋友良,武名公总该能够弄死我了吧?

  “宋友良,真是要谢谢你提醒我啊。”

  “谢谢我?”

  宋友良愣住了。

  这是什么意思?

  ps:求评价,求打赏,求票票,各种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